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第 4 頁


福斯塔夫:我的好孩子們,現在我要把我肚子裡的計劃怎麼長怎麼短都告訴你們。畢斯托爾:你這肚子兩碼都不止吧。福斯塔夫:休得取笑,畢斯托爾!我這腰身的確在兩碼左右,可是誰跟你談我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4 / 25)

福斯塔夫:我的好孩子們,現在我要把我肚子裡的計劃怎麼長怎麼短都告訴你們。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你這肚子兩碼都不止吧。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休得取笑,畢斯托爾!我這腰身的確在兩碼左右,可是誰跟你談我的大腰身來着,我倒是想談談人家的小腰身呢——這一回,我談的是進賬,不是出賬。說得乾脆些,我想去弔福德老婆的膀子。我覺得她對我很有幾分意思;她跟我講話的那種口氣,她向我賣弄風情的那種姿勢,還有她那一瞟一瞟的脈脈含情的眼光,都好像在說,「我的心是福斯塔夫爵士的。」
畢斯托爾:你果然把她的心理研究得非常透徹,居然把它一個字一個字地解釋出來啦。時尚書屋
尼姆:拋錨拋得好深啊;我這隨口而出的話好不好?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聽說她丈夫的錢都是她一手經管的;他有數不清的錢藏在家裡。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財多招鬼忌,咱們應該去給他消消災;我說,向她進攻吧!
尼姆:我的勁頭兒上來了;很好,快拿金錢來給我消消災吧。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我已經寫下一封信在這兒預備寄給她;這兒還有一封,是寫給培琪老婆的,她剛纔也向我眉目傳情,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一霎不霎地望着我身上的各部分,一會兒瞧瞧我的腳,一會兒瞧瞧我的大肚子。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正好比太陽照在糞堆上。時尚書屋
尼姆:這個譬喻打得好極了!
福斯塔夫:啊!她用貪饞的神氣把我從上身望到下身,她的眼睛裡簡直要噴出火來炙我。這一封信是給她的。她也經管着錢財,她就像是一座取之不竭的金礦。我要去接管她們兩人的全部富源,她們兩人便是我的兩個國庫;她們一個是東印度,一個是西印度,我就在這兩地之間開闢我的生財大道。時尚書屋
你給我去把這信送給培琪大娘;你給我去把這信送給福德大娘。孩子們,咱們從此可以有舒服日子過啦!
畢斯托爾:我身邊佩着鋼刀,是個軍人,你倒要我給你拉皮條嗎?鬼才幹這種事!
尼姆:這種齷齪的事情我也不幹;把這封寶貝信拿回去吧。時尚書屋
我的名譽要緊。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向羅賓來,小鬼,你給我把這兩封信送去,小心別丟了。你就像我的一艘快船一樣,趕快開到這兩座金山的腳下去吧。羅賓下你們這兩個混蛋,一起給我滾吧!再不要讓我看見你們的影子!像狗一樣爬得遠遠的,我這裡容不了你們。滾!這年頭兒大家都要講究個緊縮,福斯塔夫也要學學法國人的算計,留着一個隨身的童兒,也就夠了。時尚書屋
下。
畢斯托爾:讓餓老鷹把你的心肝五臟一起抓了去!你用假骰子到處詐騙人家,看你作孽到幾時!等你有一天窮得袋裏一個子兒都沒有的時候,再瞧瞧老子是不是一定要靠着你才得活命,這萬惡不赦的老賊!

尼姆:我心裡正在轉着一個念頭,我要復仇。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你要復仇嗎?時尚書屋
尼姆:天日在上,此仇非報不可!
畢斯托爾:用計策還是用武力?時尚書屋
尼姆:兩樣都要用;我先去向培琪報告,有人正在勾搭他的老婆。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我就去叫福德加倍留神,
說福斯塔夫,那混賬東西,
想把他的財產一口侵吞,
還要占奪他的美貌嬌妻。時尚書屋
尼姆:我的脾氣是想到就做,我要去煽動培琪,讓他心裡充滿了醋意,叫他用毒藥毒死這傢伙。誰要是對我不起,讓他知道咱老子也不是好惹的;這就是我生來的脾氣。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你就是個天煞星,我願意跟你合作,走吧。同下。
第4場

卡厄斯醫生家中一室

快嘴桂嫂及辛普兒上。 桂嫂:喂,勒格比!
勒格比上。時尚書屋
桂嫂:請你到窗口去瞧瞧看,咱們這位東家來了沒有;要是他來了,看見屋子裡有人,一定又要給他用蹩腳的倫敦官話,把我昏天黑地罵一頓。時尚書屋
勒格比:好,我去看看。時尚書屋
桂嫂:去吧,今天晚上等我們烘罷了火,我請你喝杯酒。勒格比下他是一個老實的聽話的和善的傢伙,你找不到第2個像他這樣的僕人;他又不會說長道短,也不會搬弄是非;他的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喜歡禱告了,他禱告起來,簡直像個獃子,可是誰都有幾分錯處,那也不用說它了。你說你的名字叫辛普兒嗎?時尚書屋
辛普兒:是,人家就這樣叫我。時尚書屋
桂嫂:斯蘭德少爺就是你的主人嗎?時尚書屋
辛普兒:正是。時尚書屋
桂嫂:他不是留着一大把鬍鬚,像手套商的削皮刀嗎?時尚書屋
辛普兒:不,他只有一張小小的、白白的臉,略微有幾根黃鬍子。時尚書屋
桂嫂:他是一個很文弱的人,是不是?時尚書屋
辛普兒:是的,可是在那個地段裡,真要比起力氣來,他也不怕人家;他曾經跟看守獵苑的人打過架呢。時尚書屋
桂嫂:你怎麼說?——啊,我記起來啦!他不是走起路來大搖大擺,把頭抬得高高的嗎?時尚書屋
辛普兒:對了,一點不錯,他正是這樣子。時尚書屋
桂嫂:好,天老爺保佑培琪小姐嫁到這樣一位好郎君吧!你回去對休牧師先生說,我一定願意儘力幫你家少爺的忙。安是個好孩子,我但願——
勒格比重上。時尚書屋
勒格比:不好了,快出去,我們老爺來啦!
桂嫂:咱們大家都要挨一頓臭罵了。這兒來,好兄弟,趕快鑽到這個壁櫥裡去。將辛普兒關在壁櫥內他一會兒就要出去的。喂,勒格比!喂,你在哪裡?勒格比,你去瞧瞧老爺去,他現在還不回來,不知道人好不好。時尚書屋
勒格比下,桂嫂唱歌得兒郎當,得兒郎當……
卡厄斯上。時尚書屋
卡厄斯:你在唱些什麼?我討厭這種玩意兒。請你快給我到壁櫥裡去,把一隻匣子,一隻綠的匣子,給我拿來;聽見我的話嗎?一隻綠的匣子。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