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南遊記 第 7 頁


」華光就叫爹娘安了寢所,自思:「可恨金槍太子,傳令要招兵擒我,我不免變作天曹軍人,假了姓名,去他那裡投軍。倘若收留我,我就在他軍營內殺將起來,殺死那金槍太子,依前走在下界,卻不好也
作者:待考 / 頁數:(7 / 23)

」華光就叫爹娘安了寢所,自思:「可恨金槍太子,傳令要招兵擒我,我不免變作天曹軍人,假了姓名,去他那裡投軍。倘若收留我,我就在他軍營內殺將起來,殺死那金槍太子,依前走在下界,卻不好也!」來日別了爹娘,只說:「我依然同師父去下界。」爹娘不曉,只吩咐華光小心逃避,待後日有赦,依舊迴轉天曹。時尚書屋

華光別了爹娘,去到玄華殿。華光搖身一變,變成一個漢子,身長一丈,肩大十圍,威風凜凜,殺氣騰騰,手拿一把長槍,參見太子。太子一見問曰:「你姓甚名誰?」華光曰:「臣姓陳名三郎。聞太子招兵,要往中界捉華光,特來投軍。」
太子一見,便對華光曰:「來日我見父王,保奏封你為前部先鋒。」言未畢,華光現出本身,用金槍望太子便刺,眾軍驚散。太子連忙走入北極驅邪院,躲去梭婆鏡後,華光趕到,不見太子,只有二鬼在。華光向那二鬼,那二鬼被鏡鎮倒,巴不得華光打破金鏡,救他出來,連忙應說:「避開,那太子走來,躲在我梭婆鏡後。」
華光聞言大怒,丟起金磚,打破梭婆鏡,放走那二鬼,一個乃是金睛百眼鬼,一個乃是吉芝陀聖母,各自逃生,走在下界。太子見打破鏡,大聲放叫,說:「華光走入天門,閙了天宮,各臣可要捉拿!」四方天將聞知,各起天兵擒捉華光。華光抵敵不過,大敗而走。東西南北,走得緊急,不能走脫。時尚書屋
華光走到北方地界,乃是玄天上帝守把,華光一見上帝,更不答話,丟起金磚打來。玄天上帝用手上七星黃旗,將金磚捲了。華光心焦,又將風龍降火龍條拋去,又被上帝用七星旗收了。華光驚慌,又用火丹拋去,又被上帝用七星旗捲了。時尚書屋
華光進退無路,捨命死戰。被上帝驅動北方壬癸水,將華光淹倒在地。上帝用降水棒壓住,全身不能得動。華光原是如來面前燈花,堆積後,如來念動真言咒成。時尚書屋

華光乃是火之精,火之靈,火之陽,以此遇見上帝,乃是北方壬癸之地,故不能走脫,被上帝捉住。上帝曰:「你這畜生,好不知世務!你有何神通,敢反天宮打太子。今被吾捉住,有何理說?」華光四肢不能動得,大哭曰:「弟子因鄧化所逼,出於無奈,只得如此。今日被上帝捉拿,可發慈悲之心,救我可也。」
上帝曰:「你若肯改邪歸正,我部下前有三十五員大將,你若歸順我,湊成三十六員,我即救汝。」華光連聲應曰,「上帝若肯救我,我情願歸順,永遠不敢有反。」上帝即取來那聚水珠一顆,化成一粒米,叫華光吞下,我便救妝。華光只得吞下那米,上帝囑曰:「我這米乃是我聚水珠化的,今你吃入腹中,後若有反意,我念動咒語,你肚中水滾起來,七日自死。」
華光曰:「若得上帝慈悲,永隨左右。」上帝聽罷,即將降水棒拿起,放了華光。華光告曰:「蒙師父收留,爭奈天兵要捉我得緊,如何得脫天曹?」上帝曰:「你乃火星,可向南方走,南方丙丁火,火助火燒了南天寶德關,方可走脫上界。你在我北方壬癸水,你火焉能鬥得水過,如何走得?」華光聽罷,言曰:「蒙師父指教,奈弟子法寶俱被師父收了,如何去得?」上帝即取前法寶還華光,華光別了上帝,經投南天室德關。時尚書屋
見關門緊閉,華光即指出三昧真火,燒了南天寶德關。眾天兵見關上火發,個個只顧救火,華光即走出南方,下了中界。手下人報知金槍太子,說華光放火燒關,走下中界。太子方纔收了天兵,上表奏帝不題。時尚書屋
話分兩頭,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華光來千田國顯靈

卻說華光得玄天上帝指示,燒了關門,走下中界,身無去向。正憂之間,望見前面有一座山,生得奇異,有四時不謝之花,八節長春之景,華光便問當方土地:「那山甚麼山?」土地曰:「那山名叫做離婁山,山中有一洞,叫綠水芙蓉洞,洞內有兩個大王在那裡鎮守。」華光又問曰:「是何大王?」大地曰:「我不敢對你說。」華光曰:「有何不敢?」土地曰:「我若說出,他在那裡一個便看見,一個就聽見,就了不得。」
華光曰:「有我在不妨,你只管說來。」土地曰:「此山上大王,一個叫做千里眼,能看一千路外,無所不見;那一個叫做順風耳,聽得千里路外言語,無所不知。又名叫做離婁,師曠,叫做聰明二大王,吃人無厭,骨積如山。」華光聽罷,發落土地,便去離婁山。時尚書屋
行不數里,來到離婁山。那千里眼、順風耳,坐在洞年,順風耳言曰:「可恨那土地,適纔教那華光,說我兄弟在此吃人。于今華光要來這裡收我們,大哥你看來未有?」千里眼云:”我也看見了,那賊即日來了,如何是好?”順風耳曰:「他神通廣大,難以抵敵,我生下一計,我與你不免變做兩座大山在兩旁,看那華光,那認得我們?若認不得,待他行至中間來,就把他捉住吃了,豈不美哉!」二人計議已定,合作二大山立在兩邊。華光來到離婁山,四邊看了,不見一人。時尚書屋
華光思曰:「聞這兩個妖怪神通廣大,必然有作法於我。我將挪開天眼看,走在那裡去?」華光挪開天眼,看見笑曰:「這兩個妖怪,原來預先曉得我來,先變做兩大山,立在兩旁,要俟我來至中間,要捉我去吃。我不免心生一計,指作三昧真火。左山邊放一把火,右山邊放一把人,燒將起來,有何不可。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