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第 9 頁


話說鳳姐叮囑了平兒的話,往賈母處來。賈母見了鳳姐,先開口道:「林丫頭家倒有人來,要接他回去了。」鳳姐道:「正是。因先前他娘兒惦記他的路遠,多年沒有人來去。上年他家叔叔在他任上拿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69)

話說鳳姐叮囑了平兒的話,往賈母處來。賈母見了鳳姐,先開口道:「林丫頭家倒有人來,要接他回去了。」鳳姐道:「正是。因先前他娘兒惦記他的路遠,多年沒有人來去。時尚書屋

上年他家叔叔在他任上拿回來的銀子不多,家裡房子花園皆已造了。林妹妹的嬸娘自己跟前沒個親女,想著侄女兒的很,急巴巴打發人來。托老祖宗的福,林妹妹這場病回了過來,身子也健旺了。他們家裡的人來看見,親戚面上也過得去。」
說著,又陪笑道:「還有一件事更湊巧果然林妹妹回了家,寶兄弟的病再沒什麼牽纏了,就是老祖宗跟前覺得冷靜了些。咱們姊妹多年在一堆兒,也怪捨不得他走開。」賈母道:「林丫頭雖然我疼他,不是我說一句咒他的話,比如他沒有回過來,便怎麼樣呢?況且,女孩兒家終是別人家的人。論不定我再活幾年,難道叫他常住在這裡伴着我嗎?既然他家裡好,他嬸娘又疼顧他,回去也是正經。時尚書屋
我倒省了一條心。」
鳳姐探了賈母的口氣,知道肯放黛玉回來的了,少不得要在黛玉跟前款留一番。到了次日,隨着賈母、王夫人來到瀟湘館。見雪雁同春纖在外間屋裡疊箱子,鳳姐笑道:「太性急了,知道老太太肯放你姑娘回去不肯呢?」黛玉連忙讓坐道:「老太太、舅母、二嫂子那裡早該過去請安謝步,因老太太不叫走動,所以還沒過去。昨兒到了家裡的人,我翻翻憲書,大後兒是個出行的吉日,正想過那裡去呢。時尚書屋
在這裡住着,說不盡蒙老太太、舅母的恩典,承二嫂子的照顧,明兒一總去磕頭。」鳳姐陪笑向賈母道:「老祖宗,看林妹妹才要回家,先就生分了,說起這樣話來。」賈母一面拭淚,向黛玉道:「若論舅舅家裡,同自己家一樣,多住幾年也是應該的。我又只有你一個外孫女兒,很想常見個面,陪着我說說話。時尚書屋
但是你嬸娘惦記你,遠遠的打發人來,我不叫你回去,又使不得。你才說大後兒的話,也不必那麼性急,叫你鳳姊姊再給你定日子罷。」王夫人順着賈母話,不用性急的話留了一番。黛玉只是笑笑,心想:「老太太並不留我,竟似夢中光景。時尚書屋

虧得家裡的人遲到了幾個月,倘到的早了,我當真也像夢裡這樣着急起來,豈不是空惹一場笑話。」黛玉自在心頭盤算,賈母同王夫人、鳳姐又說了一會話,然後起身同出瀟湘館。時尚書屋
黛玉送至門外,因多時未出院門,站住看了一會。園中綠樹成陰,架上荼蘼早已開放,正是清和風景。默感雙丸梭擲,極宜早悟塵緣。正在沉思,見綠楊影裡露出湘裙招展,遠遠望見幾個人行來。時尚書屋
雪雁在旁,早已看明,因指與黛玉道:「那邊來的不是大奶奶、三姑娘嗎?」一語未了,李紈、探春已慢慢走近。黛玉先開口道:「又是兩個留行的來了。」探春笑道:「偏偏猜的不着,我和大嫂了是來商量餞行的。」黛玉道:「我在這裡住慣了,倒不想回家,怎麼三妹妹下起逐客令來?」
李紈介面道:「林姑娘果然願意在這裡,我同三妹妹就告訴老太太去。」探春道:「大嫂子,理他呢!別說咱們兩個留他不住,就是老太太過來,也怕留不住他了。」又問黛玉:「如今是大好了?我們在那邊瞧見老太太、太太、二嫂子三個人才出去呢。」黛玉道:「才送了老太太們出去,因今兒還是第1天到這門外,站着看看園景,就見你同三妹妹來了。時尚書屋
瞧我的身子,早就可以走走,因是老太太幾次三番的打發人過來囑咐,所以連你們那裡還沒有去呢。」說著,便讓進裏邊坐下。探春問黛玉:「定了起身日期沒有?」李紈介面道:「聽三妹妹一開口,想真像是來攆林妹妹走了。」探春道:「咱們姊姊相處,心口如一,這會兒說一半句留林姊姊的話,明擺着無謂,顯見得是客套了。」
黛玉心想,探春真是透徹爽快的人。因微笑道:「剛纔老太太在這裡講起,叫二嫂子定日子,估量不過在這幾天裡頭,我家裡來的人也不能耽擱。」探春道:「我在大嫂子那裡說起,姊妹們熱閙了這幾年,如今一天一天的冷落起來了。再走了你,園子裡頭不算妙師父,剛剩我同大嫂子、四妹妹、邢大姊姊這幾個人了。時尚書屋
你病了這幾時,連雲妹妹都也不來瞧瞧你,如今也不知道你家裡有人來了。這會兒打發人去告訴他們,先前在詩社裡這幾個人都請了來,派一個公分給你餞行,再熱閙一天。」黛玉道:「我本是鎮日家病的,要不是這裡有事去請他們,那裡專誠來瞧我的病呢。如今我要走了,也想大家見個面兒。時尚書屋
但就是當一件事去請,累他們起動一番,可使不得。」
李紈道:「這也不費什麼事,不過盡姊妹們一點子情,他們也都是高興的。」說著,見春纖在那裡忙忙的收拾東西,便問:「紫鵑的病還沒好嗎?」黛玉道:「正是有一件事要託大嫂了,就為紫鵑還病着,我走了,他住在這裡也不方便。難為他伺候我這幾年,求大奶奶疼顧他一點,如同疼了妹妹一般,免不得把他送到大嫂子那裡,將來好了,或是送還老太太屋裡,或就伺候大奶奶,都使得。」李紈道:「我不帶他回去嗎?我瞧這丫頭與你很對緣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