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14 頁


眾人看道:「這一句便起得籠罩一切。」隨後挨次聯吟,不假思索。湘雲又搶聯了兩句,妙玉忙將詩稿從頭看了一遍,道:「很好,我來收結了罷。」說著,便提筆接連寫了三句,把一幅詩箋送至黛玉面前
作者:待考 / 頁數:(14 / 169)

眾人看道:「這一句便起得籠罩一切。」隨後挨次聯吟,不假思索。湘雲又搶聯了兩句,妙玉忙將詩稿從頭看了一遍,道:「很好,我來收結了罷。」說著,便提筆接連寫了三句,把一幅詩箋送至黛玉面前。時尚書屋

黛玉朗吟一遍[
文園諸姊妹(宮栽),問字過芳鄰。時尚書屋
疑晰坊間史(香菱),詞驚席上賓。時尚書屋
分題思月夕(探春),醵飲憶花辰。時尚書屋
忽聽陽關曲(岫煙),旋飛灞岸塵。時尚書屋
載興辭曉夢(迎春),自出遠周親。時尚書屋
笛譜梅落花(李紋),杯傾竹葉醇。時尚書屋
萍蹤期後會(惜春),香篆悟前因。時尚書屋
我笑常為客(寶琴),君如乞此身。時尚書屋
長亭離思遠(湘雲),潭水別情真。時尚書屋
廿四橋邊月(李綺),三千里外人。時尚書屋
幕雲重樹隔(湘雲),芳草一年新。時尚書屋
誰問東風去,江南好報春(妙玉)。時尚書屋
念畢,極口稱讚道:「真不落窠臼,掃除傷離痛別陳言。既承雅愛,我當不壁珠玉在前,步韻一首,以志別忱。」說罷,握筆直書,和就送與妙玉觀看。眾人都爭着來念道:
館我瀟湘院,琅環許結鄰。時尚書屋

習嫻鸚喚婢,伴久鶴留賓。時尚書屋
夢轂三千里,鄉心十二辰。時尚書屋
早思尋泛宅,才得動征塵。時尚書屋
檢篋光陰促,開樽笑語親。時尚書屋
驪歌聲欲壯,清酒味加醇。時尚書屋
病舍多愁故,情蠲未了因。時尚書屋
青衣休戀主,綠綺自隨身。時尚書屋
別苦懷宜遣,魂消句未真。時尚書屋
看山雲外路,渡水畫中人。時尚書屋
姊妹情如舊,年華物轉新。時尚書屋
南枝傳信早,好寄隴頭春。時尚書屋
眾人念罷,互相讚美。寶琴道:「『病舍多愁』這兩句,煉字警新含蘊,無窮意味。」探春道:「下一聯『青衣休戀主,綠綺自隨身』。林姊姊此番辭別起身光景,躍躍紙背矣。」
李紋道:「『看山雲外路,渡水畫中人』。真是王摩詰之詩,詩中有畫。」湘雲笑道:「林丫頭這場病過來,不但一言一動迥乎各別,你們瞧他做的詩,也不是先前的一派傷感頽喪口氣。詩以道性情,一點不錯。」
李紈道:「你和琴妹妹『為客』、『乞身』兩句,亦可頡頏『病舍』、『情蠲』一聯。」惜春道:「你們看不出?妙師父淡淡這一收,大有意旨可味。」眾人議論一番,老婆子們輪流上菜,葷素並陳,又暢飲一會,無不盡興。時尚書屋
席散,盥手送茶。黛玉道:「明兒是我答席,一個人也不許短少。住在園裡頭的人不用說了,就是琴妹妹和香菱姑娘,憑家裡怎麼忙,總要屈留一天,估量姨媽也決不見怪的。」李紈道:「林妹妹既然多情,咱姊妹們再敘一天。」
於是眾人都替黛玉相留寶琴、香菱。香菱本想住下,寶琴亦情不可卻,勉強應允。李紈就打發老婆子去知會薛姨媽,說琴姑娘們不回去的話。妙玉告辭先行,黛玉諄訂明日之約。時尚書屋
李紈們又暢談了一會,各自起身。岫煙向寶琴道:「林姊姊這裡住不下,不如到我屋子裡歇罷。」湘雲拍手笑道:「顯見得你們兩個比旁人不一樣。咱們偏要拉住他在這裡。」
岫煙頓時臉泛紅雲。黛玉忙和湘雲道:「邢大姊姊是擱不住你頑的,別再多說了。」一面又向岫煙道:「橫豎我這裡也便易,琴妹妹就和香菱住着,不必又去嚕嗦了。」說著,向眾人道謝畢,各自回去。時尚書屋
黛玉送出門外,回進屋裡已是掌燈時分,便叫人吩咐柳家的,「明兒照樣端整兩席,該多少錢,這裡給他。」話未完,見小紅來說道:「奶奶因姑娘要緊起身,已替姑娘擇定了。大後兒是長行吉日,回過老太太、太太的了。」黛玉道:「我這裡已收拾停當,專等你奶奶信兒。時尚書屋
你回去先給我請安,見面再謝。」小紅答應回去。黛玉便命雪雁,叫家裡來的兩個女人來,和他說明了起程日期,仍與湘雲、寶琴、香菱四個人敘話家常。時尚書屋
香菱又與黛玉講論些詩詞,談至更深。黛玉等他們睡後,又去看了紫鵑,知他病體將次就痊,飲食漸增,睡覺亦頗安穩,心中甚喜,回房安歇無話。時尚書屋
次日早起,各人梳洗回畢,紫鵑過來,先與寶琴、湘雲請安,和香菱問好。因紫鵑病後,才第1天過黛玉這邊,又與黛玉磕頭謝賞。黛玉把他攙起道:「你才病好,該在屋子裡多養幾天,這會兒跑到這裡來做什麼!」紫鵑道:「盡在屋子裡躺着也悶得很。昨兒聽見姑娘們喝酒好高興,就想出來瞧瞧,今兒定要掙扎着走幾步。時尚書屋
我病是算好的了,就是兩腿還軟軟的。」
湘雲道:「你為什麼不坐著說話呢?」黛玉指着道:「就在這小杌子坐著罷。」紫鵑笑道:「我知道史大姑娘和琴姑娘在這裡,先過來請請安,還要回去吃丸藥呢。」說著,轉身就走,但見他幌了幾幌,連忙把手扶着紗窗槅子站祝黛玉道:「到底病後身子還虛。」忙叫小丫頭把紫鵑扶了過去。時尚書屋
這裡又敘興一天,至晚各散。寶琴同香菱定要回去,黛玉知道款留不住,只得起身互相拜別。寶琴道:「姊姊起身時,我和香菱不過來候送了,望姊姊恕罪。」黛玉道:「媽媽那裡我竟遵命不過去辭行了,妹妹替我多多致意謝罪。」
此時香菱倒覺依依難捨,眼淚汪汪的說道:「我借姑娘這幾冊子書還沒看完,姑娘要帶回去,明兒叫人送來罷。」黛玉道:「你愛看儘管留着,這些東西我也可有可無的了。」湘雲笑道:「橫豎林姑娘明年就要來的,到明年你再還他罷。」香菱不知湘雲是隨口哄他的話,便歡喜道:「那麼著很好,姑娘明年再多帶幾冊子來,借給我看。」
香菱站着還要說話,寶琴催走。大家送出門外,李紈等都說:「我們也走了,省得林妹妹又送一趟客。」
於是分路而行,各自回去,書無可敘。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