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11 頁


妙師父如今還讓四姑娘幾個子?」妙玉笑道:「四姑娘的棋很長進了,對下還輸給他,那裡讓得起。」說著數起子來,果然惜春贏了一子半,隨將棋盤收拾。妙玉叫老婆子去烹茶,要那鬼臉青花瓮裡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69)

妙師父如今還讓四姑娘幾個子?」妙玉笑道:「四姑娘的棋很長進了,對下還輸給他,那裡讓得起。」說著數起子來,果然惜春贏了一子半,隨將棋盤收拾。時尚書屋

妙玉叫老婆子去烹茶,要那鬼臉青花瓮裡的雪水,一面向黛玉道:「咱們同在園子裡竟是天涯咫尺,說你大病了一場,也沒有過去瞧你。今兒四姑娘說起,知道你要回南了。」湘雲道:「妙師父雖然住在園子裡,打量那邊的事情,你統不知道呢。」妙玉道:「可不是!寶姑娘恭喜,有一兩個月了,也是昨兒才聽見的。時尚書屋
四姑娘倒常來,他從沒有提起這件事。」黛玉道:「妙師父可謂桃源中人,不知有晉魏的了。」惜春道:「林姊姊說的話,把這裡比作桃花源,確是真的。他們這些紅塵世俗的事,我傳到桃源中來,沒的叫妙師父洗耳。」
湘雲道:「人家都在紅塵裡,四妹妹將來是要上瑤台玉宇的了。」惜春微笑道:「你瞧著罷。」妙玉一面對湘雲道:「史大姑娘想是來送行的。你也好久不到這裡來了。」
黛玉道:「還是上年八月十五夜裡,我和他在凹晶館卷篷底下聯句,你撞了來,拉到這裡閙了你一會,再沒來過呢。」妙玉道:「你們上年也委實高興,那一夜有二更多天,我在園子裡各處走了走,不見個人影兒。聽說四姑娘也還陪老太太在凸碧山莊宴月,偏是那一夜的月色覺得比往年分外清皎,滿園子都像浸在水裡頭一般,遠遠望見那座櫳翠庵要浮起來了。」黛玉道:「那真是雲丫頭說四妹妹的話:瑤台玉宇世界了。」
惜春道:「不是上年的月比往年不同,只因園中一無聞見,妙師父心境澄靜,覺得眼中月色分外光明。要知普天下只有這個月,為什麼歡喜曠達的人看起來便有精神光彩,懊惱愁苦的人看起來便覺慘淡淒涼?若說歡喜的人不知愁苦,愁苦的人不知歡喜,便是人人有歡喜、愁苦不同的境界。易境參觀,一個眼中的景象,全從心坎裡流露出來的道理就明白了。」黛玉聽惜春所講,竟是悟道旨言;又看他神情舉止,飄飄欲仙,將來是妙玉一路人物。時尚書屋

想這座櫳翠庵,可惜在大觀園裡,不然他兩個倒可做志同道合的,琢磨那時……黛玉獃想出神,湘雲推着他想:「怎麼聽了四妹妹的話,又發心事了。」黛玉被湘雲一語道破,便假意轉睛四顧道:「我羡慕妙師父這裡幽靜所在,心裡想呢。」湘雲道:「你愛這地方,也不用回家去,就住在庵裡,拜給妙師父做個徒弟可不好?」妙玉道:「當真,林姑娘住在園子裡也不大見面,他如今要走了,不知怎麼樣心裡頭倒有些悵然。其實人生飲啄有方,譬如我本來生長南邊,早就皈依三寶,因慕長安古蹟,來尋貝葉遺文,後來又到了這裡,只怕就是圓寂的去處,說不得狐死首丘的話了。時尚書屋
便如林姑娘在此,伴了這幾年,想不到他忽然又要回去。迢遙南北,路隔三千,你們兩個再想幹那月下聯吟的韻事,也就可遇而不可求了。」
湘雲道:「我聽說牟尼庵這位老師父,占的先天神數最靈,你自然得其所傳,何不煩你占上一課,看咱們和林姑娘幾時再得見面。」妙玉道:「占課扶乩這些事,我輕易不愛去動他。如今你為姊妹情分,我便不便推辭。」說著站起身來,在爐內焚了香,虔誠占了一數,道:「這數占得奇,只在一年之內,林妹妹不但還要來,而且來了竟像不去的了。」
湘雲聽了,有些信不准妙玉的話,便道:「占的句語何不寫出來,大家瞧瞧。」
妙玉道:「這先天神數,並無內象外爻,不但詞義玄奧,連字跡都是蝌蚪篆文,還比乩上的字難識難解,就寫出來,你們也不懂。我原不是神仙,不過據數而判,信不信由你們。」於是湘雲再無話說。惜春在旁說了一句「豐干饒舌」,眾人都沒理會。時尚書屋
惟黛玉心中大以妙玉的話為不然,因不便和他分證,只是微笑。時尚書屋
惜春又道:「如今且別講林姊姊來的話,昨兒大嫂子說的咱們那幾個人,定了日子沒有?」湘雲道:「我還沒見過大嫂子呢,你住在園了裡頭,倒問起我來。這會兒林姊姊要到大嫂子那裡去,咱們同去問問。」妙玉道:「史大姑娘是稀客,林姑娘又要遠別了,茶還沒有喝,忙什麼!」說著,小丫頭子已端上茶來,盤內盛着,仍是分瓜瓟、點犀喬皿這兩樣古玩,與妙玉自己用的綠玉鬥。雪雁、翠縷、彩屏接過分送。時尚書屋
老婆子又替另端過一杯,送與妙玉。黛玉喝着說道:「這就是那一年喝的,你說在玄墓蟠香寺收的梅花上雪水,如今還有嗎?」湘雲笑道:「妙師父留着,等你再來的時候,還夠你喝呢!」妙玉道:「史大姑娘,你剛纔和四姑娘說的話,想是給林姑娘餞行了。我不能盡一點子情,便怎麼樣呢?」湘雲道:「也派上你一分何如?」黛玉道:「雲丫頭閙什麼?」湘雲道:「不是要派妙師父公分給你餞行,可笑咱們白閙了這幾年詩社,眼前擺着一位詩翁不來親近,豈不是一宗缺典!」說著,又向妙玉道:「先前自然不便拉你,如今就是咱們姊妹這幾個,沒有你避忌的人。拉上你一位神仙師父,林姑娘臉上也有光彩,咱們姊妹也高興。時尚書屋
我去和大奶奶說,叫他們的席面就擺在園子裡頭,不抱你到檻裡去就是了。」說的大家都笑起來。惜春道:「好樣不學,怎麼這張嘴全彀兒學了二嫂子了。」妙玉道:「你們定了那幾個人?四姑娘先打發人來說一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