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第 5 頁


桂嫂:好,好,我就去給您拿來。旁白謝天謝地他沒有自己去拿,要是給他看見了壁櫥裡有一個小伙子,他一定要暴跳如雷了。卡厄斯:快點,快點!天氣熱得很哪。我有要緊的事,就要到宮廷裡去。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5 / 25)

桂嫂:好,好,我就去給您拿來。旁白謝天謝地他沒有自己去拿,要是給他看見了壁櫥裡有一個小伙子,他一定要暴跳如雷了。時尚書屋

卡厄斯:快點,快點!天氣熱得很哪。我有要緊的事,就要到宮廷裡去。時尚書屋
桂嫂:是這一個嗎,老爺?時尚書屋
卡厄斯:對了,給我放在口袋裏,快點。勒格比那個混蛋呢?時尚書屋
桂嫂:喂,勒格比!勒格比!
勒格比重上。時尚書屋
勒格比:有,老爺。時尚書屋
卡厄斯:勒格比,把劍拿來,跟我到宮廷裡去。時尚書屋
勒格比:劍已經放在門口了,老爺。時尚書屋
卡厄斯:我已經耽擱得太久了。——該死!我又忘了!壁櫥裡還有點兒藥草,一定要帶去。時尚書屋
桂嫂:旁白糟了!他看見了那個小子,一定要發瘋哩。時尚書屋
卡厄斯:見鬼!見鬼!什麼東西在我的壁櫥裡?——混蛋!狗賊!將辛普兒拖出勒格比,把我的劍拿來!
桂嫂:好老爺,請您息怒吧!
卡厄斯:我為什麼要息怒?嘿!
桂嫂:這個年輕人是個好人。時尚書屋
卡厄斯:是好人躲在我的壁櫥裡幹什麼?躲在我的壁櫥裡,就不是好人。時尚書屋
桂嫂:請您別發這麼大的脾氣。老實告訴您吧,是休牧師叫他來找我的。時尚書屋
卡厄斯:好。時尚書屋
辛普兒:正是,休牧師叫我來請這位大娘——

桂嫂:你不要說話。時尚書屋
卡厄斯:閉住你的嘴!——你說吧。時尚書屋
辛普兒:請這位大娘替我家少爺去向培琪家小姐說親。時尚書屋
桂嫂:真的,只是這麼一回事。可是我才不願多管這種閒事,把手指頭伸到火裡去呢;跟我又沒有什麼相干。時尚書屋
卡厄斯:是休牧師叫你來的嗎?——勒格比,拿張紙來。你再等一會兒。寫信。
桂嫂:我很高興他今天這麼安靜,要是他真的動起怒來,那才會吵得日月無光呢。可是別管他,我一定儘力幫你家少爺的忙;不瞞你說,這個法國醫生,我的主人——我可以叫他做我的主人,因為你瞧,我替他管屋子,還給他洗衣服、釀酒、烘麵包、掃地擦桌、燒肉烹茶、鋪床疊被,什麼都是我一個人做的——
辛普兒:一個人做這麼多事,真太辛苦啦。時尚書屋
桂嫂:你替我想想,真把人都累死了,天一亮就起身,老晚才睡覺;可是這些話也不用說了,讓我悄悄地告訴你,你可不許對人家說,我那個東家他自己也愛着培琪家小姐;可是安的心思我是知道的,她的心既不在這兒也不在那兒。時尚書屋
卡厄斯:猴崽子,你去把這封信交給休牧師,這是一封挑戰書,我要在林苑裡割斷他的喉嚨;我要教訓教訓這個猴崽子的牧師,問他以後還多管閒事不管。你去吧,你留在這兒沒有好處。哼,我要把他那兩顆睪丸一起割下來,連一顆也不剩。辛普兒下。時尚書屋

桂嫂:唉!他也不過幫他朋友說句話罷了。時尚書屋
卡厄斯:我可不管;你不是對我說安·培琪一定會嫁給我的嗎?哼,我要是不把那個狗牧師殺掉,我就不是個人;我要叫嘉德飯店的老闆替我們做公證人。哼,我要是不娶安·培琪為妻,我就不是個人。時尚書屋
桂嫂:老爺,那姑娘喜歡您哩,包您萬事如意。人家高興嚼嘴嚼舌,就讓他們去嚼吧。真是哩!
卡厄斯:勒格比,跟我到宮廷去。哼,要是我娶不到安·培琪為妻,我不把你趕出門,我就不是個人。跟我來,勒格比。卡厄斯、勒格比下。時尚書屋

桂嫂:呸!做你的夢!安的心思我是知道的;在溫莎地方,誰也沒有像我一樣明白安的心思了;謝天謝地,她也只肯聽我的話,別人的話她才不理呢。時尚書屋
范頓:在內裡面有人嗎?喂!
桂嫂:誰呀?進來吧。時尚書屋
范頓上。時尚書屋
范頓:啊,大娘,你好哇?時尚書屋
桂嫂:多承大爺問起,托福托福。時尚書屋
范頓:有什麼消息?安小姐近來好嗎?時尚書屋
桂嫂:憑良心說,大爺,她真是一位又標緻、又端莊、又溫柔的好姑娘;范頓大爺,我告訴您吧,她很佩服您哩,謝天謝地。時尚書屋
范頓:你看起來我有幾分希望嗎?我的求婚不會失敗嗎?時尚書屋
桂嫂:真的,大爺,什麼事情都是天老爺注定了的;可是,范頓大爺,我可以發誓她是愛您的。您的眼皮上不是長着一顆小疙瘩嗎?時尚書屋
范頓:是有顆疙瘩,那便怎樣呢?時尚書屋
桂嫂:哦,這上面就有一段話呢。真的,我們這位小安就像換了個人似的,我們講那顆疙瘩足足講了一個鐘點。人家講的笑話一點不好笑,那姑娘講的笑話才叫人打心窩裡笑出來呢。可是我可以跟無論什麼人打賭,她是個頂規矩的姑娘。時尚書屋
她近來也實在太喜歡一個人發獃了,老像在想著什麼心事似的。至于講到您——那您儘管放心吧。時尚書屋
范頓:好,我今天要去看她。這幾個錢請你收下,多多拜託你幫我說句好話。要是你比我先看見她,請你替我向她致意。時尚書屋
桂嫂:那還用說嗎?下次要是有機會,我還要給您講起那個疙瘩哩;我也可以告訴您還有些什麼人在轉她的念頭。時尚書屋
范頓:好,回頭見;我現在還有要事,不多談了。時尚書屋
桂嫂:回頭見,范頓大爺。范頓下這人是個規規矩矩的紳士,可是安並不愛他,誰也不及我更明白安的心思了。該死!我又忘了什麼啦?下。
第2幕
第1場

培琪家門前

培琪大娘持書信上。 培琪大娘:什麼!我在年輕貌美的時候,都不曾收到過什麼情書,現在倒有人寫起情書來給我了嗎?讓我來看:「不要問我為什麼我愛你;因為愛情雖然會用理智來作療治相思的藥餌,它卻是從來不聽理智的勸告的。你並不年輕,我也是一樣;好吧,咱們同病相憐。你愛好風流,我也是一樣;哈哈,那尤其是同病相憐。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