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威尼斯商人》 第 2 頁


葛萊西安諾:讓我扮演一個小丑吧。讓我在嘻嘻哈哈的歡笑聲中不知不覺地老去;寧可用酒溫暖我的腸胃,不要用折磨自己的呻吟冰冷我的心。為什麼一個身體裡面流着熱血的人,要那麼正襟危坐,就像他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2 / 24)

葛萊西安諾:讓我扮演一個小丑吧。讓我在嘻嘻哈哈的歡笑聲中不知不覺地老去;寧可用酒溫暖我的腸胃,不要用折磨自己的呻吟冰冷我的心。為什麼一個身體裡面流着熱血的人,要那麼正襟危坐,就像他祖宗爺爺的石膏像一樣呢?明明醒着的時候,為什麼偏要像睡去了一般?為什麼動不動翻臉生氣,把自己氣出了一場黃疸病來?我告訴你吧,安東尼奧——因為我愛你,所以我才對你說這樣的話:世界上有一種人,他們的臉上裝出一副心如止水的神氣,故意表示他們的冷靜,好讓人家稱讚他們一聲智慧深沉,思想淵博;他們的神氣之間,好像說,「我的說話都是綸音天語,我要是一張開嘴唇來,不許有一頭狗亂叫!」啊,我的安東尼奧,我看透這一種人,他們只是因為不說話,博得了智慧的名聲;可是我可以確定說一句,要是他們說起話來,聽見的人,誰都會罵他們是傻瓜的。等有機會的時候,我再告訴你關於這種人的笑話吧;可是請你千萬別再用悲哀做釣餌,去釣這種無聊的名譽了。時尚書屋

來,好羅蘭佐。回頭見;等我吃完了飯,再來向你結束我的勸告。時尚書屋
羅蘭佐:好,咱們在吃飯的時候再見吧。我大概也就是他所說的那種以不說話為聰明的人,因為葛萊西安諾不讓我有說話的機會。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嘿,你只要再跟我兩年,就會連你自己說話的口音也聽不出來。時尚書屋
安東尼奧:再見,我會把自己慢慢兒訓練得多說話一點的。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那就再好沒有了;只有干牛舌和沒人要的老處女,才是應該沉默的。葛萊西安諾、羅蘭佐下。
安東尼奧:他說的這一番話有些什麼意思?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葛萊西安諾比全威尼斯城裡無論哪一個人都更會拉上一大堆廢話。他的道理就像藏在兩桶礱糠裡的兩粒麥子,你必須費去整天工夫才能夠把它們找到,可是找到了它們以後,你會覺得費這許多氣力找它們出來,是一點不值得的。時尚書屋
安東尼奧:好,您今天答應告訴我您立誓要去秘密拜訪的那位姑娘的名字,現在請您告訴我吧。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安東尼奧,您知道得很清楚,我怎樣為了維持我外強中乾的體面,把一份微薄的資產都揮霍光了;現在我對於家道中落、生活緊縮,倒也不怎麼在乎了;我最大的煩惱是怎樣可以解脫我背上這一重重由於揮霍而積欠下來的債務。無論在錢財方面或是友誼方面,安東尼奧,我欠您的債都是頂多的;因為你我交情深厚,我才敢大膽把我心裡所打算的怎樣了清這一切債務的計劃全部告訴您。時尚書屋
安東尼奧:好巴薩尼奧,請您告訴我吧。只要您的計劃跟您向來的立身行事一樣光明正大,那麼我的錢囊可以讓您任意取用,我自己也可以供您驅使;我願意用我所有的力量,幫助您達到目的。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我在學校裡練習射箭的時候,每次把一枝箭射得不知去向,便用另一枝同樣射程的箭向着同一方向射去,眼睛看準了它掉在什麼地方,就往往可以把那失去的箭找回來;這樣,冒着雙重的險,就能找到兩枝箭。我提起這一件兒童時代的往事作為譬喻,因為我將要對您說的話,完全是一種很天真的思想。我欠了您很多的債,而且像一個不聽話的孩子一樣,把借來的錢一起揮霍完了;可是您要是願意向着您放射第1枝箭的方向,再射出您的第2枝箭,那麼這一回我一定會把目標看準,即使不把兩枝箭一起找回來,至少也可以把第2枝箭交還給您,讓我仍舊對於您先前給我的援助做一個知恩圖報的負債者。時尚書屋
安東尼奧:您是知道我的為人的,現在您用這種譬喻的話來試探我的友誼,不過是浪費時間罷了;您要是懷疑我不肯儘力相助,那就比花掉我所有的錢還要對不起我。所以您只要對我說我應該怎麼做,如果您知道哪件事是我的力量所能辦到的,我一定會給您辦到。您說吧。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在貝爾蒙特有一位富家的嗣女,長得非常美貌,尤其值得稱道的,她有非常卓越的德性;從她的眼睛裡,我有時接到她的脈脈含情的流盼。她的名字叫做鮑西婭,比起古代凱圖的女兒,勃魯托斯的賢妻鮑西婭來,毫無遜色。這廣大的世界也沒有漠視她的好處,四方的風從每一處海岸上帶來了聲名藉藉的求婚者;她的光亮的長髮就像是傳說中的金羊毛,把她所住的貝爾蒙特變做了神話中的王國,引誘着無數的伊阿宋①前來向她追求。啊,我的安東尼奧!只要我有相當的財力,可以和他們中間無論哪一個人匹敵,那麼我覺得我有充分的把握,一定會達到願望的。時尚書屋
安東尼奧:你知道我的全部財產都在海上;我現在既沒有錢,也沒有可以變換現款的貨物。所以我們還是去試一試我的信用,看它在威尼斯城裡有些什麼效力吧;我一定憑着我這一點面子,能借多少就借多少,盡我最大的力量供給你到貝爾蒙特去見那位美貌的鮑西婭。去,我們兩人就去分頭打聽什麼地方可以借到錢,我就用我的信用做擔保,或者用我自己的名義給你借下來。同下。時尚書屋

第2場
 貝爾蒙特。鮑西婭家中一室
鮑西婭及尼莉莎上。時尚書屋
鮑西婭:真的,尼莉莎,我這小小的身體已經厭倦了這個廣大的世界了。時尚書屋
尼莉莎:好小姐,您的不幸要是跟您的好運氣一樣大,那麼無怪您會厭倦這個世界的;可是照我的愚見看來,吃得太飽的人,跟挨餓不吃東西的人,一樣是會害病的,所以中庸之道才是最大的幸福:富貴催人生白髮,布衣蔬食易長年。時尚書屋
鮑西婭:很好的句子。時尚書屋
尼莉莎:要是能夠照着它做去,那就更好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