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消息 第 7 頁


」康公子把兩隻手捧起酒瓶,不上幾口,呷得瓶中罄盡,便道:「杜兄,小弟獻醜了。」 杜開先道:「不敢。康公子把酒瓶望船窗外一丟,只見水面上“乒乓」一響,然後放開喉嚨,大嗽一聲,朗吟云: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3)

」康公子把兩隻手捧起酒瓶,不上幾口,呷得瓶中罄盡,便道:「杜兄,小弟獻醜了。」 杜開先道:「不敢。康公子把酒瓶望船窗外一丟,只見水面上“乒乓」一響,然後放開喉嚨,大嗽一聲,朗吟云:

誰將這面新磨鏡,緣何掛在個中間?時尚書屋
康公子恰才吟得這兩句,又向口中咿唔了一會,把腰伸一伸,「撲」的一跤跌倒,便呼呼的竟睡熟在船板上。杜開先把手推一推道:「康兄,難道只吟這兩句麼?」這康公子哪裡做聲得出?杜開先道:「康兄,你想是飲了這瓶急酒,把詩腸都打斷了。」康公子又不答應。杜開先見他真個睡熟,便着他家僮先把杯盤收拾去了,就向船中把鋪陳展開,扶他和衣睡着。時尚書屋
杜開先便靠着欄杆,兩隻眼睛不住的向那邊船裡瞧個不了原來那只船中另有一個女子,就是恰才撥琵琶的韓蕙姿嫡親妹子,喚名韓玉姿,儀容態度與姐姐韓蕙姿一般。總是那眼尖利的,見了她姊妹二人,一時辨別不出;若是那眼鈍的,畢竟認不出哪一個是蕙姿,哪一個是玉姿這韓玉姿年紀只得一十六歲,凡技藝中倒比姐姐還伶俐幾分,雖然墮跡朱門,選伎征歌,隨行逐隊,每至閒暇工夫,便去習些文翰,所以那詩詞歌賦,十分深奧者固不能通曉,倘若文理淺近,意思不甚含蓄的,便解得來原來適纔杜開先所詠詩句,雖然把月為題,卻是寓意于間壁船中那幾個女子身上。這韓玉姿聽見他詩中意思,別有一種深情,知他定是個人中豪傑,口裡雖不說出,心下覺有幾分顧盼之意。直待到了二更時分,方纔伺候得韓相國睡着。時尚書屋
恰好那些女子承直了一日,個個神疲意倦,巴不得一覺安眠,等得相國睡倒,各自就寢不題。這韓玉姿見眾姊妹們睡得悄靜,忽聞得間壁船中長嘆一聲,她便輕輕賺將出來,乘着這月光慘淡,把窗兒推開半扇,假以看月為名,伸出纖纖玉手,扣舷而歌云:
隔畫船兮如渺茫,對明月兮幾斷腸。傷情滿眼兮淚汪汪,相思不見兮在何方?時尚書屋
原來這杜開先坐等多時,不覺睡魔障眼,正低頭靠在那交椅上。驀聽得那邊船裡打着這個歌兒,猛然醒悟,連忙站起身來,把眼睛睜了幾眼。哪裡看得明白,便又把手來揉了幾揉,方纔見那邊船窗裡,卻是一個少年女子: 碧水雙盈,玉搔半軃。翠點蛾痕,分就雙眉石黛;雲堆蟬鬢,寫來兩頰胭脂。時尚書屋
無語獨徘徊,彷彿仙姝三島內;憑欄閒佇立,分明西子五湖中。傷情處,幾句幽歌,堪對孤舟傳寂寞;斷腸時,一聯巧合,全憑明月寄相思。杜開先看了,暗自喝采道:“果然好一個標緻女子!料她年紀多隻在盈盈左右,可惜把這青憾纖馱詬櫳卸永鎩L忍旒•俳枰徽蠛梅紓•閹•檔轎藝獯•校•ㄐб幌•椒錚•膊煌髁伺•怖剎擰!•br>

說不了,便要走來推醒康公子,喚他起來一看。心中又忖道:“我想他是個酒醉的人,倘或走將起來大呼小喊,把那韓相國老頭兒驚醒了,莫說我空坐了這半夜工夫,連那女子適纔那幾句歌兒,都做了一場虛話。時尚書屋
我如今趁此四下無人,那女子還未進去,不免將幾句情詩便暗暗挑逗她。倘她果然有心到我杜開先身上,決然自有回報。只是我便做得個操琴的司馬,她卻不能得如私奔的文君。也罷,待我做個無意而吟,看她怎麼回我。時尚書屋
你看那杜開先便嘆了一聲,斜倚欄杆,緊緊把韓玉姿覷定,遂低低吟道:
畫舫同依岸,關情兩處看。時尚書屋
無緣通片語,長嘆倚欄干。時尚書屋
韓玉姿聽罷,暗自道:「這分明是一首情詩,字字鍾情,言言屬意,敢是那個書生有意為我而吟。哎,這果然是對面關情,無計可通一語。我若不酬和幾句,何以慰彼情懷?」因和云:
草木知春意,誰人不解情。時尚書屋
心中無別念,只虛此舟行。時尚書屋
杜開先聽她所和詩中,竟有十分好意,便把兩隻手雙雙撲在欄杆幹上面,正待要道姓通名,說幾句知心話兒,叵耐韓相國那老頭兒忒不着趣,剛一覺醒轉來,厲聲叫道:「女侍們都睡着了麼?快起來烹茶伺候。」這韓玉姿唬得魂不附體,香汗淋漓,只恐事情敗露,沒奈何把杜開先覷了幾眼,輕輕掩上窗兒,轉身進去不提。杜開先見韓玉姿閉窗進去,暗自道:「原來我杜開先如此緣慳分淺,正欲與那女子接談幾句,問個姓名,不想又被那老頭這叫聲攪散。我想她他既有心,決不把我奚落。時尚書屋
但是,侯門似海,音問難通,自今以後,不知何時再有相會的日子。罷,罷!今夜且待我和衣睡,到天明早早起來,看她上岸的時節,還有心回顧我這船中否?」說罷,便把窗兒輕輕掩上,就坐倒和衣睡在康公子旁邊。你看這杜開先,熬了這幾個更次,精神着實怠倦,才睡得倒,一覺睡去,直到東方日上。原來這康公子雖然睡着,此事也是經心的,故那杜開先與韓玉姿隔船酬和,都被他聽在耳中。時尚書屋
次日老早先走起來,卻好杜開先還未睡醒,只見那岸上閙哄哄的簇擁着幾乘女轎,恰正是來接那幾個女子的。他便急忙梳洗齊整,穿了艷服,站在船頭上看了一會。不多時,先走出一個女子來,卻就是昨日撥琵琶唱《昭君怨》詞兒的韓蕙姿。她便迴轉頭來,見康公子站在船頭上,便把秋波頻覷幾眼,方纔動身上轎。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