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7 頁


雪雁便將黛玉的話告訴了紫鵑,紫鵑知道黛玉病體漸癒,十分快慰。因黛玉叮嚀,也不想掙扎過去,便向雪雁道:「好妹妹,我這幾時躺在炕上,全彀兒把姑娘那邊的事都撩開了,要你和春纖兩個出一點力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69)

雪雁便將黛玉的話告訴了紫鵑,紫鵑知道黛玉病體漸癒,十分快慰。因黛玉叮嚀,也不想掙扎過去,便向雪雁道:「好妹妹,我這幾時躺在炕上,全彀兒把姑娘那邊的事都撩開了,要你和春纖兩個出一點力,我起來給你們磕頭。」雪雁道:「你的心也不必使到這上頭去。姑娘如今不比頭裡,夜間茶也不喝,就是睡到三更天醒來嚷肚子裡饑,我起來端了一碗燕窩熬粥給他吃了,那一覺睡到天明才醒呢。」

紫鵑道:「那麼說起來,姑娘竟大好了。」二人又說了些閒話,雪雁自出去了。時尚書屋
那一天紫鵑坐在炕上,把被圍着下身,向小丫頭道:「剛纔大奶奶那裡送了一碟玫瑰餡子的穌油餅過來,很配口,我多吃了一點了,這會兒胸口裡覺着有些發膩,你把榻上這一個靠枕拿過來放在背後,讓我歪着靠靠。一時小丫頭捧過靠枕,向炕上一放,袖管裡掉了一張四折的字帖兒出來。紫鵑伸手拾起,展開一看,是一張五千錢當票,卻認不得寫的什麼物件。紫鵑問道:“這是那裡來的?」小丫頭正要答話,雪雁進來看見道:「叫你拿去掖在我炕上褥子底下,怎麼又交給紫鵑姊姊看起來?」紫鵑道:「那倒不是他給我瞧的,我叫他端個靠枕過來,袖管裡掉出來我看見的。時尚書屋
正是我要問你,為什麼噹噹?」雪雁道:「你不是叫我和林大娘說過,到璉二奶奶那裡去支月錢,他回報不能破這個例。後來送了四弔錢過來,說是他替己的,叫我且對湊着使。如今過了期,月錢還沒送來,估量他們就要頂對這幾弔錢,所以也沒有去支。好幾回大夫來的轎錢,他們也不管,連藥錢都是自己的。時尚書屋
昨兒就斷了錢,沒法兒我拿了一個金戒箍指,叫管園門的老婆了去當了五弔錢來且使着。我想他們那邊,雖說天天打饑荒,也不短我們這幾個錢。姑娘分上也太頂真了,老太太那裡知道這些事情呢!前兒素雲悄悄的和我說:為了林姑娘的事,他奶奶也落了不是。」紫鵑道:「大奶奶落什麼不是呢?」雪雁道:「就為辦了這件東西,花的錢太多了,如今白白的擱着,叫什麼開銷這筆帳?他奶奶還沒有知道這些話呢!」紫鵑聽說,嘆了一口氣道:「姑娘正在這裡住不得了。」
又叮囑雪雁道:「那可叫姑娘知道不得的。」一面把當票遞給雪雁,叫他收拾着,停一天就去取了出來。時尚書屋
雪雁走了,紫鵑一個人想起先前他們在一堆兒好到這麼個分兒,如今寶玉雖然負了心,料林姑娘決不肯再打別的主意。時尚書屋

就算回過來的人,該看破一切,把憂愁煩惱都撩去了,到底作何了局呢?或者寶玉心裡未必肯丟了姑娘,今番這節事不是他情願的,底下還可商量的,不知人家心裡又是什麼樣?況且寶姑娘已占了先去,論到名分上頭,也是一件難事,怕姑娘未必肯受委曲。心中七上八下,算後思前,倒做了從前的一個林黛玉了,心上鬱結不開。又因這一點,積食凝滯在胸,渾身發燒,病又翻覆起來,變了一場小傷寒,重須醫藥清理,自不必說。時尚書屋
且講黛玉病已脫體,只懶于應酬,尚未出去走動。一日晨妝對鏡,見臉上顏色如帶露桃花,精神飽綻。雪雁在旁伺候梳洗已畢,聽見檐前連聲鵲噪。雪雁笑道:「昨兒晚上,姑娘屋裡開了半夜燈花,今兒喜鵲又叫,姑娘有……」雪雁說到這裡,見黛玉瞪了他一眼,連忙改口說:「有客來呢。」
一語未了,只聽得有人走進院子裡,一路話道:「姑娘就在這裡住喲!種的多是竹子,青翠得好,夏天自然透涼的了。」黛玉聽的是南邊口音,連忙出來,站在屋門口帘子裡往外一瞧,見周瑞家的引了兩個面生女人進來,年紀都約四十以內模樣。才上台階,周瑞家的先開口道:「恭喜林姑娘!家裡打發人來接姑娘回去了。」那兩個女人進來,釘眼細認了黛玉半晌。時尚書屋
周瑞家的指道:「這一位就是你家姑娘喲。」兩個女人連忙跪下磕了四個頭,黛玉他他們扶起。兩個女人退了幾步,笑道:「姑娘也認不得我們了?」黛玉道:「瞧著很面熟呢。」那一個女人指着那一個道:「他和我都是二太太的陪房,那年二老爺赴任的時候,我去看姑娘,姑娘還校記得有一位姓賈的師爺,在書房裡唸書。時尚書屋
後來聽說姑娘到舅太爺這裡來了,因隔的路遠,好幾年不通音信。二老爺調了廣東布政,這幾年很好。年紀還不算大,因是衙門裡的事操心太重,得了個怔忡病,上年春裡就不在了。先在從前大老爺衙門東首這條街上買了一所大房子,打發人回來修葺,連後面園裡,也蓋了許多房屋。時尚書屋
又堆了幾座假山,上年添補了好些樹木花卉。秋裡扶柩回來,二太太就搬進新屋裡去住了。姑娘不知,二太太跟前只有一個少爺,今年才得七歲。老爺臨終的時節,囑咐太太:這少爺要一門兩祧,過繼在大老爺這邊的,也算得姑娘的親兄弟。時尚書屋
因為年紀還小,不能同來,叫我們到這裡不要多耽擱,怕遲下去天氣熱了。有少爺稟老太太的稟貼投在門房裡,送到上頭去了。姑娘這裡沒有家書,二太太叫我們問好。送姑娘的東西還在箱子裡,不曾打開。時尚書屋
同來的人叫我們先對姑娘說聞,他明日進來請安帶來。」黛玉點點頭,又問了他們幾句話,心甚歡喜。時尚書屋
原來林如海本無親友兄弟,這一門也將近出服的了。因靠林如海之父教養成人,讀書發達,與如海誼若同胞。從前遠宦他鄉,如海故後,聞黛玉已被舅家接去,音問久疏。今黛玉之叔已故,他嬸母扶柩還鄉,念侄女黛玉寄養舅家,故遣人往接回歸,完其婚嫁大事,以報從前恩惠。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