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第 12 頁


卡厄斯:喂,那倒是很好,好極了!店主:我說,大家靜下來,聽我店主說話。你們看我的手段巧不巧?主意高不高?計策妙不妙?咱們少得了這位醫生嗎?少不了,他要給我開方服藥。咱們少得了這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2 / 25)

卡厄斯:喂,那倒是很好,好極了!

店主:我說,大家靜下來,聽我店主說話。你們看我的手段巧不巧?主意高不高?計策妙不妙?咱們少得了這位醫生嗎?少不了,他要給我開方服藥。咱們少得了這位牧師,這位休師傅嗎?少不了,他要給我唸經講道。來,一位在家人,一位出家人,大家跟我握握手。時尚書屋
好,老實告訴你們吧,你們兩個人都給我騙啦,我叫你們一個人到這兒,一個人到那兒,大家撲了個空。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你們兩位都是好漢,誰的身上也不曾傷了一根毛,落得喝杯酒,大家講和了吧。來,把他們的劍拿去當了。來,孩子們,大家跟我來。時尚書屋
夏祿:真是一個瘋老闆!——各位,大家跟着他去吧。時尚書屋
斯蘭德:旁白啊,可愛的安·培琪!夏祿、斯蘭德、培琪及店主同下。
卡厄斯:嘿!有這等事!你把我們當作傻瓜了嗎?嘿!嘿!
愛文斯:好得很,他簡直拿我們開玩笑。我說,咱們還是言歸於好,大家商量出個辦法,來向這個欺人的壞傢伙,這個嘉德飯店的老闆,報復一下吧。時尚書屋
卡厄斯:很好,我完全贊成。他答應帶我來看安·培琪,原來也是句騙人的話,他媽的!
愛文斯:好,我要打破他的頭。咱們走吧。同下。
第2場

溫莎街道

培琪大娘及羅賓上。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走慢點兒,小滑頭;你一向都是跟在人家屁股後面跑的,現在倒要搶上人家前頭啦。我問你,你願意我跟着你走呢,還是你願意跟着主人走?時尚書屋
羅賓:我願意像一個男子漢那樣在您前頭走,不願意像一個小鬼那樣跟着他走。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唷!你倒真是個小油嘴,我看你將來很可以到宮廷裡去呢。時尚書屋
福德上。時尚書屋

福德:培琪嫂子,咱們碰見得巧極啦。您上哪兒去?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福德大爺,我正要去瞧您家嫂子哩。她在家嗎?時尚書屋
福德:在家,她因為沒有伴,正悶得發慌。照我看來,要是你們兩人的男人都死掉了,你們兩人大可以結為夫妻呢。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您不用擔心,我們各人會再去嫁一個男人的。時尚書屋
福德:您這個可愛的小鬼頭是哪兒來的?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我總記不起把他送給我丈夫的那個人叫什麼名字。喂,你說你那個騎士姓甚名誰?時尚書屋
羅賓:約翰·福斯塔夫爵士。時尚書屋
福德:約翰·福斯塔夫爵士!
培琪大娘:對了,對了,正是他;我頂不會記人家的名字。他跟我的丈夫非常要好。您家嫂子真的在家嗎?時尚書屋
福德:真的在家。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那麼,少陪了,福德大爺,我巴不得立刻就看見她呢。培琪大娘及羅賓下。
福德:培琪難道沒有腦子嗎?他難道一點都看不出,一點不會思想嗎?哼,他的眼睛跟腦子一定都睡着了,因為他就是生了它們也不會去用的。嘿,這孩子可以送一封信到二十哩外的地方去,就像炮彈從炮口開到二百四十步外去一樣容易。他放縱他的妻子,讓她想入非非,為所欲為;現在她要去瞧我的妻子,還帶著福斯塔夫的小廝!一個聰明人難道看不出苗頭來嗎?還帶著福斯塔夫的小廝!好計策!他們已經完全佈置好了;我們兩家不貞的妻子,已經通同一氣,一塊兒去幹這種不要臉的事啦。好,讓我先去捉住那傢伙,再去教訓教訓我的妻子,把這位假正經的培琪大娘的假面具揭了下來,讓大家知道培琪是個冥頑不靈的忘八。時尚書屋
我幹了這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情,人家一定會稱讚我。鐘鳴時間已經到了,事不宜遲,我必須馬上就去;我相信一定可以把福斯塔夫找到。人家都會稱讚我,不會譏笑我,因為福斯塔夫一定跟我妻子在一起,就像地球是結實的一樣毫無疑問。我就去。時尚書屋
培琪、夏祿、斯蘭德、店主、愛文斯、卡厄斯及勒格比上。時尚書屋

培琪

夏祿等:福德大爺,咱們遇見得巧極啦。時尚書屋
福德:真是來了大隊人馬。我正要請各位到舍間去喝杯酒呢。時尚書屋
夏祿:福德大爺,我有事不能奉陪,請您原諒。時尚書屋
斯蘭德:福德大叔,我也要請您原諒,我們已經約好到安小姐家裡吃飯,人家無論給我多少錢,也不能使我失她的約。時尚書屋
夏祿:我們打算替培琪家小姐跟我這位斯蘭德賢侄攀一門親事,今天就可以得到回音。時尚書屋
斯蘭德:培琪大叔,我希望您不會拒絶我。時尚書屋
培琪:我是一定答應的,斯蘭德少爺;可是卡厄斯大夫,我的內人卻看中您哩。時尚書屋
卡厄斯:嗯,是的,而且那姑娘也愛着我,我家那個快嘴桂嫂已經這樣告訴我了。時尚書屋
店主:您覺得那位年輕的范頓怎樣?他會跳躍,他會舞蹈,他的眼睛裡閃耀着青春,他會寫詩,他會說漂亮話,他的身上有春天的香味;他一定會成功的,他一定會成功的。他好象已經到了手、放進了口袋、連扣子都扣上了;他一定會成功的。時尚書屋
培琪:可是他要是不能得到我的允許,就不會成功。這位紳士沒有家產,他常常跟那位胡閙的王子④他們在一起廝混,他的地位太高,他所知道的事情也太多啦。不,我的財產是不能讓他染指的。要是他跟她結婚,就讓他把她空身娶了過去;我這份傢俬要歸我自己作主,我可不能答應讓他分了去。時尚書屋
福德:請你們中間無論哪幾位賞我一個面子,到舍間吃便飯;除了酒菜之外,還有新鮮的玩意兒,我有一頭怪物要拿出來給你們欣賞欣賞。卡厄斯大夫,您一定要去;培琪大爺,您也去;還有休師傅,您也去。時尚書屋
夏祿:好,那麼再見吧;你們去了,我們到培琪大爺家裡求起婚來,說話也可以方便一些。夏祿、斯蘭德下。
卡厄斯:勒格比,你先回家去,我就來。勒格比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