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第 3 頁


夏祿:不,你得明白我的意思,好侄兒;我所做的事,完全是為了你的幸福。你能夠愛這姑娘嗎?斯蘭德:叔叔,您叫我娶她,我就娶她;也許在起頭的時候彼此之間沒有多大的愛情,可是結過了婚以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3 / 25)

夏祿:不,你得明白我的意思,好侄兒;我所做的事,完全是為了你的幸福。你能夠愛這姑娘嗎?時尚書屋

斯蘭德:叔叔,您叫我娶她,我就娶她;也許在起頭的時候彼此之間沒有多大的愛情,可是結過了婚以後,大家慢慢地互相熟悉起來,日久生厭,也許愛情會自然而然地一天不如一天。可是隻要您說一聲「跟她結婚」,我就跟她結婚,這是我的反覆無常的決心。時尚書屋
愛文斯:這是一個很明理的回答,雖然措辭有點不妥,應該說「不可動搖」才對。他的意思是很好的。時尚書屋
夏祿:嗯,我的侄兒的意思是很好的。時尚書屋
斯蘭德:要不然的話,我就是個該死的畜生了!
夏祿:安小姐來了。時尚書屋
安·培琪重上。時尚書屋
夏祿:安小姐,為了您的緣故,我但願自己再年輕起來。時尚書屋
安:酒菜已經預備好了,家父叫我來請各位進去。時尚書屋
夏祿:我願意奉陪,好安小姐。時尚書屋
愛文斯:噯喲!念起餐前祈禱來,我可不能缺席哩。夏祿、愛文斯下。
安:斯蘭德世兄,您也請進吧。時尚書屋
斯蘭德:不,謝謝您,真的,托福托福。時尚書屋
安:大家都在等着您哪。時尚書屋
斯蘭德:我不餓,我真的謝謝您。喂,你雖然是我的跟班,還是進去侍候我的夏祿叔叔吧。辛普兒下一個治安法官有時候也要仰仗他的朋友,借他的跟班來伺候自己。現在家母還沒有死,我隨身只有三個跟班一個童兒,可是這算得上什麼呢?我的生活還是過得一點也不舒服。時尚書屋
安:您要是不進去,那麼我也不能進去了;他們都要等您到了才坐下來呢。時尚書屋
斯蘭德:真的,我不要吃什麼東西;可是我多謝您的好意。時尚書屋
安:世兄,請您進去吧。時尚書屋
斯蘭德:我還是在這兒走走的好,我謝謝您。我前天跟一個擊劍教師比賽刀劍,三個回合賭一碟蒸熟的梅子,結果把我的脛骨也弄傷了;不瞞您說,從此以後,我聞到燒熱的肉的味道就受不了。你家的狗為什麼叫得這樣厲害?城裡有熊嗎?時尚書屋
安:我想是有的,我聽見人家說過。時尚書屋
斯蘭德:逗着熊玩兒是很有意思的,不過我也像別的英國人一樣反對這玩意兒。您要是看見關在籠子裡的熊逃了出來,您怕不怕?時尚書屋
安:我怕。時尚書屋

斯蘭德:我現在可把它當作家常便飯一樣,不覺得什麼希罕了。我曾經看見花園裡那頭著名的薩克遜大熊逃出來二十次,我還親手拉住它的鏈條。可是我告訴您吧,那些女人們一看見了,就哭呀叫呀地閙得天翻地覆;實在說起來,也難怪她們受不了,那些畜生都是又難看又粗暴的傢伙。時尚書屋
培琪重上。時尚書屋
培琪:來,斯蘭德少爺,來吧,我們等着您呢。時尚書屋
斯蘭德:我不要吃什麼東西,我謝謝您。時尚書屋
培琪:這怎麼可以呢?您不吃也得吃,來,來。時尚書屋
斯蘭德:那麼您先請吧。時尚書屋
培琪:您先請。時尚書屋
斯蘭德:安小姐,還是您先請。時尚書屋
安:不,您別客氣了。時尚書屋
斯蘭德:真的,我不能走在你們前面;真的,那不是太無禮了嗎?時尚書屋
安:您何必這樣客氣呢?時尚書屋
斯蘭德:既然這樣,與其讓你們討厭,還是失禮的好。你們可不能怪我放肆呀。同下。
第2場

同 前

愛文斯及辛普兒上。 愛文斯:你去打聽打聽,有一個卡厄斯大夫住在哪兒;他的家裡有一個叫做快嘴桂嫂的,是他的看護,或者是他的保姆,或者是他的廚娘,或者是幫他洗洗衣服的女人。時尚書屋
辛普兒:好的,師傅。時尚書屋
愛文斯:慢着,還有更要緊的話哩。你把這封信交給她,因為她跟培琪家小姐是很熟悉的,這封信裡的意思,就是要請她代你的主人向培琪家小姐傳達他的愛慕之忱。請你快點兒去吧,我飯還沒有吃完,還有一道蘋果跟乾酪在後頭呢。各下。時尚書屋

第3場

嘉德飯店中一室

福斯塔夫、店主、巴道夫、尼姆、畢斯托爾及羅賓上。 福斯塔夫:店主東!
店主:怎麼說,我的老狐狸?要說得像有學問的人、像個聰明人。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不瞞你說,我要辭掉一兩個跟班啦。時尚書屋
店主:好,我的巨人,叫他們滾蛋,滾蛋!滾蛋!
福斯塔夫:儘是坐著吃飯,我一個星期也要花上十鎊錢。時尚書屋
店主:當然羅,你就像個皇帝,像個凱撒,像個土耳其宰相。我可以把巴道夫收留下來,讓他做個酒保,你看好不好,我的大英雄?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老闆,那好極啦。時尚書屋
店主:那麼就這麼辦,叫他跟我來吧。巴道夫讓我看到你會把酸酒當作好酒賣。我不多說了;跟我來吧。下。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巴道夫,跟他去。酒保也是一種很好的行業。舊外套可以改做新褂子;一個不中用的跟班,也可以變成一個出色的酒保。去吧,再見。時尚書屋
巴道夫:這種生活我正是求之不得,我一定會從此交運。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哼,沒出息的東西!你要去開酒桶嗎?巴道夫下。
尼姆:這個糊塗爺娘生下來的窩囊廢!我這隨口而出的話妙不妙?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我很高興把這火種這樣打發走了;他的偷竊太公開啦,他在偷偷摸摸的時候,就像一個不會唱歌的人一樣,一點不懂得輕重快慢。時尚書屋
尼姆:做賊的唯一妙訣,是看準下手的時刻。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聰明的人把它叫做「不告而取」。「做賊」!啐!好難聽的話兒!
福斯塔夫:孩子們,我快要窮得鞋子都沒有後跟啦。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好,那麼就讓你的腳跟上長起老大的凍瘡來吧。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沒有法子,我必須想個辦法,撈一些錢來。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小烏鴉們不吃東西也是不行的呀。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你們有誰知道本地有一個叫福德的傢伙?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我知道那傢伙,他很有幾個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