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南遊記 第 6 頁


豈知華光顯出神通,化一個化身,不曾失點。那手下人見華光不會失點,要害華光,生一計較,乃對華光曰「我今要回家看母,今日不來,憑在將軍聽點也好,隨太陽行走也好。」華光心中自思曰:「這奴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3)

豈知華光顯出神通,化一個化身,不曾失點。那手下人見華光不會失點,要害華光,生一計較,乃對華光曰「我今要回家看母,今日不來,憑在將軍聽點也好,隨太陽行走也好。」華光心中自思曰:「這奴才要來哄我,我怎受得鄧化這等的氣。我想終不是了日,不如在卯簿上題了幾句反詩,走下中界,再作道理。」

拈筆題曰:「自恨時乖運不通,遭陷天羅地網中,卯薄之上分明寫,上寫華光反日宮。」
卻說華光題畢便去,金鷄轉來不見華光,鷄即忙報知鄧化。鄧化叫拿上卯簿看時,簿上有反詩四句。鄧化讀罷大怒,就點起本部軍馬,趕上要捉華光。華光正要走下南天寶德關,正遇鄧化。時尚書屋
鄧化大罵曰:「汝這匹夫,汝本該死,玉帝免汝死罪,叫來我部下聽點。妝原心不改,敢題反詩,敢走何處?好好受縛便罷,半言不肯,少刻間性命難存。」華光曰:「你這匹夫,心懷舊恨,又要我聽點,又要我隨太陽,百般計較,我若不反,終落你手。」鄧化聽罷,舉刀便砍。時尚書屋
被華光大殺一場,鄧化抵敵不住,回馬便走。去奏玉帝不題。卻說華光殺退鄧化,走下中界,望見前面有一名山,問來說是朝真山洪玉寺。寺內乃是火炎王光佛,在那裡修行樂道。時尚書屋
華光聽罷,即往洪王寺去見那火炎王光佛。那佛號做勸善大師,那大師在禪壇上正坐之間,忽見華光自外而入,參見禮畢。大師問曰:「久聞天王在上界掌元帥職,享不盡寶貴。今日光降山寺,有何見諭?」華光只得將大閙瓊花會,打金槍太子,削去元帥之職,貶在日宮做游神事,說了一遍,大師曰:「到此為何?」華光曰:「不想鄧化那賊,與我有舊仇,又要我聽點,又要我隨太陽,我恩終無了日,因一時之氣,題了反詩,走下中界。時尚書屋
久聞老師法戒,不才得來拜于門下,不知可容納否?」大師大喜,即吩咐華光不許如前,可遵從吾法戒。華光受命不題。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華光閙天宮燒南天寶德關

卻說東海李龍王,一日壽誕賀壽,龍宮內排下筵席,中放一顆明珠,乃是聚寶珠,照耀天中,毫光閃閃,紫霧騰空,星夜光輝。龍王作樂,飲酒大醉。不想華光挪開天眼,一見那珠,念動咒語,搖身一變,變作一個蝦蟲,下了海中,潛入龍宮,把那珠拿來,向前變出真相,心中大喜,迴轉洪玉寺,將珠藏起,亦不與師父知道。李龍王酒醒過來,不見那一顆寶珠。時尚書屋
龍王大驚,問各水族,俱言不知,龍王遍處尋覓不見蹤影。自思必是什麼妖怪來此盜去,不免去問南海觀音佛母,便見明白。說罷,便離龍宮,早到南海,見了觀音佛母。龍王拜問。時尚書屋
觀音佛母略開慧眼一看,言曰:「你那珠不是別人盜去,乃上界華光變作蝦蟲,來到龍宮盜去。其人今在中界朝真山洪王寺,從勸善大師為弟子,你要取此寶珠,可去那裡取。」龍王聽罷,辭了觀音佛母,迴轉龍宮,點起水族,殺到朝真山,圍了洪玉寺。喊戰連天。時尚書屋
火炎王光佛正在禪壇上打坐,知得寺外喊戰,要打進山門。聲言要問華光取聚寶珠,光佛大驚,即叫出華光問曰:「今日李龍王統領水族殺到這裡,聲聲說你偷他寶珠,此事實否?」華光曰:「不敢有瞞師父,此珠果是弟子拿來。」師父曰:「今日龍王到來要問你取,如何分說?」華光曰:「師父高枕勿憂,弟子自去退他便了。」華光即辭師父,出了寺門見龍王。時尚書屋
龍王曰:「你為何偷我寶珠?好好還我便罷,半言不肯,叫你一命難逃。」華光曰,「誰說是我拿你的珠?」龍王曰:”我酒醒不見寶珠,我去問南海觀音佛母,佛母說是你偷。”華光曰:「即是佛母說我,今拿來了,你便如何?」龍王聽罷大怒,手提大刀便欲砍華光。華光也使槍來迎。時尚書屋
戰未三十合,被華光殺得大敗。龍王帶了殘兵走回龍宮。華光回寺見了師父,心中大喜。師父曰:「我要上天曹見帝,遇你這一場禍事來,我未曾去得。時尚書屋
今日平息,我來日要去天曹。」吩咐華光可要看守寺門。華光在旁聽罷,忽然下淚,大師曰:「你下淚為何?」華光曰:「弟子自離上界,到此跟隨師父,朝夕思慕父母,不能一見,今聞師父欲上天曹,弟子不能回去,見鞍思馬,睹物傷情,故此下淚。」大師曰:「你若為此,乃是一孝子,我不免帶你回去,你不可生事。時尚書屋
欲上天曹看母便同行。」華光曰:「若得師父提攜,得見父母一面,弟子萬幸,何敢生事。」大師曰:「既如此,我將一串佛兒珠與你,掛在頸子上,我口念動真言。你若上天,他用照妖鏡,亦照你不出,只說是佛家子弟。時尚書屋
你去見父母。待我下中界,你依前同我下來。」華光大喜。師父即將佛兒珠一串,放入華光頸中,念動真言,同上天曹。時尚書屋
卻說鬥牛宮赤須炎玄天王夫婦,正坐之間,思量兒子,不知何方。忽報公子回來,父母大悅,相見曰:「自兒去後,為父母者不知你落何方,心中常常掛念,今日為何得上天曹來?」華光稟父母曰:「不肖自別雙親之後,無處安身,只得走去下界去,到那朝真山洪玉寺,投拜火炎王光佛為弟子。今得師父帶我上來,得見父母。」父母聽罷道曰:「你前日殺退鄧化,走落下界,鄧化稟奏玉帝;玉帝大怒。時尚書屋
今差太子在玄華殿,招軍買馬,積草屯糧,要來中界擒拿你。你可在此暫宿一宵,明日快走下中界去,免生別慮。倘玉帝曉得,不當穩便。」華光曰:「爹娘勿慮,孩兒自有分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