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消息 第 5 頁


你道世間哪有這樣賢慧的夫人?況且杜開先又不是她親生的兒子,論將起來何必如此十分愛護?人卻不曉得內中一個委曲,這杜萼卻常有着實傾心的所在,正是俗語云「兩好合一好」的緣故。你看這杜萼,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3)

你道世間哪有這樣賢慧的夫人?況且杜開先又不是她親生的兒子,論將起來何必如此十分愛護?人卻不曉得內中一個委曲,這杜萼卻常有着實傾心的所在,正是俗語云「兩好合一好」的緣故。你看這杜萼,遂躬身應諾。夫人便喚丫鬟整治晚飯,與他吃了,早去安寢。次日侵晨起來,梳洗完備,連忙起到堂前,與翰林相見。時尚書屋

翰林問道:「萼兒,我昨晚回來得夜深了,不曾見你,卻是汝母對我說得幾句,不曾喚你問個詳細。你去看那清霞觀,果然還好讀書麼?」杜萼道:「啟上爹爹,那清霞觀果是好個去處,四圍俱是鳳凰山高峰環繞,並沒一個人家,寂靜異常,正是個讀書的美地。」翰林道:「那觀中可還有空閒的書房麼?」杜萼道:「書房雖有幾間,可意者絶少。孩兒多承那觀中李老師一片好情,情願肯把自己一間幽雅淨室,讓與孩兒看書。時尚書屋
翰林道:“萼兒,果是那李道士真心肯讓便好,不可去佔據他的,日後恐招別人談論。況且讀書人討了出家人便宜,叫做佛面上刮金,後來再不能有個發達日子,這是指望讀書裡做事業的人所最忌的。」杜萼道:「爹爹有所不知,孩兒一到觀中,原來李老師向年與孩兒曾在梅花觀中會過,未曾坐下,就取出紙筆來,便要留題。那許叔清在旁再三攛掇,勉強吟了一首。時尚書屋
李老師看了,老大稱羡,後來便指引孩兒,連看了幾間書房,見孩兒心下都不遂意,所以就肯欣然把淨房相讓,實非強要他的。」翰林點頭笑道:「萼兒,原來如此。卻把什麼為題?」杜萼道:「孩兒就把清霞觀題幾句。」翰林道:「題得如何?」杜萼便把前題清霞觀詩句,從頭到尾念了一遍。時尚書屋
翰林道:「萼兒這首詩,足稱老健,不落尋常套中,大似法家的格局。固雖題得好,如今出家人也有幾個通得的,況又結交甚廣,善於詩賦者盡多,以後若到觀中,再不可信手輕吟。倘遇識者,從中看出破綻來,到惹人議論,不如緘默為妙。戒之,戒之!」杜萼躬身道:「謹遵爹爹嚴訓。」
翰林道:「萼兒,我有一事與你商量。昨晚在康司牧府中飲酒,席上說起你往清霞觀讀書一事,他第2個公子滿心要與你同去。你道如何?」

杜萼笑逐顏開道:「爹爹,孩兒曾聞古人有云:『擇一賢師,不如得一良友。』既康公子果肯同去,早晚講習間,互相砥礪,不怕學業無成矣。」翰林道:「同去雖好,你不知道那康公子為人,頑性極重,專務虛名。倘與他同去,明日到妨你的工夫。」
杜萼道:「爹爹所言極是。只是各人自求個精微田地便了。」翰林道:「萼兒,既然如此,今日便可着人去約了康公子,明早打點書囊,一齊便與他同去罷了。」杜萼道:「爹爹,此去清霞觀足有三十餘里,恐日逐飲食之類不堪擔送,還要喚一個家僮隨去,早晚伏侍便好。」
翰林道:「萼兒講得甚有理,這件事到是要緊的。終不然館中沒人伏侍,可是個長久之計。但是家中這幾個小廝,只好跟隨出入,哪裡曉得支持飲食?我想起來,倒是那管門的聾子,他自幼在我書房中伏侍,一應事務,卻還理會得來,明日何不就着他同去?」杜萼道:「爹爹,既然伏侍有人,孩兒久住在家,誠恐荒蕪學業。適纔已看曆日,明日日辰不利,今日就着人去約了康公子,于十一日一同進館罷了。」
這翰林見杜萼擇定十一日起身進館,便欣然應允。 杜萼又說道:「爹爹,孩兒還有一言啟上。如今與康公子同館,相與尚久,彼此不便稱呼,望爹爹與孩兒取一個表字。」翰林道:“萼兒,我蓄意多時,又是你講起,我卻省得。時尚書屋
昨晚飲酒回來,一覺睡去,忽夢與你同玩花園,只見百花俱未開放,惟有梅花獨盛。你問道:『爹爹,這梅花年年開在百花之前,卻有什說?』我回道:『萼兒,可曉得梅占百花魁之語麼?』如今我想起來,那梅花正應着你幼時的名姓,今日就取做杜開先便了。杜萼便深深唱喏,應聲而退。時尚書屋
一壁廂就着人去約康公子,一壁廂就喚那個管門的聾子,吩咐着他打點書箱鋪蓋並供給燈油之類,先往清霞觀去.到了十一日,那康公子帶領家僮,挑了行李,叫下船隻,早向西水灘頭等候。等了一會,看看日色將晡,哪裡見個杜開先來?殊不知他到梅花觀中,卻被許叔清留在餞飲康公子等了許多時候,等得十分焦燥。忽見前頭楊柳岸邊泊着一隻小小畫船,裡面有幾個精緻女子,穿紅着綠,都在那裡品竹彈絲。未免又打動他少年耍性,便縱起身來,站在船頂上覷了好幾時。時尚書屋
就問梢子道:「你可曉得前面那只畫船,是哪一家的?這梢子一時回覆不來,也走到船頭上看了一看,道:“康相公,你適間問的,可是那泊在楊柳岸邊的麼?」康公子點頭道:「正是,正是。」梢子道:「那只船喚名玉鳧舟,就是城中韓相國老爺家的。」康公子道:「那船中飲酒的是什麼人?」梢公道:「康相公,這上面坐的正是韓相國老爺,今日在鳳凰山祭祖回來,因此泊船在這裡游耍。」康公子道:「那幾個女子,卻是那裡送將他承應的樂工?」梢子笑道:「康相公,你還不知,這是相國老爺去年新選的梨園女子,一班共有十人,演得戲,會得歌,會得舞,一個個風流俊麗,旖旎娉婷,標緻異常哩。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