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38 頁


」鳳姐應了一聲「是」,王夫人在旁介面道:「老太太吩咐,自然叫他們照着辦。但我想頭裡失了玉,不是貼過賞單,真的沒有影響,倒叫他們弄了假的來胡閙。」賈母道:「你別糊塗,玉可以弄得假的,
作者:待考 / 頁數:(38 / 169)

」鳳姐應了一聲「是」,王夫人在旁介面道:「老太太吩咐,自然叫他們照着辦。但我想頭裡失了玉,不是貼過賞單,真的沒有影響,倒叫他們弄了假的來胡閙。」賈母道:「你別糊塗,玉可以弄得假的,難道人也可以弄出一個假的來嗎?果然有人找了寶玉回來,鳳丫頭你聽,這宗銀子,也別叫動官中的。你太太折變不出,我那裡還有幾件子東西呢。時尚書屋

你們可記得上回賞單上寫的多少?」鳳姐道:「上回寫的送玉者,賞銀一萬;送信者,送銀五千。」賈母道:「論理起來,人自然比玉更矜貴些。如今說不得,只好照舊寫罷哩。」鳳姐聽了賈母吩咐,忙回來問平兒道:「二爺回來沒有?」平兒道:「二爺在廳上陪王太醫呢。」
原來外邊請到王太醫,因賈璉如今未便陪進寶釵屋裡,早叫賈蘭候着。一面老婆子傳說大夫到了,鶯兒上前回明寶釵,寶釵不叫診治。襲人在旁再三勸說,寶釵勉強聽了他的話。王太醫與寶釵診了脈,足有半個時辰,然後退出,至廳上坐定開方,自與賈璉細談病症而去。時尚書屋
賈璉走進裏邊,鳳姐忙問:「王太醫怎麼樣說?」賈璉搖頭道:「王太醫雖然沒有講到十分決絶的話,聽他口氣,說是竟像頭裡林姑娘的脈氣,很難治呢。」
鳳姐道:「既然像林妹妹,就可保無事了。」賈璉道:「我何曾不是這樣問他。王太醫說,先前園子裡住的這位小姐病重的時候,論脈氣已萬無生機,及至回了過來,復去診視,截然似換了一個人的脈。他也從來沒有經見過這種病症,說不得是醫藥調治之功。時尚書屋
如今這位奶奶,除非也有意外之望,才能保得平安。」鳳姐道:「到底開了方子沒有?」賈璉道:「方子是勉強開了一個。他說不過盡人事罷哩,還不敢擔承,叫再請高明斟酌。」鳳姐道:「我不信,寶妹妹平日氣體壯健,比不得林妹妹生來單保才吐得幾口紅,便說得那麼樣凶險。時尚書屋

就只要寶兄弟早一天回來,自然一角安四角安了。你到底知道那一處有個叫什麼大荒山青埂峰?」賈璉道:「你倒問的奇,無影無蹤的話,人家都不知道,我就知道嗎?」鳳姐道:「老太太叫你照着先前找玉的賞單,多寫幾百張,趕緊去貼呢。」賈璉道:「可是老太太的話哩。若講寶兄弟是榮府裡出去的,又是新科舉子,人家看見了敢把他藏起來嗎?旁人去找得着,咱們打發出去的人也找着了,不比得那塊玉,偷偷摸摸拿去,賣給人家,或因愛這一件罕物想要瞞昧起來,必得多許他銀子才起眼,便肯拿來送還咱們。」
鳳姐道:「這塊玉在咱們家算件寶貝,人家要藏起來做什麼?不過當一件玩意兒東西留着,估量值這一萬兩銀子嗎?也不過聽著老太太辦罷哩。」賈璉道:「那倒別講這話,像石獃子精窮一個人,他的湘妃棕竹扇子,還他一千兩銀子一把不肯賣呢。如今別說閒話,外頭的饑荒正打不了。比如寶兄弟,本來自己要回家,那些人見了賞單,便因風吹火兒,拉扯着混說是他們去找着送回來的,揭了賞單,立逼着要兌銀子,你那裡現成嗎?」鳳姐道:「啐!我有銀子你早變法兒來鼓搗了。時尚書屋
那倒不要你着急,老太太有這句話,太太那裡折變不出,老太太預備着呢。」賈璉道:「既然有老太太不心疼的銀子,要寫十萬兩的賞單也不難。」賈璉立起身來就走。鳳姐又叫住道:「姨媽的病可好了些嗎?剛纔叫你去說什麼,可提起寶姑娘的事沒有?」賈璉道:「姨媽的病已好了些,為的是薛老大的官司,也沒有什麼要緊話。時尚書屋
今兒寶兄弟的事情,他老人家早已知道的了。寶妹妹身上不好過,我也回來碰見大夫才知道的。」賈璉話未完,鳳姐便催着他道:「快去幹你的事去罷。我點給平兒送太舅爺家的生日禮,還要過去看寶妹妹呢。」
不表鳳姐這裡的話,且說紫鵑在櫳翠庵聞知寶玉中舉後忽然失走,便到稻香村來看李紈為由,暗暗打聽這件事。李紈因寶玉不在家裡,諒無妨礙,可憐紫鵑一個人在櫳翠庵孤淒冷靜,便打發人去告訴了妙玉,留紫鵑住下。紫鵑鎮日牽腸掛肚思想回南,又因寶玉這一走,心裡想道:「或者他病好了,到底撩不下姑娘,所以瞞着眾人,私下找尋到姑娘家裡去了也論不定。但是,他從來沒有出門憤的,遠隔幾千里路,獨自一個人怎麼能夠找尋去呢?倘或路上有個閃失,如何是好?」紫鵑這幾天來又換了一副心境,半驚半喜,心上總不得安穩。時尚書屋
今日見李紈過去了一天,到晚上還沒有回來,不知為寶玉沒有信息在那裡商量打發人去找尋呢,還是寶玉回來了,老太太、太太大家歡喜,留着講話?專等素雲回來探聽個信兒,一個人在燈下獃獃坐著。再講李紈在賈母處吃了夜飯,又到寶釵屋裡坐了一回,回至稻香村已交三鼓。賈蘭把陪王太醫,並王太醫講的寶釵病緣都告訴了李紈。素雲伺候李紈母子睡了,來見紫鵑,便笑問道:「你這幾天倒像越發有了心事了。時尚書屋
這樣冷天氣,為什麼不到被窩裡暖和去,一個人坐著閒打牙兒。」紫鵑道:「夜很長呢,橫豎睡不着,你和奶奶也沒有回來。今兒那邊有什麼事?整整去了一天。」素雲道:「我告訴你一件事,寶二爺今兒有信回來,誰知他竟剃下頭髮去做和尚了。時尚書屋
穿出門的衣服,連頭髮都寄了回來。寶二奶奶聽見了這句話,嚇得死去活來,現在請王太醫叫蘭哥兒陪着瞧呢。」紫鵑聽到寶玉去做和尚一語,吃了一驚,不覺情現乎色。素雲瞅着紫鵑道:「這又奇了,你又不是襲人,為什麼也這樣着急起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