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南遊記 第 8 頁


」說罷,念動咒語,指出三昧真火,燒將起來。那二鬼見火一發,連忙走出來與華光大戰,華光詐敗而走。二鬼趕來,華光將降魔捉鬼槍迎面一插,哄二鬼曰:「你二人有何神通,如若過得去,要先拔我這
作者:待考 / 頁數:(8 / 23)

」說罷,念動咒語,指出三昧真火,燒將起來。那二鬼見火一發,連忙走出來與華光大戰,華光詐敗而走。二鬼趕來,華光將降魔捉鬼槍迎面一插,哄二鬼曰:「你二人有何神通,如若過得去,要先拔我這根槍。你二人亦拔我的不動。」

二鬼曰:「你明殺我不過,敢說此大話。」華光曰:「口說無憑,做出便見,你二人誰敢扯?」千里眼曰:「不消我賢弟扯,我扯起便了。」說罷,先用手一扯,扯不動,用雙手扯,又扯不動。順風耳亦向前扯,也扯不動。時尚書屋
華光曰:「莫說一個扯了,就你二人齊向前扯,也扯不起。」二鬼不知是計,心中不信,二人齊向前扯,又扯不動,被華光唸動咒語,將二鬼雙手都粘在那槍柄上,拿不下來,叫苦連天。華光一見大喜,言曰:「我這個叫做降魔伏鬼槍,你這兩個妖怪,如何扯得動?你若肯歸降我就罷,若不肯降我,即指三昧真火,把你這兩個妖怪燒死。」二人聽罷,連聲應曰:「情願歸降天王。」
華光即化出火丹一粒,化作丸子兩個,哄他曰:「你要我救你,降我之時,要吃我這兩粒丸子,你那手就脫得下來。」二人吃下,便要走去。華光曰:「你二人方纔吃的,乃是吾火丹,你二人或是思想走,若走之時,我便火丹發作起來,燒死你。」二鬼不信便走,那華光唸動咒語,叫那二丸火丹發將起來,把二鬼燒倒在地,叫苦連天,大叫天王救命。時尚書屋
華光問:「汝二人今日肯歸降否?」二鬼曰:「若待火滅,傾心歸伏,再不敢反。」華光即叫火滅,那肚裡此丹便不發。二人即拜倒在地,問曰:「天王今要何處去?」華光曰:「我今欲在這裡安身。」二鬼稟曰:「縱然天王要在此處安身,此處可好。時尚書屋
這裡乃是千田國王管,被我二人作亂,托他的夢,每年三月三日,要辦童男童女來此祭賽,我二人保全他國家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華光曰:”自管今為始,吾與你三個,今後可去千田國王宮室,托他的夢,從今不用童男童女祭賽,要他立我廟宇,刻我三人寶像,春秋二祭,何不好也。”三人說罷,當夜便託夢千田國王不題。時尚書屋

卻說千田國王升殿,眾臣朝罷,國王曰:「孤昨夜得一夢,夢見一人頭戴金龍冠,頭上多一眼,手提三角金磚,說他是上界天曹之人,名喚華光天王,說他來到離婁山,收下二人,名叫離婁,師曠。那尊菩薩叫孤從今不用童男童女祭賽,可立一個廟宇,春秋二祭,他保我國永遠萬年。孤今欲立廟,眾臣意下如何?」眾臣奏曰:「往年夢用童男童女祭物,我主今得一夢,夢中之神自說不得童男童女,上受春秋二祭,此福神也,安得不從。我主可傳下旨意,擇一地速造一廟,立神寶像,不必疑惑,」王曰:「何處可造廟宇?」眾臣奏曰:「今有城外離城五里,原有一廟,乃是火漂將,今已廢矣。時尚書屋
我主可傳下聖旨,將廢廟拆倒,起造新廟,只有此處最美。」國王聽罷,即傳下旨意,着錦衣衛指揮,帶領禦林軍三千。拆倒廟宇,立神寶像,眾臣退朝。錦衣衛指揮宋清得旨,卻去拆倒前廟,再立新廟,名曰天王祠。時尚書屋
不日成立,國王親自帶眾文武,上香祭賽。不題。卻說華光得了廟宇;身像受祭畢,吩咐千里眼、順風耳曰:「你二人可看守香火,不可有害百姓。我去遊遍中界,逢災救災,逢難救難,你二人不可有違。」
二人領命不題。時尚書屋
卻說那火漂將被國王拆了他的廟,立華光祠,心中大怒,欲與華光爭鬥起來,又無華光神通,只得忍耐,晝夜思量,欲生一計害華光,無有門路。忽一日千田國王有一公主,曾許嫁對馬國,聞得華光天王靈感,出殿奏父王曰:「女兒聞天王靈感,欲去廟中行香,望父王準女兒一往。」國王允奏。公主即命宮娥綵女,備香燈紙燭,親到天王廟中行香,公主入殿拜畢,叫手下將神幔捲起。時尚書屋
「與我看天王寶像生得如何?」軍人即將神幔捲起。公主一見,便口中嘆云:「此天王寶像,真生得美貌。」看罷,上了車駕,由廟前正欲回朝。卻有那火漂將看見,自思:「我被那華光害去廟宇,此仇未報,今見公主,又生得美貌,不免起一陣怪風,將公主拿入我洞裡去,一則成其夫婦,二則國王只疑是華光拿他公主,以報前仇,可不美哉。」
思罷,即起一陣怪風,將公主拿進洞中,安排公主成親。公主不從,火漂將曰:「你說我是甚人,我乃火漂將也。汝父千田國王將我廟宇折卸,立天王祠,我無處安身,只得在此洞中。今日你到那天王祠行香,我見你生得美貌,起一陣怪風,拿你到此,成其夫婦,為何不從?你若不從,我就把你吃了。」
公主自思:「我若不從,豈不被他吃了?」遂假推說:「我被大王拿來洞中,心中驚懼不安。望大王限我數日,若得定心,然後與你成親。」火漂將大悅曰:「也說得是,于今到此,是我妻室定矣,走得到哪裡去?」即吩咐小妖伏侍公主,自去採辦異味,候公主成親不題。時尚書屋
話分兩頭。卻說千田國王升殿,眾臣朝畢,手下有隨從公主往天王祠行香者,奏曰:「臣等隨公主往天王祠行香,公主捲起神幔,看見華光寶像,便有思心,出至廟前,忽一陣狂風飛沙而來,臣等不能開眼,吹倒在地。風息,待臣等看時,不見公主。臣等只得回朝見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