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消息 第 11 頁


」便對韓蕙姿道:「姐姐,妳可曉得這扇上詩句是什麼人題的?」韓蕙姿道:「我卻不知是誰。」韓玉姿道:「這就是杜萼題的。」韓蕙姿想一想道:「妹子,杜萼莫非就是老爺時常口口聲聲慕他七歲能詩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33)

」便對韓蕙姿道:「姐姐,妳可曉得這扇上詩句是什麼人題的?」韓蕙姿道:「我卻不知是誰。」韓玉姿道:「這就是杜萼題的。」韓蕙姿想一想道:「妹子,杜萼莫非就是老爺時常口口聲聲慕他七歲能詩的麼?」韓玉姿道:「姐姐,我想決是此人。終不然我巴陵城中,還有一個杜萼不成?」韓蕙姿道:「妹子,這有何難,我和妳明日就拿了這把扇子,送與老爺一看,便知分曉。」

韓玉姿道:「姐姐所言,甚是有理。只恐這時老爺睡了。若再早些,就同送去一看,卻不是好。」韓蕙姿道:「妹子,他老人家眼目不甚便當,就是燈下,也十分不甚明白,只是明早去見他罷。」
韓玉姿便不回答,遂與姐姐作別,歸房安寢不提。次日早辰起來,她姊妹二人紈了紈扇,殷慇勤勤走到後堂,送上韓相國道:「啟上老爺,昨晚在圍屏前,不知什麼人掉下一把紈扇,是我姊妹二人拾得。上面寫有詩句,不敢隱匿,送上老爺觀看。」韓相國接在手中,仔細一看,道:「果然好一把扇子,看來決不是個尋常俗子掉下的。」
遂展開把那上面詩句,從頭念了一遍,便正色道:「好胡說!這扇上分明是一首情詩,句句來得蹺蹊。妳這兩個妮子,敢到我跟前指東道西,如此大膽,卻怎麼說?」唬得她姊妹二人心驚膽顫,連忙跪倒,說道:「老爺,這樣講來,倒教我姊妹二人反洗不乾淨了。今日若是有了些什麼不好勾當,難道肯向老爺跟前自招其禍?請老爺三思,狐疑便決。」韓相國便回嗔作喜道:「這也講得有理。時尚書屋
妳兩個可快站起來,這果然是我一時之見,錯怪妳們了。」姊妹二人起身,站立兩旁。韓相國道:「玉姿,妳可曉得扇上題詩的這個人麼?」韓玉姿道:「我是無知女子,況在老爺潭府中,並不干預外事,哪裡曉得扇上題詩這人?」韓相國道:「我方纔說這把扇子,卻不是尋常人掉下。妳道是誰?乃是杜翰林老爺的公子,喚名杜萼。時尚書屋
他七歲的時節,便出口成章,如今不過十六七歲,城中大小鄉紳,沒一個不羡慕他。我亦久聞其名,不見其人。目下就是袁少伯的生辰,正欲接他來題一幅長春四景的壽軸。今既得他這把紈扇,就如見面一般。時尚書屋
妳可收去,用白綾一方好好包固,封鎖在拜匣裡。待我明日寫一個請帖,就將它送到那杜府中去,權為聘請之禮。」韓玉姿聽說了這幾句,正中機謀,便伸出纖纖玉筍,接了過來。韓相國還待吩咐兩句,只見那門上人進來稟道:「京中有下書人在外,候老爺相見。」
韓相國便走起身出去不提。卻說這韓玉姿收了紈扇,別了姐姐竟到自己房中,慢慢展開,仔細從頭看了不了,遂嘆一聲道:「杜公子,杜公子,你既存心於我,卻不知我在此間亦有心於你。畢竟自今以後,我和你不久就有見面的日子。只是教我全無一毫門路,可通消息,如何是好?我今有個道理在此,杜公子前日所吟詩句,我已明明牢記心頭,不免將機就計,就寫在這紈扇上,然後封固停當,待老爺明日着人送去,他見了時,必定欣然趨往。時尚書屋
那時待我暗中偷覷,再把手語相傳。若得天意全曲,成就了百年姻眷,豈非紈扇一段奇功!」思想已決,正待展開,又想道:「且住!我那蕙姐姐,原是個奸心多慮的人,倘被她走來瞧破,正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倘有些風吹到老爺耳邊,不特惹是招非,卻不道一片火熱心腸,化作一團冰炭矣。」連忙起身拴了房門,再把文房四寶取將出來,低頭想了一會。你看這韓玉姿,果然是一個聰明女子,前日杜開先寄詠的詩句,又非筆授,不過信口傳聞,緣何字字記得詳細,便輕輕提起筆來,向那紈扇上續寫道:
畫舫同依岸,關情兩處看。時尚書屋
無緣通一語,長嘆倚欄杆。時尚書屋
寫畢,從頭念了一遍,端然字字無差。時尚書屋

便抽身取了一幅白綾,欲待包封,忽然又想起來,說道:「我想杜公子為著我身上,費了一片深心,分明暗贅姓名在上。若我只把詩句寫去,不下一款,教他懸空思念,依舊做了一場沒頭緒的相思。我也把名字寫在後邊,使他見了,便知道我留心於他的意思。」又提起筆來,向後寫道:「韓玉姿題。」
寫畢,就把白綾包固停當。有詩為證:
柳陌逢邂逅,朦朧月滿舟。時尚書屋
面龐俱不認,情意各相投。時尚書屋
隔水通琴瑟,當窗互和酬。時尚書屋
有心求鳳侶,無計下魚鈎。時尚書屋
旦夕忘經史,痴迷難自由。時尚書屋
三餐渾棄卻,一念想風流。時尚書屋
紈扇留屏後,通名引路頭。時尚書屋
天緣真輻輳,煩惱可全收。時尚書屋
正要起身將來收拾在拜匣裡,只聽得房門外一聲咳嗽。你看韓玉姿,霎時間玉暈生愁,倉皇無計,恐漏泄機關,反招煩惱,便輕輕把房門開將出來一看,四下里並不見一個人影。猛自驚訝道:「這莫非是我老爺喚姊妹們來打聽我的消息,且待走到廳前看一看老爺下落就是。」便悄悄掩上門兒,正走到東廊下,驀然想起那把紈扇不曾收拾得,連忙又轉身來。時尚書屋
進房一看,哪裡見個蹤跡,竟不知什麼人拿去。正在愁慮之間,只見韓蕙姿走近前來,迎着笑臉道:「妹子,老爺着我來,取妳那把紈扇去,仔細再看一看。」韓玉姿卻回答不來,就將姐姐一把扯到房中。時尚書屋
畢竟不知她兩個有什說話,後來那紈扇的下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4回
作良媒一股鳳頭釵傳幽謎半幅花箋紙
詩[
情痴自愛鳳雙飛,汀冷難交鷺獨窺。時尚書屋
背人不語鴛心閙,捉句寧期蝶夢迷。時尚書屋
涓涓眼底鶯聲巧,縷縷心頭燕影遲。時尚書屋
何如還如魚戲水,等閒並對鶴同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