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警世通言 第 9 頁


荊公肩輿中舉手道:「午後老夫有一飯。」東坡領命。回下處修書,打發湖州跟官人役,兼本衙管家,往舊任接取家眷黃州相會。午牌過後,東坡素服角帶,寫下新任黃州團練副使腳色手本,乘馬來見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90)

荊公肩輿中舉手道:「午後老夫有一飯。」東坡領命。回下處修書,打發湖州跟官人役,兼本衙管家,往舊任接取家眷黃州相會。時尚書屋

午牌過後,東坡素服角帶,寫下新任黃州團練副使腳色手本,乘馬來見丞相領飯。門吏通報,荊公分付請進到大堂拜見。荊公侍以師生之禮,手下點茶,荊公開言道:「子瞻左遷黃州,乃聖上主意,老人愛莫能助。予瞻莫錯怪老夫否?」東坡道:「晚學生自知才力不及,豈敢怨老太師!」荊公笑道:「子瞻大才,豈有不及!只是到黃州為官,閒暇無事,還要讀書博學。」
東坡目窮萬卷,才壓千人。今日勸他讀書博學,還讀什麼樣書!口中稱謝道:「承老太師指教。」心下愈加不服。荊公為人至儉,餚不過四器,酒不過三杯,飯不過一箸。時尚書屋
東坡告辭,荊公送下滴水榜前,攜東坡手道:「老夫幼年燈窗十載,染成一症,老年舉發,太醫院看是痰火之症。雖然服藥,難以除根。必得陽羡茶,方可治。有荊溪進貢陽羡茶,聖上就賜與老夫。時尚書屋
老夫問太醫院官如何烹服,太醫院官說須用瞿塘中峽水。瞿塘在蜀,老夫幾欲差人往取,未得其便,兼恐所差之人未必用心。子瞻桑梓之邦,倘尊眷往來之便,將瞿塘中峽水,攜一瓮寄與老夫,則老夫衰老之年,皆子瞻所延也。」東坡領命,回相國寺。時尚書屋
次日辭朝出京,星夜奔黃州道上。黃州闔府官員知東坡天下有名才子,又是翰林謫官,出郭遠迎。選良時吉日公堂上任,過月之後,家眷方到。東坡在黃州與蜀客陳季常為友。時尚書屋
不過登山玩水,飲酒賦詩,軍務民情,秋毫無涉。時尚書屋
光陰迅速,將及一載。時當重九之後,連日大風。一日風息,東坡兀坐書齋,忽想:「定惠院長老曾送我黃菊數種,栽于後園,今日何不去賞玩一番?」足猶未動,恰好陳季常相訪。東坡大喜,便拉陳糙同往後園看菊。時尚書屋
到得菊花棚下,只見滿地鋪金,枝上全無一朵。唬得東坡目瞪口獃,半晌無語。陳糙問道,「子瞻見菊花落瓣,緣何如此驚詫?」東坡道:「季常有所不知。平常見此花只是焦乾枯爛,並不落瓣,去歲在王荊公府中,見他《詠菊》詩二句道:」西風昨夜過園林,吹落黃花滿地金。時尚書屋
「小弟只道此老錯誤了,續詩二句道:」秋花不比春花落,說與詩人仔細吟。「卻不知黃州菊花果然落瓣!此老左遷小弟到黃州,原來使我看菊花也。」陳糙笑道:“古人說得好:廣知世事休開口,縱會人前只點頭。時尚書屋
假若連頭俱不點,一生無惱亦無愁。「東坡道:」小弟初然被謫,只道荊公恨我摘其短處,公報私仇。誰知他到不錯,我到錯了。真知灼見者,尚且有誤,何況其他!吾輩切記,不可輕易說人笑人,正所謂經一失長一智耳。時尚書屋

「東坡命家人取酒,與陳季常就落花之下,席地而坐。正飲酒間,門上報道:」本府馬太爺拜訪,將到。「東坡分付:」辭了他罷。“是日,兩人對酌閒談,至晚而散。時尚書屋
次日,東坡寫了名帖,答拜馬大守,馬公出堂迎接。彼時沒有迎賓館,就在後堂分賓而坐。茶罷,東坡因敘出去年相府錯題了菊花詩,得罪荊公之事。馬太守微笑道:「學生初到此間,也不知黃州菊花落瓣。時尚書屋
親見一次,此時方信。可見老太師學問淵博,有包羅天地之抱負。學士大人一時忽略,陷于不知,何不到京中太師門下賠罪一番,必然回嗔作喜。」東坡道:「學生也要去,恨無其由。」
大守道:「將來有一事方便,只是不敢輕勞。」東坡問何事。太守道:「常規,冬至節必有賀表到京,例差地方官一員。學士大人若不嫌瑣屑,假進表為由,到京也好。」
東坡道:「承堂尊大人用情,學生願往。」太守道:「這道表章,只得借重學土大筆。」東坡應允。時尚書屋
別了馬太守回衙,想起荊公囑付要取瞿塘中峽水的話來,初時心中不服,連這取水一節,置之度外。如今卻要替他出力做這件事,以贖妄言之罪。但此事不可輕托他人。現今夫人有恙,思想家鄉。時尚書屋
既承賢守公美意,不若告假親送家眷還鄉,取得瞿塘中峽水,庶為兩便。黃州至眉州,一水之地,路正從瞿塘三峽過。那三峽?西陵峽,巫峽,歸峽。西陵峽為上峽,巫峽為中峽,歸峽為下峽。時尚書屋
那西陵峽,又喚做瞿塘峽,在菱州府城之東。兩崖對峙,中貫一江。艷預堆當其口,乃三峽之門。所以總喚做瞿塘三峽。時尚書屋
此三峽共長七百餘里,兩岸連山無闕,重巒疊蟑,隱天蔽日。風無南北,惟有上下。自黃州到眉州,總有四千餘里之程,夔州適當其半。東坡心下計較:「若送家眷直到眉州,往回將及萬里,把賀冬表又擔誤了。時尚書屋
我如今有個道理,叫做公私兩盡。從陸路送家眷至夔州,卻令家眷自回。我在夔州換船下峽,取了中峽之水,轉回黃州,方往東京。可不是公私兩盡。」
算計已定,對夫人說知,收拾行李,辭別了馬太守。衙門上懸一個告假的牌面。擇了吉日,準備車馬,喚集人夫,合家起程。一路無事,自不必說。時尚書屋
才過夷陵州,早是高唐縣。時尚書屋
驛卒報好音,夔州在前面。時尚書屋
東坡到了夔州,與夫人分手。囑付得力管家,一路小心伏侍夫人回去。東坡討個江船,自夔州開發,順流而下。原來這艷預堆,是江口一塊孤石,亭亭獨立,夏即浸沒,冬即露出。時尚書屋
因水滿石沒之時,舟人取途不定,故又名猶豫堆。俗諺云。時尚書屋
猶豫大如象,瞿塘不可上。時尚書屋
猶豫大如馬,瞿塘不可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