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暴風雨》 第 2 頁


米蘭達:親愛的父親,假如你曾經用你的法術使狂暴的海水 興起這場風浪,請你使它們平息了吧!天空似乎要倒下 發臭的瀝青來,但海水騰湧到天的臉上,把火焰澆熄了。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2 / 23)

米蘭達:親愛的父親,假如你曾經用你的法術使狂暴的海水


興起這場風浪,請你使它們平息了吧!天空似乎要倒下

發臭的瀝青來,但海水騰湧到天的臉上,把火焰澆熄了。時尚書屋

唉!我瞧著那些受難的人們,我也和他們同樣受難:這樣

一隻壯麗的船,裡面一定載着好些尊貴的人,一下子便撞

得粉碎!啊,那呼號的聲音一直打進我的心坎。可憐的人

們,他們死了!要是我是一個有權力的神,我一定要叫海

沉進地中,不讓它把這只好船和它所載着的人們一起這

樣吞沒了。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安靜些,不要驚駭!告訴你那仁慈的心,一點災

禍都不會發生。時尚書屋
米蘭達:唉,不幸的日子!
普洛斯彼羅:不要緊的。凡我所做的事,無非是為你打算,我

的寶貝!我的女兒!你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也不知道我

從什麼地方來:你也不會想到我是一個比普洛斯彼羅

——所十分寒他的洞窟的主人,你的微賤的父親——

更出色的人物。時尚書屋
米蘭達:我從來不曾想到要知道得更多一些。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現在是我該更詳細地告訴你一些事情的時候

了。幫我把我的法衣脫去。好,放下法衣躺在那裡吧,我

的法術!——揩乾你的眼睛,安心吧!這場淒慘的沉舟

的景象,使你的同情心如此激動,我曾經藉著我的法術的

力量非常妥善地預先安排好:你聽見他們呼號,看見他們

沉沒,但這船裡沒有一個人會送命,即使隨便什麼人的一

根頭髮也不會損失。坐下來;你必須知道得更詳細一些。時尚書屋
米蘭達:你總是剛要開始告訴我我是什麼人,便突然住了口,


對於我的徒然的探問的回答,只是一句“且慢,時機還沒

有到”。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時機現在已經到了,就在這一分鐘它要叫你撐

開你的耳朵。乖乖地聽著吧。你能不能記得在我們來到

這裡之前的一個時候?我想你不會記得,因為那時你還

不過三歲。時尚書屋
米蘭達:我當然記得,父親。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你怎麼會記得?什麼房屋?或是什麼人?把留

在你腦中的隨便什麼印象告訴我吧。時尚書屋
米蘭達:那是很遙遠的事了,它不像是記憶所證明的事實,倒

更像是一個夢。不是曾經有四五個婦人服侍過我嗎?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是的,而旦還不止此數呢,米蘭達,但是這怎麼

會留在你的腦中呢?你在過去時光的幽暗的深淵裡,還

看不看得見其餘的影子?要是你記得在你未來這裡以前

的情形,也許你也能記得你怎樣會到這裡來。時尚書屋
米蘭達:但是我不記得了。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十二年之前,米蘭達,十二年之前,你的父親是

米蘭的公爵,並且是一個有權有勢的國君。時尚書屋
米蘭達:父親,你不是我的父親嗎?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你的母親是一位賢德的婦人,她說你是我的女

兒;你的父親是米蘭的公爵,他的唯一的嗣息就是你,一

位堂堂的郡主。時尚書屋
米蘭達:天啊!我們是遭到了什麼樣的好謀才離開那裡的呢?時尚書屋

還是那算是幸運一樁?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都是,都是,我的孩兒。如你所說的,因為遭到

了奸謀,我們才離開了那裡,因為幸運,我們才飄流到此。時尚書屋
米蘭達:唉!想到我給你的種種勞心焦慮,真使我心裡難過

得很,只是我記不得了——請再講下去吧。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我的弟弟,就是你的叔父,名叫安東尼奧。聽

好,世上真有這樣好惡的兄弟!除了你之外,他就是我在

世上最愛的人了;我把國事都託付他管理。那時候米蘭在

列邦中稱雄,普洛斯彼羅也是最出名的公爵,威名遠播,

在學問藝術上更是一時無雙。我因為專心研究,便把政

治放到我弟弟的肩上,對於自己的國事不聞不問,只管沉

溺在魔法的研究中。你那壞心腸的叔父——你在不在聽

我?時尚書屋
米蘭達:我在聚精會神地聽著,父親。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學會了怎樣接受或駁斥臣民的訴願,誰應當拔

耀,誰因為陞遷太快而應當貶抑,把我手下的人重新封

敘,遷調的遷調,改用的改用;大權在握,使國中所有的人

心都要聽從他的喜惡。他簡直成為一株常春藤,掩蔽了

我參天的巨干,而吸收去我的精華。——你不在聽嗎?時尚書屋
米蘭達:啊,好父親!我在聽著。時尚書屋
普洛斯彼羅:聽好。我這樣遺棄了俗務,在幽居生活中修養

我的德性;除了生活過于孤寂之外,我這門學問真可說勝

過世上所稱道的一切事業;誰知這卻引起了我那惡弟的

毒心。我給與他的無限大的信託,正像善良的父母產出

刁頑的兒女來一樣,得到的酬報只是他的同樣無限大的

欺詐。他這樣做了一國之主,不但握有我的歲入的財源,

更僭用我的權力從事搜括。像一個說謊的人自己相信自

己的欺騙一樣,他伊然以為自己便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公

爵。處于代理者的位置上,他用一切的咸權鋪張着外表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