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10 頁


他這場病,不是就為你傷了心起的嗎?他是一輩子要跟定你的了呢?」黛玉聽了,眼圈兒一紅,只得說道:「我昨兒問過他,因是病還沒好,願住在這裡呢。」探春因笑道:「大嫂子你瞧,林姊姊的盼回家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69)

他這場病,不是就為你傷了心起的嗎?他是一輩子要跟定你的了呢?」黛玉聽了,眼圈兒一紅,只得說道:「我昨兒問過他,因是病還沒好,願住在這裡呢。」探春因笑道:「大嫂子你瞧,林姊姊的盼回家的心那麼急,連紫鵑也不等他病好帶了走,還說想要人家留他。」大家笑了一笑,當下又問了些黛玉家裡的事,各自回去。打聽鳳姐那裡與黛玉擇的起身日期,一面打發人去告訴各處。時尚書屋

眾姊妹一聞黛玉回家的信,都要來餞行送別,自不必說。時尚書屋
這裡黛玉想起要給紫鵑的東西,趁此時閒着撿點出來,省是臨期有姊妹們在此,多添忙碌。便去開了首飾匣子,揀了幾件,另放在一隻小小洋漆描金匣內,自己端了走到紫鵑屋裡。時尚書屋
紫鵑披衣歪在炕上,見黛玉進去,便坐了起來道:「姑娘拿的匣子裡是些什麼?」黛玉就靠近紫鵑坐下,揭開匣蓋逐一點給紫鵑看道:「這一對□金雙鳳釵挑新樣串,珠子還圓淨,這一副八寶嵌珠環是時新樣式,這一對手釧玉情很好,這兩隻洋鑽金鐲子顏色也赤,這是攢珠翠花一對、金如意兩枝、玉匾方兩枝,還有金戒箍子七事件,悲翠的五福拱壽、雙鶴蟠桃,都是些玩意兒東西。我那裡還有,把這點子,給了你做個紀念。你見了這些東西,如同見了我一樣。」黛玉說到這裡,禁不住兩眼淚珠直滾下來,就在紫鵑炕上拿起手帕子來揩了揩眼睛。時尚書屋
紫鵑聽了,亦惟有鳴咽之狀,半晌說不出話來,彼此都有不忍分離之意。紫鵑意欲將在此逗留的緣故吐露一半句,又想,先前他們到那麼個分兒,明擺着這件事,尚且不敢在他跟前道破,如今已閙出意外的事,不知姑娘懷的怎麼個心思,叫我如何開得出口?那黛玉瞧著紫鵑欲言不語,半吞半吐的神情,因自己把前情已付東流,再不想到紫鵑有代他籌畫的意思,不過是主婢情重,怕離痛別。隨又勸慰道:「要論咱們兩個人,這幾年來行動坐臥,那一時那一刻沒在一堆兒廝跟着,這會兒生巴巴拆開了,人非木石,豈能忘情!但咱們既同姊妹一般,要替各人想一個結局。我有兩句話和你說,可該悟出這個理來:人生離合在乎心,而不在乎形。時尚書屋
彼此離了心,鏡中燈下,徒然嫌影憎形;彼此合了心,萬水千山亦可魂來夢去。我勸你別為我要走了,儘是傷心。但願你在這裡有個結局,就一輩子沒的見面,比天天在跟前的,我還樂呢。」說著,蓋了匣子,伸手端過去放在裏邊,又道:「還有綾羅綢緞尺頭,同那些香袋、香串、綉帕、荷包等類,都是南邊帶來的,要送人家沒送完,昨兒叫他們整整的裝了一箱,誰還帶這些到南邊去!」鑰匙掛着箱子上,停會兒叫抬了過來,你留着使用。”
紫鵑聽話,知道黛玉錯會他不同回南的意思,也未便辯明,並不道謝,只說:「姑娘的恩典,替姑娘收管着。」黛玉笑了一笑,也不理會。轉身出來,已是擺晚飯時候。一時吃過了飯,見老婆子上來收拾盤碗,便叫雪雁指出那一隻不編號的箱子,分咐他們抬到紫鵑屋裡。時尚書屋

黛玉一個人坐了一會,卸妝安歇,一宵無話。時尚書屋
次日飯後,黛玉想到櫳翠庵走走。原來黛玉本與妙玉疏淡,不大往來。今因心中別有一番境界,忽動親近之意,不日遠別,自然該去辭行。今日空閒,何不先去走了一趟!當下換了衣服,帶著雪雁正要出門,只聽得小丫頭說:「史大姑娘來了。」
黛玉忙站起迎接。時尚書屋
且說湘雲到來,先去見了賈母、王夫人。鳳姐知道,便趕來飾詞,叫不必過寶釵那邊走動,湘雲也沒理會。賈母留住湘雲,同鳳姐在賈母處吃了飯,湘雲便帶了翠縷,徑往園中。一路行走,心想先前寶、黛二人光景,如今一個娶了,一個要走了,滿肚子的話說不出來,不知傷心到那麼樣個地步。時尚書屋
正思酌量一番婉語微詞來相安慰,及至見了黛玉兩頰生春,笑容可掬,絶非舊時模樣,甚為詫異。便道:「這幾時少有人來往,所以這裡的事不大知道。頭裡有人到我家去,偏有客來纏住,沒的細問。後來聽我嬸娘說,你大病了一常想來瞧瞧你,家裡又接二連三的事出來。時尚書屋
昨兒大嫂子打發人去,才知道你頭裡的病很重,死去才回過來的。如今家裡有人來了,說道幾天裡頭要起身,我今兒一早就趕了來。」黛玉道:「咱們多時沒見面,很想姊妹們說說話,就怕起動你們。前兒大嫂子同三妹妹的主意,打發人各處去說了,倒累着趕早你就跑來了。」
湘雲道:「你這一走,不知多咱會兒才見面!要大嫂子不去通知我們,悄默聲兒放你走了,我也不依他呢。」說著,又問道:「你的病請着那一個大夫來瞧,吃了些什麼藥?如今倒調養得很好了。」
黛玉順口應答了幾句。湘雲又問:「你這會兒到那裡去?」
黛玉道:「我病後還沒出過門,想到妙師父那裡,回來園子裡這幾處走走。」湘雲道:「我和你廝趕着。」
一時出了瀟湘館,徑往櫳翠庵來。才進門去,只見彩屏一個人在院子裡掐玫瑰花兒。見黛玉、湘雲進去,便笑道:「姑娘們瞧,今年妙師父這裡玫瑰花開的茂盛。」湘雲道:「你一個人到這裡來的嗎?」彩屏道:「我姑娘在裡頭呢。」
黛玉、湘雲便轉過東禪堂,走進靜室,見妙玉盤膝坐在炕上同惜春下棋。兩個人忙要下炕,黛玉、湘雲便過去就炕沿坐下,彼此問好,說:「不要攪你們的雅興,我們坐著瞧。」惜春道:「官着是完了,妙師父要尋結打呢。」黛玉望棋上一瞧,見惜春下的是黑子,便笑道:「看起來倒像黑棋勝了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