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消息 第 3 頁


」許叔清道:「五種妁名色,一種赤金梅,一種綠萼梅,一種青霞疊梅,一種層梅,一種仙山玉洞梅。」杜萼道:「敢問老師,梅花雖分五種,還是哪一種為佳?」許叔清道:「種種都美,若論清香多韻,
作者:待考 / 頁數:(3 / 33)

」許叔清道:「五種妁名色,一種赤金梅,一種綠萼梅,一種青霞疊梅,一種層梅,一種仙山玉洞梅。」杜萼道:「敢問老師,梅花雖分五種,還是哪一種為佳?」許叔清道:「種種都美,若論清香多韻,還要數那綠萼梅了。」杜萼便又把手中梅花向鼻邊嗅了幾嗅,道:「老師,果然是這一種香得有韻。」許叔清笑道:「杜公子今日幸得到這梅花觀,適纔又承教了梅花詩,便向這梅花園內暢飲一番梅花酒,也是對景怡情,大家稱賞,豈非快事。時尚書屋

杜萼大笑道:“老師見教,極是有理。就把折來這一枝梅花侑酒,何如?」許叔清道:「妙,妙」就喚道童把壺中冷酒去換一壺熱些的來。那道童見他兩人說得有興,笑得不了,連忙去掇了一個小小火爐,放在那梅樹旁邊,加上炭,迎着風,一霎時把酒燙得翻滾起來。許叔清道:便把熱酒斟上一觴,送與杜萼道:「杜公子,當此良辰,詩酒之興正濃,固宜痛飲千觴,搏一大醉。時尚書屋
只是杯盤狼藉,別無一餚以供佳客,如之奈何?」杜萼道:「老師何出此言,我自幼感承青眼,原非一日相知,今日復蒙過愛,兼以厚擾,不勝愧赧。嗣此倘得寸進。決不相忘。」許叔清道:「我與公子父子交往,全仗垂青,今日之酌,不過當茶而已,安足掛齒,敢問公子,今歲藏修,還在何處?」杜萼道:「正欲相懇此事。時尚書屋
敢問老師這裡,有什幽靜書房,假我一間,暫棲旬月,不識可有麼?」許叔清道:「杜公子,我這觀中你豈不知,並無一間幽靜空房可讀得書的。你若果肯離得家,出得外,奮志攻書,我指引你一個好所在,甚是精潔,必中你的意思。」
杜萼道:「請問老師,還在何處?」許叔清道:「此去渡過西水灘,一直進五六里路,有一座鳳凰山,山中有一座清霞觀,甚是寬綽。前前後後約有數十間精緻書房。觀中有一個道士,姓李名乾,原是我最契的相知。一應薪水蔬菜之類,甚得其便。時尚書屋
杜公子回去與令尊翁計議停妥,待老夫先寫封書去與他,要他把書房收拾齊整,然後揀個好日再去,如何?」杜萼道:「既有這個所在,況又有老師指引,家尊自然允諾的了。」正說間,只見夕陽西下,杜萼便起身作別。許叔清道:「本當再談半晌,爭奈天寒日晡,不敢相留。」便攜手送出觀門。時尚書屋
杜萼遂辭謝而去,回家就與父親商量清霞觀讀書一事。杜翰林滿心歡喜,便允道:「萼兒既然立志讀書,異日必得簪纓繼世。明日是個出行日子,何不買舟竟往鳳皇山?先去拜望了那清霞觀中道長,然後回來收拾書箱,再去未遲。」杜萼謹尊嚴命,隨即着人到梅花觀里約了許叔清,次日買舟一同來到鳳皇山。時尚書屋
兩入逍遙徐步,四下徘徊觀看。果然好一座高山,只見:
奇峰巍聳,秀石橫堆。山岡上全沒些兔跡狐蹤。草叢中唯見些野花殘雪。雲影天光,描不出四圍圖畫;烏啼鶯喚,送將來一派絃歌。時尚書屋

這正是[
山深路僻無人到,意靜心閒好讀書。時尚書屋
杜萼看了一會道:「老師,果然好一座山。正是眼前仙境,令人到此,塵念盡皆消釋矣。」許叔清便站住,在高岡上,又四下指點道:「杜官人,你看此山,形如立鳳,前後來龍,兩相回護,正陰在我巴陵,所以城中那些讀書的,科科不脫,甲第俱從這一派真龍蔭來。」杜萼道:「原來如此。時尚書屋
敢問老師,這裡去到清霞觀還有多少路?」許叔清道:「杜官人,你看遠遠的密樹林中,那一層高高的樓閣,便是清霞觀了。」兩人說說笑笑,緩步行來,早到清霞觀裡。道童連忙通報,那李道士隨即出來迎迓,引入中堂。三人揖罷,李道士問許叔清道:「師兄,此位相公何處,高姓大名?」許叔清道:「道兄,這是城中杜翰林的公子。」
李道士道:「原來就是杜老爺的公子,失敬了。」便又仔仟細覷了兩眼,暗對許叔清道:「師兄,我記得杜相公末垂髫的時節,曾在那裡相會過。」許叔清笑道:「道兄,你果然還記得起。數年前,曾在我觀中西廊板壁上,題那『疏鐘隱隱送殘霞』的詩句,你見是七歲頑童,便請來相見的,就是這位公子。」
李道士欠身道:「久慕相公詩句,渴欲一晤,今幸光臨,實出望外。敢乞留題一首,以誌清霞,不識肯賜教否?」杜萼笑道:「今到寶山,固宜留詠,但恐當場獻醜,有玷上院清真。」李道士道:「杜相公何乃太謙。」便喚道童取了一幅羅紋箋,磨了一硯青麟髓。時尚書屋
杜尊竟也沒甚推辭,蘸着筆,遂信手揮下一律,云:
百尺樓台接太清,琉璃千載倍光明。時尚書屋
真經誦處天花墜,法鼓鳴時鬼魅驚。時尚書屋
世界紅塵應不到,胸襟俗念豈能生?時尚書屋
森森檜柏長如此,歷盡人間幾變更。時尚書屋
桂萼寫罷,許叔清與李道士連忙接了,展開仔細從頭念了一遍。李道士高聲喝采道:「妙極,妙極!杜相公,只恨小道無緣,相見之晚,不得早聆大教。幾時落得清誨一番,真勝讀書十年矣。」許叔清道:「道兄,這有何難,杜相公今歲正欲尋個清靜所在藏修,你觀中既有空房,何不收拾一兩間,與杜相公做個書室,就可早晚求教,卻不是兩便。」
李道士道:「杜相公若肯光降,我這裡書房盡多,莫說是一兩間,便是十數間也有,亦當打掃相迎。」杜萼道:「老師既肯見納,足感盛情,謝金依數秦上。」李道士道:「書房左則空的,敢論房金,只待相公高中,另眼相看足矣。」許叔清笑道:「今日也要房金,明日也要清目,兩件都不可少。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