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41 頁


鶯兒正說著,見兩個小丫頭進來。鶯兒生氣道:「你們瞧著奶奶屋子裡沒有一個人,倒脫滑兒都走了。要逛等我回來還不夠你們逛呢。」寶釵介面道:「是我叫他去瞧襲人的。」鶯兒道:「正是好半天
作者:待考 / 頁數:(41 / 169)

鶯兒正說著,見兩個小丫頭進來。鶯兒生氣道:「你們瞧著奶奶屋子裡沒有一個人,倒脫滑兒都走了。要逛等我回來還不夠你們逛呢。」寶釵介面道:「是我叫他去瞧襲人的。」

鶯兒道:「正是好半天沒見他,剛纔聽見說,花自芳家的在他屋子裡坐了好一回工夫,不知咕唧些什麼話。」那小丫頭子道:「我們剛纔進去,見襲人姊姊還在那裡哭呢。」
話未完,只見襲人走進。寶釵留心一瞧,見襲人淚痕未乾,只道他不過為了寶玉傷心,便問:「你嫂子進來和你說些什麼話?」襲人支吾過去。寶釵叫他坐了,襲人走近炕沿坐下,細瞧寶釵神氣道:「奶奶這會兒覺着自在些嗎?」寶釵道:「這會兒倒覺有些精神,趁我這口氣在,有句話要告訴你。咱們脾氣彼此相得,原想廝混着過一輩子的。時尚書屋
便是先前,也曾聽見他說過,有人死了要去做和尚的話。如今死的沒有真死,活的現在活着,做和尚的倒認真去做了。我想你終身不了,太太先前雖然有這條心,沒有明公正氣的收在屋裡,將來貞節牌坊也輪不到你,白耽誤了一輩子。我見了太太,要把這句話替你回明,好歹放你一條出路,別自己錯了主意。」
襲人聽說,惟有低頭垂淚,坐了一會,自回屋裡去了。到了晚上睡下,想後思前,可怪寶釵的話,恰和他嫂子進來講的話再沒那麼湊巧相合。原來花自芳的女人今日進來,一徑去找襲人。襲人和他哥嫂本來不和睦,見他嫂子進來,雖然心煩,不得不勉強應酬。時尚書屋
花家的道:「我輕易沒事也不敢進來走動,今兒你哥子叫我來瞧瞧姑娘,還有一個喜信報與姑娘得知。」
襲人不等花家的說完,便着急問道:「嫂子可聽見外頭說寶二爺有人找着了嗎?」花家的道:「那有這件事,你哥子聽見人說裡頭刷了許多賞單,發出去各處張貼,單兒上寫着賞的銀子可不少。旁人都說,任憑賈府裡把兩位公爺的蔭襲都讓給人家,我們也沒有這樣大福分承受。那位哥兒是已經跟着有德行的和尚隱在一個人跡不到的深山裡修行去了,一輩子也沒處找的。姑娘你想,倘有找得着的地方,整萬兩銀子擺着,憑誰也是眼紅的,怕不變法兒去找嗎?」襲人聽了這番話,不覺心懶意灰,便道:「既是這麼說,剛纔嫂子講的是什麼喜信?真把人糊塗住了。」

花家的陪笑道:「說的是姑娘的喜信呢。你哥子說有一頭好親事,人家來和姑娘說媒,叫我進來告訴一聲,要姑娘自己拿個主意。」襲人聽到這裡,便通紅了臉,使勁啐道:「我頭裡瞧你是個明白人,怎麼今兒白眉赤眼的說這些話來奚落人?怪道你急巴巴的進來,敢是要在我身上想法兒。你們兩口子別發昏了。」
花家的道:「願意不願意在姑娘,也值得生那麼大氣?我勸姑娘凡事要三思,別太執意。我記起媽死那一年姑娘出來的勢派,誰瞧不出來姑娘得了好處,帶著你哥子也有臉,誰不願意爬高枝兒飛呢。如今寶二爺出了家,姑娘是沒有過明路的人,就在裡頭死守一輩子,也沒出頭。後來日子正長呢,難得有這門子對頭親,聽見那一人年紀又輕,人才又出眾,一般住的高房大廈,有的吃有的穿,家裡也是呼奴使婢,那一件不稱心!你哥子為的是兄妹情分,並沒使什麼壞心,難道還貪圖在裡頭掙一百八十兩財禮嗎?將來多一門子親戚來往,逢時遇節,端盤送盒,賠墊幾個錢是有的。時尚書屋
姑娘你去想罷。」襲人聽的厭煩了,便道:「嫂子有話自回太太去,我也不犯着和你慪氣。」說著,便不理他。花家的見話不投機,只得走了。時尚書屋
襲人越想越惱,正坐著垂淚,見寶釵屋裡兩個小丫頭來找他,慢慢的揩乾了眼淚來見寶釵。偏偏又聽了寶釵勸他這一番話。時尚書屋
雖然還有盼望寶玉回家的痴心,已把惱他嫂子的氣減了幾分,未免有些活動。時尚書屋
再說寶釵,到了次日叫鶯兒請邢大姑娘說話。鶯兒便使喚小丫頭到園子裡去請邢大姑娘。那時岫煙未到,先是王熙鳳來看寶釵,寶釵只是閉着眼懶的開口。忽然睜眼向鳳姐瞧了一瞧,叫道:「鳳姊姊,你是為好反成歹了,何苦來呢?」只說這兩句,仍舊合上了眼,就沒言語了。時尚書屋
鳳姐聽了想要勸慰幾句,明知無益,意欲分證一番,又見寶釵病到如此地步,恐怕反惹他的氣,左思右想,只得忍耐住了,搭訕問鶯兒:「你姑娘夜裡喝了些什麼?睡得自在些麼?」
正說著,聽得外間屋子裡小丫頭掀起帘子道:「邢大姑娘來了。」鳳姐先與岫煙問好,寶釵把身子略略欠起道:「又要勞動妹妹,我今兒請你過來見了一面,就算永訣。心上有幾句話要和你講,怕再遲兩日趕不上了。」鳳姐聽著,知道寶釵要和邢岫煙講些什麼話,怕在這裡不便,因向岫煙道:「邢大妹妹,你在這裡多坐一會子,我屋裡還有人等着我說話,少陪你。」
說著便起身走了。時尚書屋
寶釵才接著說道:「想我那一年進京來到了這裡,老太太就疼了我這幾年,比自己的孫女兒一般。後來做了孫子媳婦,沒有孝順老祖宗一年半載,反叫他老人家眼裡見了這些意外的事,自然是我的罪過。老太太已是八十以外的人了,不過伺候他喜歡一天是一天,日子還淺。至于太太疼我,更不必說,也沒有盡我做媳婦的一點孝心。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