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48 頁


那婆子話未完,周瑞家的已聽得滿肚子疑惑,又想近來不聽見裡頭打發丫頭出去,或者是東府裡的也未可知,為什麼又上起吊來?此時反將襲人之事擱過一旁,盡着盤算那一個是誰,便根問頭裡聘的新娘家
作者:待考 / 頁數:(48 / 169)

那婆子話未完,周瑞家的已聽得滿肚子疑惑,又想近來不聽見裡頭打發丫頭出去,或者是東府裡的也未可知,為什麼又上起吊來?此時反將襲人之事擱過一旁,盡着盤算那一個是誰,便根問頭裡聘的新娘家住在那裡。那婆子道:「就是同堡相離不遠。這裡東去,過了林子,門前一個大場院,一溜種着十多株大柳樹,從這裡出去,轉過那黑叢叢的林子,便是他家。」

周瑞家的一面起身,那婆子陪笑道:「周奶奶倒白走了一趟。」
便叫一個小廝把幾個食盒捧了出去,道:「周奶奶順路到花姑娘家裡瞧瞧去,自然裡頭還有些鈎兒麻藤的事,他細細的告訴你老人家呢。」說著,送周瑞家的出來上了車。周瑞家的細想這兩件事,心上不得明白。先要到那一家去問問,又恐這老婆子說話傳借,正在拿不定主意,書且按下。時尚書屋
講到吳貴家裡,因先前把晴雯的棺柩抬到化人廠去,送了回來,已算把這件事歸結,所有遺下的東西都是他媳婦收了起來。還有幾弔錢,吳貴拿去花用了,心中安然無事。到了一年後,聽得風言風語,傳他表妹子又活了轉來,現在他叔子家裡住着,心上驚疑不定,怕瞞昧他的東西終有要發覺。兩口子疑心生暗鬼。時尚書屋
一日吳貴的女人忽然害起病來,昏迷不醒,胡言亂語的嚷說:「我是當方土地,查察你們瞞心昧了榮府許多財物,不快快拿去送還,便不饒你們性命。」說著站起身來找了一根木棍,向吳貴劈頭打來。吳貴身心顫慄,一手接着棍子,雙膝跪倒哀求土地尊神道:「瞞昧的東西,明兒就去送還。」因不便送進榮府,等他女人甦醒說明此事,吳貴的女人也是害怕,情願送還了他。時尚書屋
待至次日,吳貴將首飾衣服連花去幾弔錢也拼湊齊了,包了一包袱送到他叔子家裡。看見晴雯果然活着,面龐比舊時肥胖了許多。一面認了好些不是,然後把東西逐一交代清楚。晴雯因那時宋媽送出來的包袱,自己在病危之際不能檢點。時尚書屋
今兒吳貴一總送還了他,也是意想不到的事,因此把從前待他這些不好之處都撩開了。時尚書屋
說話間,問起榮府近日事情,吳貴自然把寶玉中舉出家一事先告訴了,晴雯已嚇得膽顫心驚,怔了半晌,尚未盤問細情。時尚書屋

吳貴因記掛他女人的病,急忙回身便走。時尚書屋
正值周瑞家的從蔣玉函家出來,到着那一家門首,像是剛纔這老婆子講的,便叫住了車。事有湊巧,一眼瞧見吳貴走出門來,便叫過車邊盤問。吳貴道:「難得你老人家到這裡來逛逛,這就是我叔子家裡。有一件奇事告訴你老人家,我家姑舅妹子還在呢。」
周瑞家的笑道:「我省不起你家姑舅妹子是誰?」吳貴道:「在寶二爺屋裡伺候的,叫什麼連我也忘了。請你老人家到裡頭去坐坐,橫豎見了面總認識的。」周瑞家的下了車,吳貴引着先走,推進大門便嚷道:「榮府裡的周奶奶來了,妹子快出來。」又道:「我有些小事少陪你老人家。」
說著飛跑的走了。時尚書屋
晴雯在裡面聽說榮府裡來的周奶奶,不知因何事故,趕忙迎了出來。周瑞家的一見,認是晴雯,記起他被太太攆,已經死過的了,陡然一驚,便忘了吳貴的話。一時渾身打戰,倒退幾步喊道:「晴雯姑娘,我在太太跟前沒有說過你壞話呢。冤有頭,債有主,你快去纏別人罷。」
晴雯笑道:「周嬸子,你別害怕,我不是鬼呢。」連忙細細的把話說明。周瑞家的啐道:「剛纔原聽見你姑舅表兄吳貴說你還在的話,我也沒理會,見了你到先嚇昏了。」
晴雯等不得周瑞家的話講完,便問寶玉出家的根由。周瑞家的便從晴雯出去後,寶玉怎樣失了玉,瘋傻起來,怎麼哄他娶林姑娘,反娶了寶姑娘,哭的死去了;林姑娘死去了又活了轉來,如今已回南去了。寶二爺進場中了舉,就去做了和尚,害寶姑娘也苦死了這些話,約略講了一遍,連襲人出嫁的事都說了。晴雯聽說,渾如做夢一般。時尚書屋
不料我出來不多時,竟翻騰變幻出許多事來。又想到襲人身上,便觸動他的舊恨,止不住夾槍帶棒的說道:「他是寶玉屋子裡第1個靠得住的人,太太早把寶玉交給他的了。如今寶玉就走到外國裡去,也該跟着去找回來交還太太,才算他有能為。為什麼寶玉一出門,這蹄子就要去嫁老公呢?」周瑞家的笑道:「晴姑娘這張嘴還是那麼著,真是同刀子一樣的。」
晴雯道:「我倒不管怎麼生硬的,太太知道了攆我到陰司地獄裡去,敲牙割舌,我有命還活轉來呢。」周瑞家的道:「太太如今也再不計較你這些,就是花姑娘也不是他自己願意走這條路,太太主意打發他出去的。」晴雯聽說,把眼一楞道:「周大娘,你倒別說這句話。別的事情自然一定要遵上頭的示下,這件事全憑自己主意拿得定,拚着一個死,什麼事不了?」周瑞家的又笑道:「那裡都像晴姑娘你這樣執性呢?各人有各人的脾氣。時尚書屋
正是我聽說娶花姑娘這一家,先前還定過姑娘的,又為的是什麼不願意,上了弔?」晴雯笑道:「原來就是那一家!」
話未完,見周瑞家的小丫頭進來說道:「趕車的請奶奶上車呢。」周瑞家的往院子裡看了看天,道:「果然時候不早了,怕趕不進城呢。」一面又向晴雯道:「我進去告訴了太太,只怕還要叫你到裡頭去住幾天,大家還要瞧瞧你呢。」說著,趕車的又來催促。時尚書屋
晴雯便送周瑞家的至門外上了車。回到自己屋裡,算後思前,整整的想了一夜,書且不表。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