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6 頁


說著要去拿帳單子,鳳姐鼻孔子裡出了一口氣道:「忙什麼,這宗銀子還不知指着那一項子來開發呢?」鳳姐又問:「二爺呢?」平兒道:「才送了老爺回來,就去睡了,想是這幾天也閙的乏了。」鳳姐道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69)

說著要去拿帳單子,鳳姐鼻孔子裡出了一口氣道:「忙什麼,這宗銀子還不知指着那一項子來開發呢?」鳳姐又問:「二爺呢?」平兒道:「才送了老爺回來,就去睡了,想是這幾天也閙的乏了。」鳳姐道:「委實有些支不住,你也去歇歇罷。」

不提鳳姐這裡的話,再講李紈回至稻香村,才進屋門,見林之孝家的的站着。李紈問:「你這會兒還在這裡,有什麼話嗎?」林家的陪笑道:「恭喜,林姑娘已回了過來。一件東西是人家讓轉來的,他們要現錢交易,昨兒要緊央中間人挪來墊發的了,如今退不回去。知道帳房裡也很饑荒,憑空費了許多銀子,置了一宗鈍色頭貨,倒是一件作難的事。」
李紈道:「你明兒且叫人說去,退得轉很好,果然退不回去,也說不得,回了二奶奶,停幾天張羅銀子給他們就是了。」林家的道:「也只好那麼著。我剛纔就要回二奶奶,因在寶二奶奶屋裡,不便提這話。如今還要請大奶奶的示,退不了,這件東西放在那裡?李紈想了一想道:“要不是地藏庵,便是水月庵。時尚書屋
這兩處且擱着,再叫外邊留心,碰着有人家要,就出脫了他,虧折幾兩銀子也使得。」林家的道:「差不多的人家,輕易撈不起這種價錢。叫他們留心就是了。」說著,回身出去。時尚書屋
李紈自同賈蘭安歇不提。時尚書屋
卻說寶玉自從那日昏暈之後,醒來似有覺悟,精神清爽,飲食漸增,連接四五日,竟似忘了黛玉一般,口中絶不提起「林妹妹」三個字來。襲人刻刻在旁窺察,暗暗歡喜,便去告訴了鳳姐。鳳姐到王夫人處,便把寶玉近日光景說了一番,又將前日在寶釵屋裡和襲人講的話細細說明,要討了太太的示下,再去回老太太。王夫人道:「我是巴不得寶玉安靜,有什麼不願意呢!」鳳姐道:「我跟了太太過去,我自有話回老太太。時尚書屋
寶兄弟是老太太的命根,我們也都為的是寶兄弟,估量沒有釘子碰下來。萬一老太太不依,自有我去承當,總不與太太相干。」

話未完,只聽得窗外小丫頭子說道:「琥珀姊姊來了。」說著,琥珀掀簾進來,見了鳳姐道:「二奶奶也在這裡,老太太請太太過去說話呢。」鳳姐問道:「老太太這會兒歡喜不歡喜?」琥珀道:「剛纔叫鴛鴦到園子裡去瞧了林姑娘回來,說林姑娘的病竟好起來了,老太太先聽了歡喜,後來又像有了什麼心事似的。王夫人又問:“老太太叫我有什麼話?」琥珀道:「老太太只叫我來請太太,不知有什麼話,估量不過為林姑娘的事。」
王夫人連忙起身,同了琥珀往賈母處。鳳姐隨着過來,便先陪笑道:「恭喜老祖宗!寶兄弟同林妹妹的病都好了,到底托老祖宗的福。」賈母道:「這也是他們自己的造化。」一面向王夫人道:「我叫你過來,也沒別的話說,就為想著林丫頭這件事。時尚書屋
如今寶玉已成了家,怪可憐林丫頭,沒了爹娘,我又有了年紀,他舅舅到了任上,事情也繁,那裡想得到這些,還是要你做舅母的疼他一點。」王夫人尚未答應,鳳姐介面道:「這件事太太也常提過的,別說太太該上緊,就是我們也該體貼老祖宗的意思,盡一點子心。底下有了合意的人家,就來告訴老祖宗喲。」賈母道:「那呢,遲早有個定數,一時也要緊不來,我不過說這句話給你們聽。時尚書屋
我瞧寶玉這幾天光景很好,還服王太醫的藥嗎?」王夫人應了「是」,賈母道:「他的醫道本來穩當,等寶玉好了,要重重酬謝他才是。」鳳姐笑道:「王太醫的手段果然好,老祖宗還不知襲人用的藥妙呢。」賈母道:「你又胡說了,襲人知道用什麼藥!」鳳姐道:「寶兄弟成親那夜的樣兒,老祖宗是看見的。後來我們才送老爺出去,他又迷迷糊糊起來,拉著襲人要去瞧林妹妹。時尚書屋
那時候還不知林姑娘回過來的信,襲人識透寶兄弟的病根,也虧他有膽量,竟告訴他林妹妹病凶。已經這麼樣了,寶兄弟傷心了一會,後來知道無可如何,便斷絶了別的念頭,心也安靜了,才一天好似一天起來。倒不是襲人的一服清涼散嗎!」賈母聽了,點點頭道:「果然是這麼好,怕底下他們見了面,寶玉還是那麼孩子氣起來,又累墜呢。」鳳姐道:「老祖宗慮的是。時尚書屋
據我的糊塗想頭,要除寶兄弟的病根,只好把林妹妹回過來的信瞞他到底,不叫他兩個人見面,再沒饑荒了。」
賈母閉着眼,半晌說道:「叫我也委實作難,你們想得到,只要寶玉的病好,憑你們怎麼樣就是了。」鳳姐探了賈母的口氣,又說些閒話,與王夫人各自回去。鳳姐便呼叫平兒去告訴了襲人。這裡,黛玉回生之後,醫藥調養,病體日輕一日,夜間睡臥安寧,神情亦頗恬適。時尚書屋
想起離魂之日所到地方光景,與仙子一番敘話,雖彷彿有些蹤影,不能記憶清楚。又想到先前聽了傻大姐一句話,病至垂危,焚巾毀稿,怎樣痛苦,如今連自己也不解其故,心中竟似秋雲無跡,止水澄空,把天荒地老石泐金寒銷不去的一團恨塊,已化為烏有了。時尚書屋
先幾天不見紫鵑,便問雪雁。雪雁怕傷了黛玉的心,不說他們病重的緣由,只含糊答應說:「紫鵑因是感冒了,在他自己屋裡躺着。」黛玉心想:紫鵑不到十分不能支持的分兒,斷不肯不過來一走。心中疑惑,便支使開了雪雁,細向小丫頭盤問。時尚書屋
黛玉聽了,止不住心中傷感,掉下淚來。停會兒雪雁走進,叫他去告訴紫鵑:「安心養着,別性急過來。養他自己的病勝如養我的病一般。」又吩咐小丫頭們隨時過去照應,不許躲懶。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