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5 頁


只見鴛鴦進來向李紈道:「老太太問林姑娘東西備停當了沒有?叫大奶奶諸事留點心兒,老太太還要親自過去瞧瞧呢。」李紈笑道:「怪道只兩天人都閙昏了,也沒給老太太送個喜信。你不知道林姑娘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69)

只見鴛鴦進來向李紈道:「老太太問林姑娘東西備停當了沒有?叫大奶奶諸事留點心兒,老太太還要親自過去瞧瞧呢。」

李紈笑道:「怪道只兩天人都閙昏了,也沒給老太太送個喜信。你不知道林姑娘已經回過來了。」鴛鴦聽說,還不信有這件事。賈蘭在旁介面道:「真的,剛纔我還陪大夫去看脈呢。」
接着鳳姐也來,聽見了便道:「咱們跟了太太去報老太太個喜。」當下賈蘭自回園子裡去了。王夫人引着李紈、鳳姐等到賈母屋裡,回明黛玉回生之事。賈母聽了,自然歡慰,又道:「別是殘燈復明,不過延挨時日,那倒不好。時尚書屋
他又受苦,咱們瞧了傷心。李紈道:“請老祖宗寬心,我和三妹妹都在那邊瞧過的,大概可保平安了。」賈母點點頭,一面問鴛鴦道:「該是擺飯的時候了,留奶奶、姑娘們都在這裡吃飯,你快到園子裡去跑一趟,瞧瞧林姑娘就來。」鳳姐道:「人多了怕坐不開,寶妹妹還是新媳婦兒,靜靜的一個坐著,咱們分幾個人去陪他。」
賈母道:「我道你們都在這裡了,倒忘了他。那麼珠兒媳婦同四丫頭在這裡。鳳哥兒,你同三丫頭過去。」又向王夫人道:「你也回去歇歇着。」
當下王夫人先起身走了。時尚書屋
鳳姐同探春仍回寶釵屋裡,見林之孝家的正在那裡找二奶奶。鳳姐問道:「你有什麼話回?」林家的答道:「也沒有要緊的事,停會兒去回大奶奶罷。」一時端上飯來,鳳姐、探春陪寶釵吃了飯。麝月、秋紋正要出去,鳳姐叫回住着,一面對探春道:「聽寶兄弟才間回老爺的話,竟是一團道理,清清楚楚,那裡像有一點瘋病樣兒!」探春道:「不是那麼講,他在老爺跟前敢回這些話,聽不得他的。時尚書屋
說話清楚,那就是他的玻“鳳姐道:“這也別去講他。我要問麝月,寶二爺好好的,為什麼忽然這樣起來?」麝月道:「那是襲人,不知他什麼主意,把林姑娘的事直說了出來,寶二爺聽了,就哭暈了去。」寶釵口雖不言,心想:「襲人是個精細的人,不肯造次,那麼使他一痛後,再下針砭,也是一法。」鳳姐沉凝了半晌道:「林姑娘回過來的話,寶二爺知道了沒有呢?」麝月道:「我們才聽見這句話,誰和他說呢!」鳳姐道:「你們過去,寶二爺跟前再別提起林姑娘回過來的話。時尚書屋

襲人沒有什麼事,叫他就過來。」
麝月答應,便同秋紋出去。時尚書屋
那邊素雲提了燈進來問:「三姑娘可就要回去,奶奶在老太太那裡穿堂外等着同走呢。」探春便起身道:「兩位嫂子少陪。」說著帶了侍書,素雲提燈照着來到穿堂外。李紈叫賈母處跟來的老婆子自回去,同了探春才進園裡,見翠墨也提了燈來,一搭兒走到藕香榭山坡前,各自分路回去。時尚書屋
這裡鳳姐見襲人來了,便問道:「麝月說寶二爺閙的不好,你和他講了什麼話才那麼著的。」襲人道:「這原是我的糊塗想頭,幸虧好了,不然還有我的命嗎?」鳳姐道:「很不糊塗,這會兒瞧寶玉的光景怎麼著?」襲人道:「剛纔吃了王太醫的藥,睡得安靜。瞧他神氣也清爽了些。」鳳姐道:「何如他知道死者不能復生,那些糊塗想頭就不起了,然後調養起來,心安體泰,怕他的病不一天好似一天嗎?」如今林姑娘回了過來,底下的事情倒有些作難了。”
襲人道:「二奶奶的主意便怎麼樣呢?」鳳姐道:「先前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如今說不得要用瞞天過海之法了。」未知鳳姐有何妙策,再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2回
 識病源瞞生施巧計 接家音證往悟冰心
話說鳳姐講到要治寶玉的病,須用瞞天過海之計,便道:「除非把林姑娘回過來的話,瞞他一輩子才好。」襲人聽了這話,回過臉來,只瞧著寶釵。鳳姐道:「寶姑娘這會兒是不肯出主意的,咱們商量停當是了。」襲人道:「這句話,怕老太太不依。」
鳳姐道:「要寶玉的病好,老太太有什麼不依!你也不用管帳,只囑咐寶玉屋子裡人,不許多嘴。再等兩三天,看寶玉的病果然有了起色,我就把這番話和太太說明,再去告訴老太太,包管辦得妥帖。」襲人又笑道:「難道叫他兩個人總不見面嗎?」鳳姐道:「一個在這裡,一個在園裡頭,路也隔得遠,況且大家起不來。就等他們病好了。時尚書屋
寶玉屋裡,林姑娘未必來。如今園裡住的,也沒有幾個人,將來寶玉要到園子裡去,就請大奶奶、姑娘們,大家走了過來,說園了裡頭冷靜得很,去逛不得。大家哄住了他,再商量底下的話。」襲人聽了,並無言語。時尚書屋
鳳姐一面罵平兒道:「這蹄子在屋裡不知幹些什麼,到這時候也不叫個人來。」襲人指着笑道:「那不是小紅,提着燈在這裡接奶奶呢。」鳳姐道:「走來也不叫人見過面,你也像寶二奶奶,裝新媳婦怕見人嗎?小紅道:“剛纔掀開帘子,見奶奶和襲人姊說話,才回了出來呢。」說著連忙提了燈,照鳳姐回去。時尚書屋
襲人自去伺候寶玉,寶玉卸妝安歇,書不細表。鳳姐回到屋裡,平兒忙迎了出來。鳳姐便問:「有什麼人來回事沒有?」平兒答道:「沒什麼要緊事,就是旺兒家的來說,那一家子還要挪三百兩銀,有扣頭的。我說這一宗的利銀還沒清楚,等奶奶回來了,你自回奶奶去,他就走了。時尚書屋
再寶玉喜事裡的雜項費用,老爺起身的盤費,同跟隨的人僱的車價,都有帳單送進來了。說庫上沒有存項,別處張羅來墊發去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