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南遊記 第 4 頁


卻說娘娘見兒子回來,大喜曰:「你往年到何處去,全然不知蹤影,至今日回來。」靈耀曰:「孩兒不才,丟卻老娘、哥哥,恕孩兒不孝之罪。現在又在天宮鬥牛宮投胎,取名叫做靈耀。」母曰:「你今日
作者:待考 / 頁數:(4 / 23)

卻說娘娘見兒子回來,大喜曰:「你往年到何處去,全然不知蹤影,至今日回來。」靈耀曰:「孩兒不才,丟卻老娘、哥哥,恕孩兒不孝之罪。現在又在天宮鬥牛宮投胎,取名叫做靈耀。」母曰:「你今日到此我與你母子朝夕得見,免我憂慮。」

靈耀曰:「不孝又奉欽命,押兵去中界收取妖魔。」母曰:「回來為何?」耀曰:「不才回來看母親,要取前盜的金槍去用,倘若得勝,即便回來,優侍母親。」娘娘聽罷,遂即叫取金槍與他,母子相別而去。卻說風火二判官,坐于飛簾洞中飲酒取樂,忽報天宮差三眼靈耀領天兵五千,前來喊戰連天,圍住洞門;二人聽罷大怒,即點起洞中小妖,殺出飛簾洞來,兩下大戰。時尚書屋
二判官念真言,腳踏風輪火輪,風火大作殺來。被靈耀吐出三昧真火,制住風火。放起三角金磚,打得二鬼大敗,走入洞中,將洞門緊閉不出。靈耀自思,他若不出,焉能成功?心生一計:「不免變作天曹玉女,將火丹變作仙桃兩個,進入洞府去。時尚書屋
只說我是王母娘娘面前玉女,聽見下面鑼鼓響亮,欲看廝殺,一時忙錯下來,走差路頭,進你洞來,哄他吃我仙桃,有人吃了精神百倍加增。神通之妙如少年。他若吃了,我便呼他燒起來,可不好也!」
卻說風火二判官,敗走入洞,十分煩惱,吩咐把洞小妖,堅守洞門,不可有失,言罷,忽報一女子在洞口。二鬼曰:「叫他來見我。」那玉女進前,訴言前事。二人見是仙桃,有些好處,心中大喜,對仙女說:「可把桃子與我們吃。時尚書屋
我不吃你,放你回去,不然要把你與我吃。」仙女假作不肯,二鬼叫小妖搶上仙桃,各分一隻,放入口中,正欲落牙,一滾入肚。二鬼大驚,仙女即現出本相叫曰:「你這逆畜,吃我火丹,還不早降!」二鬼見是靈耀本相,正欲走避,被靈耀念動咒語。火丹發將起來,把二鬼燒倒在地,叫苦連天。時尚書屋
靈耀即將二人押回天曹,又得二鬼風輪火輪兩般法寶,帶得勝之兵迴轉天曹。時尚書屋
玉帝升殿,靈耀押二鬼回見玉帝,奏說前事。玉帝大悅,將二鬼收入酆都。即封靈耀為火部兵馬大元帥之職。靈耀謝恩未畢,班旁日官鄧化出班奏曰:「靈耀才有此小功,我主便封他為元帥,恐眾臣不服。時尚書屋

我主可傳下玉旨,叫靈耀與臣比試,比得臣過,可受此職,比臣不過,不得受此重職。」玉帝依奏,即傳玉旨叫靈耀與鄧化比試。二人得旨,出朝比試,戰不十合,鄧化被靈耀一把拿住,滿面羞慚。靈耀放他走回,便自入朝見帝,奏說鄧化輸事。時尚書屋
玉帝大悅,即封耀為火部兵馬大元帥。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靈耀分龍會為明輔

卻說次日眾真君聚朝奏玉帝曰:「當年五月十五日起分龍會,會集九江八河五湖四海各宮龍王赴會迎旱治雨,救治禾苗。今年會期又至,乞我主可頒玉旨前去會上,眾龍王前來赴會,不致失期。」帝曰:「可。」即傳下玉旨,問道:「誰人可為會上明輔?」眾臣奏曰:「臣觀會中,惟火部兵馬大元帥,可為明輔。」
玉帝依奏,即宣靈耀上殿。靈耀至殿山呼已畢,玉帝曰:「朕觀卿忠直英雄,眾臣保奏卿作明輔,卿可用心代朕作事,」靈耀謝恩出朝不題。時尚書屋
話分兩頭。卻說東海老龍王接得玉旨,言赴會治雨之事,心中十分煩惱。嘆曰:「吾今年已老邁,如何去得,若然去在會上,見眾龍王亦行禮不便,如何是好!」卻有兒名叫鐵頭太子者,侍立在旁,聞父言,上前稟曰:「父親不必掛慮,自古養兒代老。父親老邁,去不得,我為子當代父一行,未卜可否?」老龍曰:「此亦恰好,奈你是個好酒之人,倘去那會上飲酒得多,恐有誤事,不可以此為是,令我煩惱。」
太子曰:「我就當天發個誓願,現今在行,若再好酒,有違父命,四體不得回鄉。」老龍曰:「吾兒今有此志,則我無憂矣。你若到那會上去,那裡都是你叫叔的,或叫兄的,可宜謙恭,不可太狂了人。」太子領父嚴命,離宮上路。時尚書屋
夜住曉行,來到一村中,見是個酒店。太子自思曰:「爹爹叫我不要吃酒,我今見店面牌上寫個酒字,我就思量吃,今如何忍得?」自思不若入店少飲幾杯,以免思量也罷。進店就呼酒保沽上酒來,自歌自唱。飲了數壺,將碎金一錢還了酒錢,離了酒店。時尚書屋
來到天門,入了南天寶德關,入會堂與眾龍王相見。明輔升堂坐定,眾龍王依次謁見過。明輔曰:「下官蒙玉旨。差我為明輔,賜宴以待眾列位。時尚書屋
凡飲酒之間,不可造次,亦不許游席過座,酒醉不得亂言。有違逆者,推出天門,降職不用。先奉列位酒,然後迎入席前,各依次序而坐。」那鐵頭太子自思,這個酒是禦酒,一年一度,難得吃,不免多吃幾杯。時尚書屋
言畢,連飲數十杯,酩酊大醉,閙將起來曰:「這明輔好不公道!往年我爹爹來,坐又在上坐,酒亦先勸我爹爹。今年我來,坐又坐在邊席,酒又不來勸我,是何道理,不公不公。」靈耀聽罷云:「往年設會,乃令尊來,他是前輩。今年你來代他,眾位你應在末,為何說我不公?我為明輔,安有偏向?汝既酒醉,故把言語衝我。」
大怒,就將鐵頭太子推下南天寶德關。對眾龍王說明:「今日與你眾位無干,各人領諭回去,保守地方,勿得違律,取罪未便,」齊皆答應而散。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