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46 頁


如今寶玉這下流東西自己沒造化,顛顛倒倒幹出這樣事來,已經坑死了一個寶丫頭,何苦再把人家女孩兒委屈他一輩子?既然他哥子有這句話很好,明兒就叫他家去。」當下吩咐玉釧:「去和璉二奶奶說,
作者:待考 / 頁數:(46 / 169)

如今寶玉這下流東西自己沒造化,顛顛倒倒幹出這樣事來,已經坑死了一個寶丫頭,何苦再把人家女孩兒委屈他一輩子?既然他哥子有這句話很好,明兒就叫他家去。」當下吩咐玉釧:「去和璉二奶奶說,寶姑娘屋裡的東西,前兒二奶奶已經手封鎖了,鑰匙在他那裡,叫他自己過去,或是打發平兒去,把寶姑娘的衣服首飾多拿幾件賞給襲人。外頭的例賞也就給了他,替我另再給他幾兩銀子。」

一面又叫周瑞家的去告訴襲人一聲。那周瑞家的自去和襲人說明了王夫人的話,就出來覆了花自芳的女人。時尚書屋
且講玉釧聽了王夫人吩咐來和鳳姐說了,鳳姐嘆口氣道:「死的死,嫁的嫁,都是寶玉自己閙出來的事。井坍連屋倒,怎麼這兩三個月裡,咱們家裡的運氣就敗壞到這個地步?」又問玉釧道:「這件事,到底是襲人自己要出去呢,怎麼樣?」
平兒在旁介面道:「奶奶倒說的發笑,怎麼他自己要出去呢?頭裡寶姑娘病的時候,就恍惚聽見花自芳的女人進來過一趟,在襲人屋裡咕唧了半天,碰了釘子出去的。如今不知太太怎麼又知道了。」一面笑問玉釧道:「太太這會兒怎麼忽然要打發他出去?」玉釧道:「剛纔周大娘來回太太,說花自芳的女人央他來求太太的恩典,太太一口應許,道:『已經坑死了一個,再別委曲人家女孩兒。』就叫我來告訴奶奶呢。」
鳳姐聽到「坑死一個」的話,一陣心酸,頓時兩眼發眩,便叫平兒:「你帶了鑰匙,和玉釧同去,依着太太的吩咐,把東西拾掇出來,拿去請太太過一過目,再給他。」說畢,就躺在炕上,叫一個小丫頭跪到炕沿邊和他揉胸口。平兒和玉釧自去拿了東西,送與王夫人看了。時尚書屋
平兒和襲人素來本好,今日假公濟私,自然只揀好的拿出。時尚書屋
王夫人還說:「這些東西留着看了酸,不如再多給幾件子,如今就是那麼著罷。」又叫玉釧兌了四十兩銀子,同衣包首飾叫一個老婆子拿了。時尚書屋
平兒仍拉著玉釧廝跟到襲人屋裡,見他一個人獃獃的坐在炕沿上,眼圈兒已哭得通紅。襲人見他們進去,忙起身讓坐。時尚書屋
三個人本是平日最投脾氣,無話不說的。及至此時,明知襲人勉強走了這條路,恭喜他又不是,勸慰他又不是,開口一着形跡,反像譏誚他似的。襲人一見他們,亦覺靦腆侷促,彼此無話。平兒只得叫老婆子打開包袱匣子,逐一檢點交代清楚,各自推故走了。時尚書屋

襲人想太太賞給這些東西,主子的恩典益重,未免悲苦益深。一件件知是寶釵遺物,觸目傷心。寶釵何在?寶玉何方?我這一個人從此出了榮府,也似有若無的了。襲人想到傷心之處,萬縷愁思,迴腸百折,連身子都晃晃蕩蕩,如做夢一般。時尚書屋
這一夜整整的哭到天明,沒奈何掙紮起來,鳳姐那邊正打發小紅過來。未知小紅何事,再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10四回 花襲人出府喪節守 蔣玉函感舊退婚姻
話說小紅來到襲人屋裡,拿了幾件首飾,又提着一包衣服遞給襲人道:「這裡頭一件天馬皮大毛褂子,奶奶說先前給過姊姊的,後來要去配豐毛,就擱着沒有拿來。今兒平姑娘疊衣服才記起,叫拿來給了姊姊。還有二十兩銀,也是奶奶給你的。外頭的例賞,你哥子領去的了。」
襲人打開包袱,一看見是頭裡回家時候,二奶奶因天冷給他穿的這一件,物則猶是,而人已今昔不同,禁不住淚珠直滾,只得說道:「勞動妹妹,奶奶那裡我過去磕頭。」小紅略坐一坐,也就走了。停了一會,又見鳳姐處打發一個老婆子來道:「花自芳自己坐了車子來接,在大門外等着呢。」襲人這裡,早有秋紋、碧痕這一班人替他裝箱鎖籠,收拾停妥。時尚書屋
襲人一面拭乾了眼淚,先到王夫人處。玉釧一見襲人,便迎出院來,悄悄的道:「太太心裡疼,還睡着呢,叫你不必去見老太太,怕老太太見了傷心。別的所在也不用去走,只去見了鴛鴦、琥珀等。」一面說明王夫人叫不見老太太的話,便回身出院,轉過穿堂徑至鳳姐屋裡。時尚書屋
鳳姐見了襲人道:「這幾時閙得我來支持不住,百樣事都懶怠開口。你這件事,我竟摸不着頭緒。昨兒聽見說起是太太作主,也怕你受委曲,疼顧你的意思。我想起來也沒有什麼使不得,才叫小紅送去的東西都收到了嗎?」
襲人道謝。想到此刻自己身分非比從前,只得下了一個全禮。時尚書屋
鳳姐連忙拉住,瞧他臉上脂粉不塗,淚痕滿眼,委實可憐,便道:「你將來不拘到那裡,依舊裡頭來走動。就是太太,也不肯把你當一個打發出去的人看待。停幾天我就叫人出去瞧你。」
正說著,只見老婆子來回:「花姑娘的哥子又進來催過呢。」
襲人噙着淚,還要進平兒屋裡。平兒便拉了他一同出來,早有鴛鴦、琥珀、玉釧、麝月等一班姊妹在過廳裡等着送襲人,一齊來到二門口。平兒便問:「車了呢?」見有一個小子回道:「車子是花家僱來的,裡頭沒吩咐出來,沒有套車。」襲人只得同了一個老婆子走到大門外來上車。時尚書屋
平兒等在二門口站了一回,看襲人走遠了,各自進去。時尚書屋
且說襲人所有的箱籠等物,自有麝月、秋紋給他逐一撿齊,叫老婆子搬運出來。花自芳瞧著轎車裡面裝不下,又僱了一輛敞車。襲人同老婆子坐了轎車,花自芳在後面押了敞車,不多一會到了家裡。花自芳的女人早預備襲人住的屋子,燒暖了炕,把東西都收拾進去。時尚書屋
這晚花自芳又把姻事稱心,並現在趕辦嫁妝的話告訴了襲人。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