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4 頁


」賈母見寶玉跪在地上多時,便道:「好孩子,你有什麼話回你老子,快起來講,別這樣。」寶玉只得起身站立,定一定神,向賈政回道:「老爺給兒子娶的到底是林妹妹,是寶姊姊?若說娶的是姊姊,人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69)

」賈母見寶玉跪在地上多時,便道:「好孩子,你有什麼話回你老子,快起來講,別這樣。」寶玉只得起身站立,定一定神,向賈政回道:「老爺給兒子娶的到底是林妹妹,是寶姊姊?若說娶的是姊姊,人家不該哄我說是林妹妹;若說取的林妹妹,不該換了寶姊姊去。咱們上上下下的人,都說娶的是林姑娘,如今來了寶姊姊,叫林妹妹知道了,便怎麼樣呢?」話未完,賈政一面聽著,甚為駭異,

原來指鹿為馬的詭計,裡頭隻瞞着賈政
聽寶玉之言,不像是瘋話,其中必有緣故,便向王夫人道:「寶玉的話是怎麼樣的?你自然該知道這些。」王夫人一時無詞可答,鳳姐在旁急得臉漲通紅。時尚書屋
那時李紈、探春都到了,也捏了一把汗。賈母此時,沒法兒不出頭,攬到自己身上道:「這話原是有因的,我先前喜歡林丫頭大概同寶玉差不多,原起過這條心。想來寶玉這孩子,看光景也猜着我的意思。後來我瞧林丫頭總是那麼多病多災,不像個享福壽的樣兒,又冷了這個念頭。時尚書屋
鳳丫頭說起金玉姻緣,咱們去求了姨太太,一說就定了,是瞞着寶玉的。不知誰在他跟前錯說了一句娶林丫頭的話,如今在這裡嘮叨呢。」
賈政聽了賈母這番話,心裡很不受用,想老太太既然早有這個,甥女兒的性情品格很配得過寶玉,如今姨甥女呢也好,但不該閙出這些謡言來。又想起當年兄妹情分,他母親只留得這一點血脈,雖然在此相依,也怪可憐的。意欲埋怨王夫人幾句,因這件事有老太太在裡頭,且木已成舟,說也無用,只得按納住了。便問道:「我聽說天天請醫生到園子裡去給甥女兒瞧病,不知見些效沒有?」王夫人正要開口,鳳姐因賈政起程吉日,又恐聽了傷心,把黛玉的凶信瞞住,便回道:「因是林妹妹的體氣太弱,總是好幾天病幾天,現在上緊給他調治,不過是這麼樣呢。」
賈政嘆了一聲,拭了幾點淚,便辭了賈母,又囑咐王夫人幾句話。王夫人同李紈、鳳姐、探春等送了賈政出去。寶釵雖算新人,因是姨甥女,也隨在探、惜姊妹隊裡。時尚書屋
一面鴛鴦扶着賈母,自回房去。時尚書屋

寶玉屋裡只剩得襲人、麝月、秋紋和小丫頭們。襲人見寶玉此時有些清楚,便道:「小祖宗,剛纔把我的魂都嚇掉了呢,怎麼你從來不敢在老爺跟前說話,今兒忽然這樣胡說亂道起來,不怕老爺捶你?」寶玉聽了生氣道:「你還說我呢,剛纔老爺駁我一個字回嗎?我正要討老爺一個示下,你們又拉了我進來,到底老爺說明白了沒有,給我娶的是誰?」寶玉連問幾聲,襲人們總不回答。寶玉越發氣急,死命拉著襲人要往園子裡去瞧林妹妹。時尚書屋
那時襲人只知黛玉已死,

尚未聽見回過來的信

深悉寶玉病根,又想此事不能隱瞞到底,譬如外科療病,一味消散,不趁早開刀使忍一痛,將來日事因循,精神耗乏,攻補兩難,必成不救之症。主意已定,不如說明,使他大慟一場之後,倒可漸漸的冷了心了。便向寶玉道:「我老實和你說了,老爺原要給你娶林姑娘。因為林姑娘病重,大夫都回絶的了,所以娶寶姑娘來應你的好日子。時尚書屋
林姑娘昨兒晚上已成仙去了,要不是寶姑娘和你好,他肯來替死鬼林姑娘嗎?別不知好歹,還不感激寶姑娘呢!」
寶玉聽了這話,頓時兩眼往上一翻,暈過去了。麝月一見,便咬得牙齒石爭石爭的指着襲人,恨道:「都是你閙出來的事呢!」襲人也嚇得冷汗直流,手都提不起來,只是怔怔的獃看。麝月連忙上前,左手把寶玉扶起,右手掐住人中。時尚書屋
秋紋幫着亂叫「寶玉」,小丫頭飛跑出去。王夫人同李紈一眾人都已回來,見小丫頭臉上失色,襲人們一片淒楚之聲在裏邊叫喚,王夫人等急忙趕緊。釵只站在一旁暗暗拭淚,鳳姐上前瞧了一瞧道:「請太太放心。」一面自己上炕來,把寶玉抱住,叫取定神丸來沖服,又叫外邊「去請王太醫,這會兒且別去驚動老太太」。時尚書屋
不說眾人在此忙亂,且講寶玉暈去,自知身軀臥病在炕,只見眼前一亮,先前失去的通靈玉在面前一幌,想要去拿,儘是使勁,總提不起手來。轉念又想:「我因有了這一件東西,閙出這些意外的事來,不如把他捨棄。」依舊閉上了眼,聽得有人說道:「何不就把這件東西交還了他。」又聽一個人說道:「他是不肯做負心人的,要應他講過這一句話的,咱們且到大荒山青埂峰前去等他。」
寶玉睜眼看時,就是頭裡發狂病的時候來救度他這個僧人,還有個道士,霎時轉身走了,寶玉聽了剛纔的話,有所感悟,想:「我就死了去見林妹妹,我這一個心也不能剖開來給他瞧瞧。除非走這一條路,還可把我的心明一明,對得住林妹妹萬分之一。但是,老太太、太太這樣疼我,老爺總責我不肯唸書,無非望我成名。一第之榮,便是顯揚報答。時尚書屋
若是就那麼拋撇乾淨了,我不能輓回我不肯唸書的罪孽,老太太、太太在老爺跟前說不上我肯唸書的真憑實據,也白疼了我。必得如此,聊可塞責。」一時主見才定,即便甦醒。時尚書屋
鳳姐與襲人等正在灌治,都說好了。王夫人、寶釵與眾人都放了心。一時賈蘭陪王太醫進來,看了脈說:「神氣清正,脈息和平,比前幾天迥然各別。只消服幾劑滋補藥,靜養一半個月,便全愈了。」
仍是賈蘭陪去開方。王夫人回到自己屋裡,李紈、探春也隨了過來。賈蘭拿了藥方,送與王夫人看過。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