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42 頁


不到一年,出家的出家,死的死了,眼前的日子委實也難過。但只還有大嫂子在此,鳳姊姊比自己的媳婦更着意。環兄弟雖是姨娘養的,也算得太太的親兒子,還有孫子蘭哥兒,本來是好的,太太心上可以
作者:待考 / 頁數:(42 / 169)

不到一年,出家的出家,死的死了,眼前的日子委實也難過。但只還有大嫂子在此,鳳姊姊比自己的媳婦更着意。環兄弟雖是姨娘養的,也算得太太的親兒子,還有孫子蘭哥兒,本來是好的,太太心上可以寬慰幾分。還有三妹妹這班子人在跟前熱閙,我雖沒有承歡的福分,也可放心了。時尚書屋

惟有我家媽媽……」寶釵說到這裡,淚珠直滾便嚥住了,半晌不語,又說道:「我媽媽娶了這樣慪氣的媳婦,一個不懂事的兒子,如今還在監裡,要媽媽時刻操心。便我哥哥有日回了家,也不能叫媽媽過舒暢日子。算香菱懂些人事,當不得幾分家,也是枉然。左右盤算起來,我的媽媽是要靠托在大妹妹一個人身上的了。時尚書屋
我在九泉之下也是感激你的,我給大妹妹磕頭。」說著,便掙紮起來,似乎認真要向枕上磕頭的光景。時尚書屋
鶯兒趕忙過去把寶釵扶住,因掙扎不起,仍舊躺了下去,撲簌簌的流下淚來。邢岫煙心地明白慈祥,素來又感念寶釵為人,今聽見寶釵這番囑託他的話,十分傷心。因自己尚未過門,當着丫頭們在眼前,靦腆的無言可答,惟有流淚而已。當下寶釵說完了話,便似睡非睡的朦朧闔眼,神色大不如前。時尚書屋
鶯兒又取參湯遞到寶釵口邊,寶釵只是搖頭不喝,也再沒和人講話。岫煙便起身回去。時尚書屋
再講薛姨媽,因那一天過來看了寶釵,又着了些外感,兼之心頭鬱結不開,病勢翻覆起來,這幾天總沒過來。時尚書屋
賈母放心不下,親自到寶釵屋裡走了幾次。王夫人以及李紈、鳳姐等等來看視,自不必說。時尚書屋

怎奈寶釵的病一天重似一天,自王太醫回絶之後,各處名醫束手,王夫人真無可如何。到了寶釵絶命的時候,賈母、王夫人、李宮裁、王熙鳳、探春都在屋裡。眾人怕賈母見了傷心,先勸賈母回去了。不多時,寶釵兩眼往上一翻,鶯兒上前嚥住哭聲,叫了幾聲姑娘不應。時尚書屋
只聽寶釵忽然直聲叫道:「寶玉,寶玉你好!」就絶了氣了。時尚書屋
李紈、探春聽寶釵叫出這六個字來,竟與黛玉從前如同響應,不禁面面相覷,毛髮直豎。王夫人聽見,明知寶釵心裡怨恨寶玉,因痛媳而思子,寸腸如割,越發大放悲聲,號啕不止。時尚書屋
李紈等含淚把王夫人勸慰一番,王夫人嘆口氣道:「我懊悔把這孩子遭蹋了,真對不住姨媽。聽說這幾天他又病的炕都起不來,這會兒在跟前還不知苦到那麼個分兒呢。我也走了,瞧著委實的難過。有一句話對你們說,姨媽不在跟前,別再委曲了這孩子,凡有知道他平日愛的東西,都給他穿戴了去,留着也沒處用,徒然見了傷心。」
李紈、鳳姐應道:「這也不用太太操心,我們在這裡留心照料就是了。」一時,王夫人走了。早有賴大、林之孝家的引領眾媳婦忙亂動手,給寶釵裝裹停床。時尚書屋
惟有鶯兒只是哭個不了,鳳姐把他亂推道:「別哭罷,快去把你姑娘穿戴的東西都經由出來。那一盤子金鎖是要給你姑娘戴去的。」鶯兒含着一包眼淚道:「提起金鎖,是我和姑娘摘下來放在桌子上,這幾天像沒有瞧見,因心裡有事也就混忘了。」說著,便向櫥子上、抽屜各處找了個遍,問小丫頭子:「可瞧見姑娘的金鎖?」小丫頭子道:「那一天姊姊沒有在屋裡,奶奶叫我在桌子上遞給奶奶瞧呢。」
鶯兒道:「你們聽,不問着他,還怕有人割了他舌頭,不哼一聲兒呢。奶奶瞧過了到底交給那一個,放在什麼地方了?」小丫頭道:「奶奶正瞧著,叫我們去看襲人姊姊,回來不知奶奶遞給那一個了。」鶯兒又向各人問過,都說沒見。鳳姐介面道:「既沒有見,你姑娘又沒起來丟的,不過在炕上,還怕飛到那裡去了?」便叫林之孝家的就在褥子、絨毯底下細細找尋,都沒有。時尚書屋
鶯兒着了急,自己還去翻箱倒篋找了一回,總沒找着。鳳姐生氣道:「屋子裡再丟不了東西,一定又閙出墜兒的故事。」便指着兩個小丫頭子道:「你們好喲!趁奶奶病着,偷偷摸摸的,把奶奶的東西藏在那裡了,快去拿了出來,給奶奶掛上的好。裝糊塗,再推不知道,仔細你們的皮。」
兩個小丫頭嚇得不敢出氣,只是打戰。眾人要脫自己幹系,你一言,我一語,立逼小丫頭着落這件東西。鳳姐又叫林之孝家的帶了幾個人,到小丫頭屋子裡細細查搜,也沒搜出。時尚書屋
探春見這件事閙得不能完結,細想小丫頭們未必有此大膽,便道:「鳳姊姊,別性急,枉累無辜,我看這件東西又像二哥哥失玉的故事了。寶姊姊這掛金鎖也有些來歷,原不比尋常佩戴之物。頭裡二哥哥因失了玉便瘋瘋傻傻起來,歸根兒閙到去做了和尚。如今寶姊姊到了我家,遭此意外之事,一生祿命將絶,已近蓋棺,焉知不是鬼使神差,也先把這鎖攝去了?你們的意思謂這盤鎖是寶姊姊在生時心愛之物,定要把他來殉葬,據我想起來,寶姊姊死必嗔此,很可不必。時尚書屋
他生前掛此不棄者,原因鎖上鎸有頌禱句語,今身已雲亡,何必又取此吉利話頭?既不取吉利,不過是一件金珠佩戴之物,沒有什麼希罕,只叫鶯兒把他姑娘所有的東西只揀好的收拾出來插戴罷咧,也不必去回太太,叫他老人家又多一件心事,將來姨媽跟前說不說都沒要緊。」李紈道:「三妹妹講的很是。這會兒別夾在忙裡閙這件事。」探春又道:「我不過是這樣瞎猜,也保不定必不是人家偷了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