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威尼斯商人》 第 8 頁


葛萊西安諾、羅蘭佐、薩拉里諾及薩萊尼奧同上。羅蘭佐:不,咱們就在吃晚飯的時候溜了出去,在我的寓所裡化裝好了,只消一點鐘工夫就可以把事情辦好回來。葛萊西安諾:咱們還沒有好好兒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8 / 24)

葛萊西安諾、羅蘭佐、薩拉里諾及薩萊尼奧同上。時尚書屋

羅蘭佐:不,咱們就在吃晚飯的時候溜了出去,在我的寓所裡化裝好了,只消一點鐘工夫就可以把事情辦好回來。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咱們還沒有好好兒準備呢。時尚書屋
薩拉里諾:咱們還沒有提到過拿火炬的人。時尚書屋
薩萊尼奧:那一定要經過一番訓練,否則叫人瞧著笑話;依我看來,還是不用了吧。時尚書屋
羅蘭佐:現在還不過四點鐘;咱們還有兩個鐘頭可以準備起來。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持函上。時尚書屋
羅蘭佐:朗斯洛特朋友,你帶什麼消息來了?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請您把這封信拆開來,好像它會告訴您。時尚書屋
羅蘭佐:我認識這筆跡;這幾個字寫得真好看;寫這封信的那雙手,是比這信紙還要潔白的。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一定是情書。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大爺,小的告辭了。時尚書屋
羅蘭佐:你還要到哪兒去?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呃,大爺,我要去請我的舊主人猶太人今天晚上陪我的新主人基督徒吃飯。時尚書屋
羅蘭佐:慢着,這幾個錢賞給你;你去回覆溫柔的傑西卡,我不會誤她的約;留心說話的時候別給旁人聽見。各位,去吧。朗斯洛特下你們願意去準備今天晚上的假面跳舞會嗎?我已經有了一個拿火炬的人了。時尚書屋
薩拉里諾:是,我立刻就去準備起來。時尚書屋
薩萊尼奧:我也就去。時尚書屋
羅蘭佐:再過一點鐘左右,咱們大家在葛萊西安諾的寓所裡相會。時尚書屋

薩拉里諾:很好。薩拉里諾、薩萊尼奧同下。
葛萊西安諾:那封信不是傑西卡寫給你的嗎?時尚書屋
羅蘭佐:我必須把一切都告訴你。她已經教我怎樣帶著她逃出她父親的家,告訴我她隨身帶了多少金銀珠寶,已經準備好怎樣一身小童的服裝。要是她的父親那個猶太人有一天會上天堂,那一定因為上帝看在他善良的女兒面上特別開恩;惡運再也不敢侵犯她,除非因為她的父親是一個奸詐的猶太人。來,跟我一塊兒去;你可以一邊走一邊讀這封信。時尚書屋
美麗的傑西卡將要替我拿着火炬。同下。
第5場
 同前。夏洛克家門前
夏洛克及朗斯洛特上。時尚書屋
夏洛克:好,你就可以知道,你就可以親眼瞧瞧夏洛克老頭子跟巴薩尼奧有什麼不同啦。——喂,傑西卡!——我家裡容得你狼吞虎嚥,別人家裡是不許你這樣放肆的——喂,傑西卡!——我家裡還讓你睡覺打鼾,把衣服胡亂撕破——喂,傑西卡!
朗斯洛特:喂,傑西卡!
夏洛克:誰叫你喊的?我沒有叫你喊呀。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您老人家不是常常怪我一定要等人家吩咐了才做事嗎?時尚書屋
傑西卡上。時尚書屋
傑西卡:您叫我嗎?有什麼吩咐?時尚書屋
夏洛克:傑西卡,人家請我去吃晚飯;這兒是我的鑰匙,你好生收管着。可是我去幹嗎呢?人家又不是真心邀請我,他們不過拍拍我的馬屁而已。可是我因為恨他們,倒要去這一趟,受用受用這個浪子基督徒的酒食。傑西卡,我的孩子,留心照看門戶。時尚書屋
我實在有點不願意去;昨天晚上我做夢看見錢袋,恐怕不是個吉兆,叫我心神難安。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老爺,請您一定去;我家少爺在等着您賞光呢。時尚書屋
夏洛克:我也在等着他賞我一記耳光哩。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他們已經商量好了;我並不說您可以看到一場假面跳舞,可是您要是果然看到了,那就怪不得我在上一個黑曜日⑤早上六點鐘會流起鼻血來啦,那一年正是在聖灰節星期三第4年的下午。時尚書屋
夏洛克:怎麼!還有假面跳舞嗎?聽好,傑西卡,把家裡的門鎖上了;聽見鼓聲和彎笛子的怪叫聲音,不許爬到窗槅子上張望,也不要伸出頭去,瞧那些臉上塗得花花綠綠的傻基督徒們打街道上走過。把我這屋子的耳朵都封起來——我說的是那些窗子;別讓那些無聊的胡閙的聲音鑽進我的清靜的屋子。憑着雅各的牧羊杖發誓,我今晚真有點不想出去參加什麼宴會。可是就去這一次吧。時尚書屋
小子,你先回去,說我就來了。時尚書屋
朗斯洛特:那麼我先去了,老爺。小姐,留心看好窗外;「跑來一個基督徒,不要錯過好姻緣。」下。
夏洛克:嘿,那個夏甲的傻瓜後裔⑥說些什麼?時尚書屋
傑西卡:沒有說什麼,他只是說,「再會,小姐。」
夏洛克:這蠢才人倒還好,就是食量太大;做起事來,慢騰騰的像條蝸牛一般;白天睡覺的本領,比野貓還勝過幾分;我家裡可容不得懶惰的黃蜂,所以才打發他走了,讓他去跟着那個靠借債過日子的敗家精,正好幫他消費。好,傑西卡,進去吧;也許我一會兒就回來。記住我的話,把門隨手關了。「縛得牢,跑不了」,這是一句千古不磨的至理名言。時尚書屋
下。
傑西卡:再會;要是我的命運不跟我作梗,那麼我將要失去一個父親,你也要失去一個女兒了。下。
第6場

 同前

葛萊西安諾及薩拉里諾戴假面同上。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這兒屋檐下便是羅蘭佐叫我們守望的地方。時尚書屋
薩拉里諾:他約定的時間快要過去了。時尚書屋
葛萊西安諾:他會遲到真是件怪事,因為戀人們總是趕在時鐘的前面的。時尚書屋
薩拉里諾:啊!維納斯的鴿子飛去締結新歡的盟約,比之履行舊日的諾言,總是要快上十倍。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