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消息 第 9 頁


我兩人各把眼睛放些乖巧出來,認得是哪一個,然後挨向前去,乘機取便,只把兩三個要緊字兒暗暗打動她,自然解意,想起前情,決然有一個分曉。倘然天就良緣,佳期可必。杜兄,你道我這一個計較,
作者:待考 / 頁數:(9 / 33)

我兩人各把眼睛放些乖巧出來,認得是哪一個,然後挨向前去,乘機取便,只把兩三個要緊字兒暗暗打動她,自然解意,想起前情,決然有一個分曉。倘然天就良緣,佳期可必。杜兄,你道我這一個計較,也行得通麼?」杜開先道:「康兄,你這個計較,其實妙得緊,便是諸葛軍師再世,也是想不到的。小弟還有一句請教,那亂紛紛多人的時節,還把兩三個甚麼字兒可打動得她?」康汝平笑道:「杜兄,你是個極聰明的人,那沒頭的文字都要做將出來,難道這兩三個字兒,便是這等想不起了?」杜開先頓然醒悟,笑了一聲道:「康兄,承教了。」

便轉身走了幾步,低頭想了一想,暗自道:「我杜開先果然也叫得一個聰明的人,難道那兩三個字兒,就再想不出一個好計較?我記得柬匣中前日帶得一把紈扇在此,不免就把她舟中酬和詩句,將來寫在上面。明日帶到韓相國府中,倘得個空閒機會,就可乘便相投,卻不是好?」思想停妥,連忙撇了康汝平,走進書房,開了柬匣,就把紈扇取將出來,提起霜毫,果然把那一首酬和的詩兒寫上道:
草木知春意,誰人不解情。時尚書屋
心中無別念,只慮此舟行。時尚書屋
正要把筆放下,又想得起道:「呀!我杜開先險些兒又沒了主意。終不然只把這一首詩兒寫在上面,總然那女子見了,到底不知我的姓名,卻不是兩下里轉相耽誤。待我就向旁邊寫了名字,那女子若果有心,後來必致訪着我的蹤跡。」這杜開先又提起筆來,果向那詩的後邊,又添上五個字:「巴陵杜萼題。」
寫完又念一遍,大嘆一聲道:「紈扇,我杜開先明日若仗得你做一個引進的良媒,久後倘得再與你有個會面的日子,決不學那負心薄倖之徒,一旦就將你奚落。」說不了,只見那書房門「呀」的推將進來。杜開先疑是康汝平走到,恐他看見不當穩便,連忙籠在衣袖中。轉身看時,恰是那伏侍的聾子,點了一枝安息香,走進房來。時尚書屋
杜開先笑道:「你這聾子,果然會得承值書房。明日待我回去府中,與老爺夫人說,另眼看顧你幾分。」聾子回頭笑道:「大相公,小人自幼在書房中伏侍老爺,煮茶做飯,掃地燒香,並無一毫疏失。多蒙老爺另加只眼,果然與別的看待不同。時尚書屋
只是明日大相公高中了,就把老爺看顧小人做了樣子,抬舉做得管家頭目罷了。」杜開先道:「這也容易。只怕你明日多了年紀,耳又聾,眼又聵,卻怎麼好?」聾子道:「大相公,小人也是這樣想。若還得到那個時節,就坐在書房裡,照管些事兒,吃幾年安樂茶飯,也儘夠了。」

杜開先道:「且到這個時節,自然不虧負你。我還有句話與你說,明日是元宵佳節,城中遍掛花燈,我欲與康相公同去看玩一番,你明日可早早打點午飯伺候。」
聾子道:「大相公,這個卻不勸你去那閙元宵夜,人家女眷專要出去看燈,你們讀書人倚着後生性子,故意走去挨挨擠擠,闖出些禍來,明日老爺得知,卻不說大相公,到罪在我小人身上。」
杜開先道:「聾子,我聽你這幾句話兒,着實講得有理。諒來我與康相公兩個,俱是守分的人,決不去那邊惹禍。明日便進城去,也不回府中,只在大街左右看玩片時,少不得依舊出城,到梅花觀中歇了,後日早早便好轉來。只是你在書房中,夜來燈火謹慎幾分,強如把我相公掛在心上。」
聾子道:「大相公,小人雖是方纔說那幾句閒話,一半為著大相公,一半卻為著小人自己。明日去不去憑你主意,只要凡事小心,早去早來,省得小人放心不下,明日又趕進城來。」杜開先道:「你快去打點晚飯,再不要絮煩了。」聾子轉身竟走,不多時便把晚飯拿出來。時尚書屋
杜開先就同康汝平便把酒來吃了幾盅,然後吃飯,吃茶,又坐一會,各人進房收拾安寢不提。次日,兩人早早吃了午飯。杜開先吩咐聾子,小心看管書房,康汝平帶了家僮,一齊起身。離了清霞觀,過了鳳凰山,行了三四里,哪裡得個便船。時尚書屋
你看他兩個原是貴公子,從來嬌養,出門不是船就是轎馬,哪裡有行路的時節?這日有事關心,又恐遲了,就如追風逐電一般。有詩為證:
心中無限私情事,兩足誰憐跋涉勞。時尚書屋
不趁此時施巧計,焉能海底獲金鰲?時尚書屋
看看行了半個日子,還到不得西水灘頭。這正是:心急步偏遲。直到天色將晚,方纔到得梅花觀中。許叔清忙出迎迓,見了康汝平,便對杜開先道:「老朽前日卻聽不明白杜相公的話,原來同館的就是康二相公,好難得。」
康汝平欠身道:「不敢。」許叔清笑道:「二位相公今日匆匆回來,敢是要進城看燈麼?」杜開先也笑道:「不瞞老師,原是這個意思。」許叔清道:「二位相公既要看燈,何不早來些?」杜開先道:「起初原不曾有此意,吃午飯後,兩人一時高興,說起就來。又沒有船,只得步行,所以這時才到。時尚書屋
老師在此,實不相瞞說,我兩人都不回家去了。且在這裡閒坐片時,待等上燈時候,換些舊衣服穿了,慢慢踱進城去看一看,不過略盡意興。即便轉來,就要老師處借宿一宵,明早就到清霞觀去。」許叔清滿口應允道:「這個自然領教。時尚書屋
今日元宵佳節,二位在此,卻不曾打點得些什麼好酒餚,老朽甚不過意。也罷,二位相公若不見罪,還有野菜一味,淡酒一壺,慢慢暢飲一回,然後進城。不識尊意如何?」杜開先與康汝平齊答道:「我二人到此,借宿足矣,又要叨擾老師,甚是不通得緊的。」許叔清道:「相與之中,理上當得的,說哪裡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