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警世通言 第 46 頁


汝為族中有個侄兒名喚范希周,年二十三歲,自小習得件本事,能識水件,伏得在水底三四晝夜,因此起個異名喚做范鰍兒。原是讀書君子,功名未就,被范汝為所逼,凡族人不肯從他為亂合,先將斬首示
作者:待考 / 頁數:(46 / 190)

汝為族中有個侄兒名喚范希周,年二十三歲,自小習得件本事,能識水件,伏得在水底三四晝夜,因此起個異名喚做范鰍兒。原是讀書君子,功名未就,被范汝為所逼,凡族人不肯從他為亂合,先將斬首示眾。希周貪了性命,不得已而從之。雖在賊中,專以方便救人為務,不做劫掠勾當。時尚書屋

賊黨見他凡事畏縮,就他鰍兒的外號,改做「范盲鰍」,是笑他無用的意思。時尚書屋
再說呂忠詡有個女兒,小名順哥,年方二八,生得容顏清麗,情性溫柔,隨着父母福州之任,來到這建州相近,正遇著范賊一支遊兵,劫奪行李財帛,將人口趕得三零四散。呂忠詡失散了女兒,無處尋覓,嗟嘆下一回,只索赴任去了。單說順哥腳小伶俜,行走不動,被賊兵掠進建州城來。順哥啼啼哭哭,范希周中途見而憐之。時尚書屋
問其家門,順哥自敘乃是宦家之女。希周遂叱開軍士,親解其縛。留至家中,將好言撫尉,訴以衷情:「我本非反賊,被族人逼迫在此。他日受了朝廷招安,仍做良民,小娘子若不棄卑末,結為眷屬,三生有幸。」
順哥本不願相從,落在其中,出於無奈,只得許允,次日希周稟知賊首范汝為,汝為亦甚喜。希周送順哥于公館,擇吉納聘。希周有祖傳定鏡,乃是兩鏡合扇的。清光照徹,可開可合,內鑄成鴛鴦二字,名為「鴛鴦寶鏡」,用為聘禮。時尚書屋
遍請范氏宗族,花燭成婚。時尚書屋
一個是衣冠舊裔,一個是閥閲名妹。一個儒雅丰仪,一個溫柔性格。時尚書屋
一個縱居賊黨,風雲之氣未衰;一個雖作囚俘,金玉之姿不改。綠林此日稱佳客,紅粉今宵配吉人。時尚書屋
自此夫妻和順,相敬如賓。自古道:「瓦罐不離井上破」。范汝為造下彌天大罪,不過乘朝廷有事,兵力不及。豈期名將張浚、岳飛、張俊、張榮、吳玖、吳磷等,屢敗金人,國家粗定。時尚書屋

高宗卜鼎臨安,改元紹興。是年冬,高宗命韓靳土諱世忠的,統領大軍十燈前來討捕,范汝為豈是韓公敵手,只得閉城自守。韓公築長圍以困之。原來韓公與呂忠詡先在東京有舊,今番韓公統兵征剿反賊,知呂公在福州為監稅官,必知閩中人情土俗。時尚書屋
其時將帥專征的都帶有空頭敕,遇有地方人才,聽憑填敕委用,韓公遂用呂忠為軍中都提轄,同駐建州城下,指麾攻圍之事。城中日夜號哭,范汝為幾遍要奪門而出,都被官軍殺回,勢甚危急。時尚書屋
順哥向丈夫說道:「妾聞」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妾被賊軍所掠,自誓必死。蒙君救拔,遂為君家之婦,此身乃君之身矣。大軍臨城,其勢必破。時尚書屋
城既破,則君乃賊人之親黨,必不能免。妾願先君而死,不忍見君之就戮也。」引床頭利劍便欲自刎。希周慌忙抱住,奪去其刀,安慰道:「我陷在賊中,原非本意,今無計自明,玉石俱焚,已付之於命了。時尚書屋
你是宦家兒女,擄劫在此,與你何于?韓元帥部下將士,都是北人,你也是北人,言語相合,豈元鄉曲之情?或有親舊相逢,宛轉聞知于令尊,骨肉團圓,尚不絶望。人命至重,豈可無益而就死地乎?」順哥道:「若果有再生之日,妾誓不再嫁。便恐被軍校所擄,妾寧死於刀下,決無失節之理。希周道:」承娘子志節自許,吾死亦瞑目。時尚書屋
萬一為漏網之魚,苟延殘喘,亦誓願終身下娶,以答娘子今日之心。「順哥道:」鴛鴦寶鏡,乃是君家行聘之物,妾與君共分一面,牢藏在身。他日此鏡重圓,夫妻再合。“說罷相對而位。時尚書屋
這是紹興元年冬十二月內的說話。到紹興二年春正月,韓公將建州城攻破,范汝為情急,放火自焚而死。韓公豎黃旗招安餘黨,只有范氏一門不赦。范氏宗族一半死於亂軍之中,一半被大軍擒獲,獻俘臨安。時尚書屋
順哥見勢頭不好,料道希周必死,慌忙奔入一間荒屋中,解下羅帕自縊。正是:寧為短命全貞鬼,不作偷生失節人。也是陽壽未終,恰好都提轄呂忠詡領兵過去,見破屋中有人自縊,急喚軍校解下。近前觀之,正是女兒順哥。時尚書屋
那順哥死去重蘇,半響方能言語,父子重逢,且悲且喜。順哥將賊兵擄劫,及范希周救取成親之事,述了一遍。呂提轄嘿然無語。時尚書屋
卻說韓元帥平了建州,安民已定,同呂提轄回臨安面君奏凱。天子論功升賞,自不必說。一日,呂公與夫人商議,女兒青年無偶,終是不了之事,兩口雙雙的來勸女兒改嫁。順哥述與丈夫交誓之言,堅意不肯。時尚書屋
呂公罵道:「好人家兒女,嫁了反賊,一時無奈。天幸死了,出脫了你,你還想他怎麼。」順哥含淚而告道:「范家郎君,本是讀書君子,為族人所逼,實非得已。他雖在賊中,每行方便,不做傷天理的事。時尚書屋
倘若天公有眼,此人必脫虎口。大海浮萍,或有相逢之日。孩兒如今情願奉道在家,侍養二親,便終身守寡,死而下怨。若必欲孩兒改嫁,不如容孩兒自盡,不尖為完節之婦。」
呂公見他說出一班道理,也下去逼他了。時尚書屋
光陰似箭,不覺已是紹興十二年,呂公累官至都統制,領兵在封州鎮守。一日,廣州守將差指揮使賀承信棒了公牒,到封州將領司投遞。呂公延于廳上,問其地方之事,敘活良久方去。順哥在後堂簾中竊窺,等呂公入衙,問道:「適纔責公牒來的何人?」呂公道:「廣州指揮使賀承信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