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南遊記 第 5 頁


說那太子被明輔推下南天寶德關,羞慚滿面,心中思量,不敢迴轉龍宮見父,搖身一變,變作一個大鯉魚,身長二丈,在揚州江上遊戲,舞水作浪。忽然潮水退去,被困在沙洲之上,進退不能。卻有一夥樵
作者:待考 / 頁數:(5 / 23)

說那太子被明輔推下南天寶德關,羞慚滿面,心中思量,不敢迴轉龍宮見父,搖身一變,變作一個大鯉魚,身長二丈,在揚州江上遊戲,舞水作浪。忽然潮水退去,被困在沙洲之上,進退不能。卻有一夥樵子,砍柴回來的,看見沙洲之上,有一大鯉魚不能丟去,即把那手上柴刀下來,會集眾人,割下鯉魚身上肉帶去。那太子被割得身上疼痛,眼中流淚,發滾起來,把那一夥百姓都踏死了。時尚書屋

太子趨回龍宮,流淚滿面,哭報父曰:「不肖有違父命,因酒醉後閙了分龍會,不敢回見父親,變作鯉魚,在揚州遊戲;忽遇水退,不能得脫,被揚州百姓,將兒身上肉俱割盡。想兒必要死的,望父王可看骨肉之情,代兒報仇。」言罷而死。老龍王大哭,就點蝦精鱉將,水族軍兵,湧起波浪,殺至揚州。時尚書屋
揚州百姓遭其水災,叫苦連天。時尚書屋
卻說揚州有個土神,乃是后土聖母娘娘寶像,見水淹到廟前,本地方的百姓人等,各各來至廟前,一步一拜,拜到廟前,求聖母靈威退其水災。聖母大驚。即去天曹上表。入了天門,玉帝升殿,百官朝賀畢,有揚州后土聖母俯伏陛前。時尚書屋
奏曰東海老龍王湧水淹死百姓事。玉帝依奏曰:「卿且回歸,朕即傳下玉旨,即差四土星君,帶領天兵,速去中界退水。」四土星君領旨,帶兵出朝,來至中界,見是東海老龍王湧水。那四土星君用土去填塞波浪,弄得老龍王大敗,走回龍宮。時尚書屋
四土星君帶得勝之兵,來見后土娘娘。娘娘待茶,談說:「前日水淹到我廟前,廟前有一株瓊樹,其樹自來不曾開花,如今被水淹了,反開一朵瓊花。此花勝異氣,上香三十三天,下香五湖四海,三界皆聞香味,意欲進上玉帝,不知可否?」四土星君曰:「既有此花,勝如好寶,當進玉帝,有何不可。」說罷告別不題,且聽下卷分解。時尚書屋

靈耀大閙瓊花會

卻說玉帝升殿,群臣朝畢,忽奏揚州聖母同四土星君退水,帶得勝之兵回朝。五帝大悅,賞賜星君。又有揚州聖母奏曰:「臣廟前有一瓊樹,自來不見開花,前被水淹。今水消了,忽開一枝瓊花,三界都聞香味。時尚書屋

微臣不敢隱匿,獻上我主。」玉帝大喜,即賞聖母金花禦酒,對眾臣曰:「此花有此希奇,朕今起一會,名曰瓊花會,凡文武百官,但有功者可插此花飲宴,款酒三杯,若無功者,不得冒請功勞。」便令金槍太子為宴主。時尚書屋
卻說太子領旨,聚集眾官,一個個依次而到會上。太子傳旨雲,「我蒙父王命我為宴主,設此瓊花會,會集卿等。如有功者,請簪此花飲酒。」太子依次而問眾臣,眾臣俱言無功,不敢冒受。時尚書屋
勸到靈耀面前,靈耀亦推無功,太子見眾臣都不受瓊花禦酒,自己將花插在頭上,連飲禦酒數杯。靈耀看見太子插了瓊花,飲了禦酒,心中大怒曰:「你為宴主,聖上叫你勸別人。你卻把花自插,將酒自飲,勸你自己不成?」太子曰:「眾臣都言無功,我才自己插起,有何不可?」靈耀曰:「我有功勞,該把與我插。」太子曰:「你有何功?」靈耀曰:「我收風火二判官,可為功否?」言未罷,即將那瓊花搶來,插在頭上,自己取上禦酒連飲三杯。時尚書屋
太子曰:「你這匹夫,敢如此膽大,欺妄聖上!」靈耀便不答話,將金槍太子鞭打。太子打靈耀不過,眾官解勸,太子便走。靈耀閙了瓊花會,自號為華光天王。自思曰:「一時之氣,打了太子,倘若奏知玉帝,定然見罪,如何是好!不如假推酒醉也罷。」
眾官大驚,各自散去。時尚書屋
太子走入朝中,玉帝升殿,太子大哭奏曰:「不肖蒙父王命作宴主,今有靈耀不遵玉旨,閙了瓊花會,將兒亂打,自號為華光天王,乞父王作主。」玉帝聞兒之言大怒,即宣靈耀入見。玉帝曰:「汝乃臣子,太子乃王,安敢如此?」靈耀奏曰:「臣乃一仆,太子乃一主,臣安敢打主!臣被太子打得多不敢動手,主公若不信,可問眾臣,便見明白。」玉帝即問眾臣,眾臣俱奏,都未曾動手,只是言語相傷,帝曰:「縱然靈耀未曾動手,亦不該出言傷朕太子,卿叫太子亦是冒功,安敢如此!若非眾臣奏明,卿死罪難免,眾臣奏明,免賜死罪,削去前職,貶去卯日宮做個游神,候後將功折罪。」
華光只得謝恩,退出朝門,轉過卯日宮,參見鄧化。眾臣退朝不題。時尚書屋
卻說卯日宮鄧化,知靈耀閙了瓊花會。被太子奏上玉帝將靈耀削職,貶在手下來做游神,心中大喜。自思,靈耀是我昔日仇人,今日在吾部下聽用。不免吩咐手下的,倘若靈耀到此參見之時,先可打他四十殺威棒,不可輕放。時尚書屋
吩咐畢,忽然華光來到。鄧化即叫請進。二人相見禮畢,鄧化假作不知,問華光曰:「元帥到此有何見教,衣冠不整,功勞何如?」華光將前閙瓊花會打太子的事說了一遍。鄧化大怒,作威言曰:「若是如此,則我管得你着,如何不跪?」華光只得跪下。時尚書屋
鄧化即叫手下拿下,要打四十殺威棒,華光對曰:「我未有犯法,如何就要打我?若不公,打不得我。」鄧化曰:「你既然這等無理,也罷,你說要有犯法,我便打得你。我如今每日在大堂上點卯,你要在堂上伺候聽點;若失點,打四十板;又要隨太陽行走,如不在,亦打四十。」華光聽令,只得退回私宅,自思曰:「鄧化這賊,他與我計較,我不免生下一計,化一個化身隨太陽行走,真身去堂上聽點過卯,看那賊如何奈得我何?」原來鄧化那手下之人,乃是金鷄,鄧化吩咐叫他只管跟着華光走,他若失點,就報鄧化知道。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