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威尼斯商人》 第 7 頁


巴薩尼奧:你們就這樣做吧,可是要趕快點兒,晚飯頂遲必須在五點鐘預備好。這幾封信替我分別送出;叫裁縫把制服做起來;回頭再請葛萊西安諾立刻到我的寓所裡來。一仆下。朗斯洛特:上去,爸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7 / 24)

巴薩尼奧:你們就這樣做吧,可是要趕快點兒,晚飯頂遲必須在五點鐘預備好。這幾封信替我分別送出;叫裁縫把制服做起來;回頭再請葛萊西安諾立刻到我的寓所裡來。一仆下。

朗斯洛特:上去,爸爸。時尚書屋
老高波:上帝保佑大爺!
巴薩尼奧:謝謝你,有什麼事?時尚書屋
老高波:大爺,這一個是我的兒子,一個苦命的孩子——
朗斯洛特:不是苦命的孩子,大爺,我是猶太富翁的跟班,不瞞大爺說,我想要——我的父親可以給我證明——
老高波:大爺,正像人家說的,他一心一意地想要侍候——
朗斯洛特:總而言之一句話,我本來是侍候那個猶太人的,可是我很想要——我的父親可以給我證明——
老高波:不瞞大爺說,他的主人跟他有點兒意見不合——
朗斯洛特:乾脆一句話,實實在在說,這猶太人欺侮了我,他叫我——我的父親是個老頭子,我希望他可以替我向您證明——
老高波:我這兒有一盤烹好的鴿子送給大爺,我要請求大爺一件事——
朗斯洛特:廢話少說,這請求是關於我的事情,這位老實的老人家可以告訴您;不是我說一句,我這父親雖然是個老頭子,卻是個苦人兒。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讓一個人說話。你們究竟要什麼?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侍候您,大爺。時尚書屋
老高波:正是這一件事,大爺。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我認識你;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你的主人夏洛克今天曾經向我說起,要把你舉薦給我。可是你不去侍候一個有錢的猶太人,反要來做一個窮紳士的跟班,恐怕沒有什麼好處吧。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大爺,一句老古話剛好說著我的主人夏洛克跟您:他有的是錢,您有的是上帝的恩惠。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你說得很好。老人家,你帶著你的兒子,先去向他的舊主人告別,然後再來打聽我的住址。向侍從給他做一身比別人格外鮮艷一點的制服,不可有誤。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爸爸,進去吧。我不能得到一個好差使嗎?我生了嘴不會說話嗎?好,視手掌在意大利要是有誰生得一手比我還好的掌紋,我一定會交好運的。好,這兒是一條筆直的壽命綫;這兒有不多幾個老婆;唉!十五個老婆算得什麼,十一個寡婦,再加上九個黃花閨女,對於一個男人也不算太多啊。還要三次溺水不死,有一次幾几乎在一張天鵝絨的床邊送了性命,好險呀好險!好,要是命運之神是個女的,這一回她倒是個很好的娘兒。時尚書屋
爸爸,來,我要用一霎眼的功夫向那猶太人告別。朗斯洛特及老高波下。
巴薩尼奧:好里奧那多,請你記好,這些東西買到以後,把它們安排停當,就趕緊回來,因為我今晚要宴請我的最有名望的相識;快去吧。時尚書屋
里奧那多:我一定給您儘力辦去。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上。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你家主人呢?時尚書屋
里奧那多:他就在那邊走着,先生。下。
葛萊西安諾:巴薩尼奧大爺!
巴薩尼奧:葛萊西安諾!
葛萊西安諾:我要向您提出一個要求。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我答應你。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您不能拒絶我;我一定要跟您到貝爾蒙特去。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啊,那麼我只好讓你去了。可是聽著,葛萊西安諾,你這個人太隨便,太不拘禮節,太愛高聲說話了;這幾點本來對於你是再合適不過的,在我們的眼睛裡也不以為嫌,可是在陌生人家裡,那就好像有點兒放肆啦。請你千萬留心在你的活潑的天性裡儘力放進幾分冷靜去,否則人家見了你這樣狂放的行為,也許會對我發生誤會,害我不能達到我的希望。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巴薩尼奧大爺,聽我說。我一定會裝出一副安詳的態度,說起話來恭而敬之,難得賭一兩句咒,口袋裏放一本祈禱書,臉孔上堆滿了莊嚴;不但如此,在念食前祈禱的時候,我還要把帽子拉下來遮住我的眼睛,嘆一口氣,說一句「阿門」;我一定遵守一切禮儀,就像人家有意裝得循規蹈矩去討他老祖母的歡喜一樣。要是我不照這樣的話做去。您以後不用相信我好了。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好,我們倒要瞧瞧你裝得像不像。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今天晚上可不算;您不能按照我今天晚上的行動來判斷我。時尚書屋
巴薩尼奧:不,今天晚上就這樣做,那未免太殺風景了。我倒要請你今天晚上痛痛快快地歡暢一下,因為我已經跟幾個朋友約定,大家都要盡興狂歡。現在我還有點事情,等會兒見。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我也要去找羅蘭佐,還有那些人;晚飯的時候我們一定來看您。各下
第3場
 同前。夏洛克家中一室
傑西卡及朗斯洛特上。時尚書屋
傑西卡:你這樣離開我的父親,使我很不高興;我們這個家是一座地獄,幸虧有你這淘氣的小鬼,多少解除了幾分悶氣。可是再會吧,朗斯洛特,這一塊錢你且拿了去;你在晚飯的時候,可以看見一位叫做羅蘭佐的,是你新主人的客人,這封信你替我交給他,留心別讓旁人看見。現在你快去吧,我不敢讓我的父親瞧見我跟她談話。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再見!眼淚哽住了我的舌頭。頂美麗的異教徒,頂溫柔的猶太人!要不是有個基督徒來把你拐跑,就算我有眼無珠。再會吧!這些傻氣的淚點,快要把我的男子氣概都淹沒啦。再見!
傑西卡:再見,好朗斯洛特。朗斯洛特下唉,我真是罪惡深重,竟會羞於做我父親的孩子!可是雖然我在血統上是他的女兒,在行為上卻不是他的女兒。羅蘭佐啊!你要是能夠守信不渝,我將要結束我內心的衝突,皈依基督教,做你的親愛的妻子。下。時尚書屋

第4場
 同前。街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