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消息 第 2 頁


」杜翰林暗想道:「我想此兒有此大才,異日必當大用,今我又無子嗣,他既無父母,便着他到我府中,延師教誨,長大成人,倘得書香一脈,也好接我蟬聯,真不枉識英雄的一雙慧眼。」便對梅萼道:「
作者:待考 / 頁數:(2 / 33)

」杜翰林暗想道:「我想此兒有此大才,異日必當大用,今我又無子嗣,他既無父母,便着他到我府中,延師教誨,長大成人,倘得書香一脈,也好接我蟬聯,真不枉識英雄的一雙慧眼。」便對梅萼道:「我欲留你到我府中讀書,你意下如何?」梅萼道:「梅萼一介頑童,無知小蠢,得蒙公相垂憐,誠恐福薄,不足以副厚望。」杜翰林便着人去喚那管圃的蒼頭來吩咐:「你明日可到我府中領賞,白米五石,白銀五兩,以酬數年撫養之勞。」蒼頭雖是口中勉強應承,心裡實難割捨,只得眼淚汪汪,相看流涕,叩謝而去。時尚書屋

杜翰林把梅萼帶道府中,遂與夫人商議。那夫人原是識相的,一見梅萼,便大喜道:「此兒相貌非凡,他日當大過人者。吾家喜得有子矣。」遂勸杜翰林替他改名杜萼,納為己子。時尚書屋
即便渾身羅綺,呼奴使婢,一旦富貴,非復昔日之梅萼矣。隨又延師講讀,且杜萼畢竟是個成器的人,在杜翰林府中,整整讀了三年,十歲時,果然垂髫入泮。杜夫人滿心歡喜,愛如珍寶,勝似親生。一日,與杜翰林商量,就要替他求親。時尚書屋
杜翰林止住道:「夫人,吾家止他一子,小小游庠,豈無門當戶對的宦家作配。依我意思,只教他潛心經史,萬一早登甲第,求親未遲。」杜夫人見翰林公說得有理,不敢執拗,只得依從。又過了幾年,忽一日,杜萼來到梅花圃中看梅,便尋昔日那個老蒼頭。時尚書屋
俱回說,兩年前已身故了。杜萼聽罷,暗自掩淚道:「我想,自襁褓時失去了父母,若非此人收留在身,撫養幾載,何能到得今日。古人云,為人不可忘本。」便又問道:「那蒼頭的棺木,如今卻埋在哪裡?」那人回答道:「就過圃後三里高土堆中。」
杜萼就着人去買一副小三牲,酒一尊,香燭紙馬,隨即走到高土堆前,慇勤祭奠,以報數年撫養之恩。祭奠已畢,只見一個道童,向圃後遠遠走來,道:「杜相公,我們梅花觀許師父相請。」杜萼問道:「你許師父就是許叔清老師麼?」道童道:「恰就是當初留相公在觀裡讀書的。」杜萼道:「這正是許叔清老師了,我與他間別多年,未能一會,正欲即來奉拜。」
就同道童徑到梅花觀裡。許叔清連忙迎迓道:「杜公子,一別數年,階前落梅已經幾番矣。猶幸今日得賜光臨,何勝欣躍。萬望再賜留題,庶使老朽茅塞一開,真足大快三生也。」
杜萼笑道:「向年造次落梅之詠,提起令人羞澀,至今安敢再向尊前亂道?」許叔清道:「杜公子說哪話,昔年所詠落梅,今日重來相對,如見故人,正宜題詠。我當薄冶小酌,盤桓片時,萬勿責人輕褻。」即便吩咐道童,整冶酒餚,兩人盡興暢飲,欲為竟日之歡。飲至半酣,杜萼道:「老師,今歲觀中梅花,比往年開得如何?」許叔清道:「今年雖是開得十分茂盛,卻被去冬幾番大雪都壓壞了。時尚書屋

杜公子若肯盡興方歸,即當攜尊梅下,暢飲一回,意下如何?」杜萼欣然起身,攜手同行。着道童先去取了鎖鑰,把園門開了,然後再撤酒席。二人慢慢踱到園中,果見那些梅花,都被冬雪損了大半,道童就把酒餚擺列在一株老梅樹下,兩人席地而坐,暢飲了一會。忽見那老梅梢上,撲的墜下一塊東西,仔細一看,卻是臘月裡積下的一團雪塊。時尚書屋
許叔清笑道:「杜公子豈不聞古詩云『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詩俗了人。』今既有梅有雪,安可不賦一詩,以不辜負此佳景乎?謹當敬以巨觴,便以雪梅為題,乞賜佳詠。老朽雖然不敏,且當依韻一和。」便滿斟一巨觴,送與杜萼。時尚書屋
杜萼也不推辭,接過手來,一飲而盡,遂口占一絶云:
老梅偏向雪中開,有雪還從枝上來。時尚書屋
今日此中尋樂地,好將佳醴泛金盃。時尚書屋
許叔清拍掌大笑道:「妙,妙!數載不聆佳詠,又幸今日復賜教言,真令老朽一旦心目豁然矣。」杜萼道:「但恐鄙俚之語,有污清耳,獻笑,獻笑。」就把巨觴依舊滿斟一杯送與許叔清:「敢求老師一和。」許叔清連忙伸手接過酒來,遂謙遜道:「公子若要飲酒,決不敢辭。時尚書屋
說起作詩,但是老朽腹中無物,安敢胡言亂道?實難從命。」杜萼道:「老師說哪裡話,適纔見許,安可固謙?」許叔清也不再辭。把酒飲了一口,想一想,連飲了三四口,想了三四想,遂說道:「有了,有了。只是杜撰,不堪聽的,恐班門弄斧,益增慚愧耳。」
杜萼道:「老師精通道教,自然出口珠璣,何太謙乃爾。請教,請教。」許叔清拿起巨觴,都的一口飲盡,便朗和云:
雪裡梅花雪裡開,還留溶雪墮將來。時尚書屋
愧予性拙無才思,強賦俚詞送酒杯。時尚書屋
杜萼稱讚道:「妙得緊,妙得緊。若非老師匠心九轉,焉得珠玉琳瑯?」許叔清大笑一聲道:「惶愧,惶愧。」說未了,那道童折了一枝半開半綻的梅花走來。杜萼接在手中,嗅了一嗅,果然清香撲鼻,便問道:「卻敢問老師,緣何這一枝梅花,與梢頭所開的顏色大不相似,卻是怎麼緣故?」許叔清道:「杜公子,你卻不知道,這梅花原有五種,也有顏色不同的,也有花瓣各樣的,也有香味濃淡的,也有開花遲早的,也有結子不結子的。時尚書屋
方纔折來的,與梢頭的原是兩種,所以這顏色、花瓣各不相同。」杜萼道:「敢問老師,梅花既有五種.必有五樣名色,何不請講一講。」許叔清道:「公子,你果然不曉得那五種的名色,我試講與你聽。」杜萼道:「我實不曉得,正要請教老師。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