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第 2 頁


福斯塔夫:可是沒有吻過你家看門人女兒的臉吧?夏祿:他媽的,什麼話!我一定要跟你算帳。福斯塔夫:明人不作暗事,這一切事都是我干的。現在我回答了你啦。夏祿:我要告到樞密院去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2 / 25)

福斯塔夫:可是沒有吻過你家看門人女兒的臉吧?時尚書屋

夏祿:他媽的,什麼話!我一定要跟你算帳。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明人不作暗事,這一切事都是我干的。現在我回答了你啦。時尚書屋
夏祿:我要告到樞密院去。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我看你還是告到後門口去吧,也免得人家笑話你。時尚書屋
愛文斯:少說幾句吧,約翰爵士;大家好言好語不好嗎?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好言好語!我倒喜歡好酒好肉呢。斯蘭德,我要捶碎你的頭;你也想跟我算賬嗎?時尚書屋
斯蘭德:呃,爵士,我也想跟您還有您那幾位專欺兔崽子的流氓跟班,巴道夫、尼姆和畢斯托爾,算一算賬呢。他們帶我到酒店裡去,把我灌了個醉,偷了我的錢袋。時尚書屋
巴道夫:你這又酸又臭的乾酪!
斯蘭德:好,隨你說吧。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喂,枯骨鬼!
斯蘭德:好,隨你說吧。時尚書屋
尼姆:喂,風乾肉片!這別號我給你取得好不好?時尚書屋
斯蘭德:我的跟班辛普兒呢?叔叔,您知道嗎?時尚書屋
愛文斯:請你們大家別閙,讓我們來看:關於這一場爭執,我知道已經有了三位公證人,第1位是培琪大爺,第2位是我自己,第3位也就是最後一位,是嘉德飯店的老闆。時尚書屋
培琪:咱們三個人要聽一聽兩方面的曲直,替他們調停出一個結果來。時尚書屋
愛文斯:很好,讓我先在筆記簿上把要點記下來,然後我們可以仔細研究出一個方案來。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畢斯托爾!
畢斯托爾:他用耳朵聽見了。時尚書屋
愛文斯:見他媽的鬼!這算什麼話,「他用耳朵聽見了」?嘿,這簡直是矯揉造作。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畢斯托爾,你有沒有偷過斯蘭德少爺的錢袋?時尚書屋
斯蘭德:憑着我這雙手套起誓,他偷了我七個六便士的鋸邊銀幣,還有兩個愛德華時代的銀幣,我用每個兩先令兩便士的價錢換來的。倘然我冤枉了他,我就不叫斯蘭德。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畢斯托爾,這是真事嗎?時尚書屋
愛文斯:不,扒人家的口袋是見不得人的事。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嘿,你這個威爾士山地的生番!——我的主人約翰爵士,我要跟這把銹了的「小刀子」拚命。你這兩片嘴唇說的全是假話!全是假話!你這不中用的人渣,你在說謊!
斯蘭德:那麼我賭咒一定是他。時尚書屋
尼姆:說話留點兒神吧,朋友,大家客客氣氣。你要是想在太歲頭上動土,咱老子可也不是好惹的。我要說的話就是這幾句。時尚書屋
斯蘭德:憑着這頂帽子起誓,那麼一定是那個紅臉的傢伙偷的。我雖然不記得我給你們灌醉以後做了些什麼事,可是我還不是一頭十足的驢子哩。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你怎麼說,紅臉兒?時尚書屋
巴道夫:我說,這位先生一定是喝酒喝昏了膽子啦。時尚書屋
愛文斯:應該是喝酒喝昏了「頭」;呸,可見得真是無知!
巴道夫:他喝得昏昏沉沉,於是就像人家所說的,「破了財」,結果倒怪到我頭上來了。時尚書屋
斯蘭德:那天你還說著拉丁文呢;好,隨你們怎麼說吧,我這回受了騙,以後再不喝醉了;我要是喝酒,一定跟規規矩矩敬重上帝的人在一起喝,決不再跟這種壞東西在一起喝了。時尚書屋
愛文斯:好一句有志氣的話!
福斯塔夫:各位先生,你們聽他什麼都否認了,你們聽。時尚書屋
安·培琪持酒具,及福德大娘,培琪大娘同上。時尚書屋
培琪:不,女兒,你把酒拿進去,我們就在裡面喝酒。安·培琪下。
斯蘭德:天啊!這就是安小姐。時尚書屋
培琪:您好,福德嫂子!
福斯塔夫:福德大娘,我今天能夠碰見您,真是三生有幸;恕我冒昧,好嫂子。吻福德大娘。
培琪:娘子,請你招待招待各位客人。來,我們今天燒好一盤滾熱的鹿肉饅頭,要請諸位嘗嘗新。來,各位朋友,我希望大家一杯在手,舊怨全忘。除夏祿、斯蘭德、愛文斯外皆下。時尚書屋

斯蘭德:我寧願要一本詩歌和十四行集,即使現在有人給我四十個先令。時尚書屋
辛普兒上。時尚書屋
斯蘭德:啊,辛普兒,你到哪兒去了?難道我必須自己服侍自己嗎?你有沒有把那本猜謎的書帶來?時尚書屋
辛普兒:猜謎的書!怎麼,您不是在上一次萬聖節時候,米迦勒節的前兩個星期,把它借給矮餑餑艾麗絲了嗎?時尚書屋
夏祿:來,侄兒;來,侄兒,我們等着你呢。侄兒,我有句話要對你說,是這樣的,侄兒,剛纔休師傅曾經隱約提起過這麼一個意思;你懂得我的意思嗎?時尚書屋
斯蘭德:喂,叔叔,我是個好說話的人;只要是合理的事,我總是願意的。時尚書屋
夏祿:不,你聽我說。時尚書屋
斯蘭德:我在聽著您哪,叔叔。時尚書屋
愛文斯:斯蘭德少爺,聽清他的意思;您要是願意的話,我可以把這件事情向您解釋。時尚書屋
斯蘭德:不,我的夏祿叔叔叫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請您原諒,他是個治安法官,誰人不知,哪個不曉?時尚書屋
愛文斯:不是這個意思,我們現在所要談的,是關於您的婚姻問題。時尚書屋
夏祿:對了,就是這一回事。時尚書屋
愛文斯:就是這一回事,我們要給您跟培琪小姐作個媒。時尚書屋
斯蘭德:噢,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只要條件合理,我總可以答應娶她的。時尚書屋
愛文斯:可是您能不能喜歡這一位姑娘呢?我們必須從您自己嘴裡——或者從您自己的嘴唇裡——有些哲學家認為嘴唇就是嘴的一部分——知道您的意思,所以請您明明白白地回答我們,您能不能對這位姑娘發生好感呢?時尚書屋
夏祿:斯蘭德賢侄,你能夠愛她嗎?時尚書屋
斯蘭德:叔叔,我希望我總是照着道理去做。時尚書屋
愛文斯:噯喲,天上的爺爺奶奶們!您一定要講得明白點兒,您想不想要她?時尚書屋
夏祿:你一定要明明白白地講。要是她有很豐盛的妝奩,你願意娶她嗎?時尚書屋
斯蘭德:叔叔,您叫我做的事,只要是合理的,比這更重大的事我也會答應下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