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12 頁


」湘雲道:「你放心,打量也沒有別一個在裡頭。等來齊了人,告訴你就是了。」說著大家起身,黛玉施了一禮說:「走的時候,也不過來了。」妙玉送至庵外,瞧他們走遠了,然後回進庵中。黛玉、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169)

」湘雲道:「你放心,打量也沒有別一個在裡頭。等來齊了人,告訴你就是了。」說著大家起身,黛玉施了一禮說:「走的時候,也不過來了。」妙玉送至庵外,瞧他們走遠了,然後回進庵中。時尚書屋

黛玉、湘雲、惜春三個人各自帶了丫環先到秋爽齋。老婆子回報:「三姑娘不在屋裡。」大家抄了徑路,往稻香村來。時尚書屋
不知湘雲與李紈如何議論餞行一事,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回
 會芳園劇飲餞長行 賦陽關聯吟抒別緒
話說黛玉、湘雲、惜春同往稻香村來,剛走進李紈屋子裡,見有許多人在那裡熱閙。見了黛玉等進去,李紈便向黛玉笑道:「餞行的人,我給你請了多一半來了。我兩個妹子剛纔去瞧你,丫頭們說,你同了史大妹妹到妙師父庵裡去了。他們在這裡坐了一會,還要去找你,我就說你庵裡出來一定轉到這裡的。時尚書屋
你看,二姊姊也來了,都在這裡等着你呢。」於是大家見過,款敘寒溫,都問了些黛玉病後調養的話。探春又問迎春:「姊夫近來脾氣可好了些沒有?」迎春道:「要好是難說,不過我如今經見慣了,不似先前這樣受不得的光景。沒法兒只好由他罷哩。」
李紈介面道:「正是,太太也說過這句話。一年半載大家摸着了脾氣,就沒有什麼了。」迎春笑道:「知道我能熬得一年半載呢。」李紈道:「真是一家不知一家事。時尚書屋
姨媽那裡,蟠哥媳婦又和香菱淘氣,安靜的日子少,叫姨媽也真沒法兒。」

湘雲忙問道:「大嫂了去邀琴妹沒有?他可來不來?」李紈道:「琴姑娘是說來的,香菱心裡想來,恐怕走不開。我算是足夠兩桌的人,日子也看定後兒了。」湘雲道:「有一句話要告訴大嫂子,在座還有妙師父呢,叫廚房裡弄幾樣精緻素菜才好。」李紈道:「那不費事,想不到他也這樣隨和起來,可見我們給林妹妹餞行的心誠。時尚書屋
我還想著這酒席擺在那裡好呢!也要大家議定,好叫他們去收拾。」探春道:「大嫂子這裡就好,何必再揀別的地方。」李紈道:「我這裡瞧個村野景兒,麥浪秧針,倒有及時的點綴。」湘雲道:「據我的意思,林姊姊在那院子裡住了幾年,咱們姊妹不知去了多少趟兒。時尚書屋
如今他走了,未必有人再到那裡。後兒的酒席不如擺在他屋子裡,熱閙一天,如同與瀟湘館也餞別餞別。眾人以為何如?」李紈等聽了,都道:「與屋子裡餞別,此論倒也新奇,竟是那麼著很好。」探春笑道:「真是愛烏及屋了。」
黛玉介面道:「後兒我要點一味菜。」眾人問道:「你要點什麼菜?」黛玉笑道:「那一碗燉鹿脯是少不來的,倘一時沒有,吩咐他們到秋爽齋蕉葉底下去牽出來就是了。」大家都笑起來。湘雲道:「顰兒這張嘴一句也不肯讓人的。」
於是坐了一會,各自起身散去。李紋、李綺在李紈處住了。時尚書屋
黛玉同湘雲又到岫煙、探春各處走了一走,仍拉著湘雲到自己屋裡住下。命雪雁叫老婆子到廚房裡吩咐了,不多時,用過晚飯。黛玉想起湘雲有擇席之癖,二人談到三更後,各自就寢。湘雲總睡不着,靜聽黛玉,已寂無聲響,輕輕叫了他兩聲不應,知他早已睡着,自己一個轉側至五更,才朦朧闔眼。時尚書屋
醒來時,只見紅日滿窗,黛玉已起身梳洗,連忙披衣坐起,道:「差不多是吃飯的時候了呢,叫翠縷快打臉水。」早有伺候的老婆子在窗外接應,打了臉水。翠縷接過,端進伺候湘雲洗臉畢,快要去開梳具匣子。湘雲道:「不必嚕囌了,橫豎沒有多大日子住,有林姑娘現成的在這裡,借他使用着就是了。」
當下黛玉勻粉點脂已畢,站起身來讓着湘雲。湘雲便挨身坐到黛玉坐的凳上,檢點脂粉,口內笑說道:「我先前見你整夜睡不着的,為什麼如今倒像身上釘了磕睡蟲,頭還沒粘着枕,腳先睡了?」黛玉道:「你不知,我這場病回過來,諸凡不比舊時。心裡頭是空空洞洞,不追既往,不憶將來,倒比沒病的時候精神好了許多。」湘雲道:「你這個人,病也比人家不得一樣,我沒聽見害病都害得好精神的。」
黛玉道:「當真我自己也不得明白,想是菩薩保佑。我素來敬信觀音大士,如今回家去,要塑一尊大士像,朝夕頂禮呢。」說著,見雪雁送過開水丸藥,黛玉道:「我如今也不愛吃這些,你都收拾起來罷。」一面叫擺飯,黛玉與湘雲用過,便有眾姊妹到來敘話。時尚書屋
一天過了。時尚書屋
到了次日餞行之期,李紈姊妹、岫煙、迎春、探春、惜春陸續來到,隨後見寶琴同着香菱也來了。大家見過坐定,寶琴又站起身來向黛玉道:「媽媽給姊姊問好。媽媽因這幾天家裡有些瑣碎事務料理不開,走不脫身,不能過來送姊姊,還叫姊姊也不必過去。你不知道,我嫂子又在家裡尋閙呢。」
黛玉忙站起來道:「媽媽過來可不敢當,論理我該去辭行呢。」探春介面道:「姨媽既是這樣說,你竟不必過去。不是我說他,這位尊嫂,可不去見他也罷,姨媽也再不怪你的。」又問香菱道:「琴姑娘來了,太太跟前沒有一個人,為什麼倒肯放你出來呢?」寶琴道:「他原走不開的,媽媽知道他心裡想來,說他怪可憐的,天天窩憋在屋子裡,受這一個的氣,所以叫他出來逛一天,散散心。時尚書屋
我今兒就要同他回去呢。」
正說著,只聽得小丫頭子報道:「妙師父來了。」說聲未絶,妙玉早已走進。先是湘雲笑道:「綠萼華下降紅塵,非瀟湘妃子,不能結此仙緣也。」接着眾人都道:「今日之敘,難得妙師父一降,正是咱們餞行的心誠。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