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第 6 頁


你喜歡喝酒,我也是一樣;咱們倆豈不是天生的一對?要是一個軍人的愛可以使你滿足,那麼培琪大娘,你也可以心滿意足了,因為我已經把你愛上了。我不願意說,可憐我吧,因為那不是一個軍人所應該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6 / 25)

你喜歡喝酒,我也是一樣;咱們倆豈不是天生的一對?要是一個軍人的愛可以使你滿足,那麼培琪大娘,你也可以心滿意足了,因為我已經把你愛上了。我不願意說,可憐我吧,因為那不是一個軍人所應該說的話;可是我說,愛我吧。願意為你赴湯蹈火的,你的忠心的騎士,約翰·福斯塔夫上。」好一個膽大妄為的狗賊!噯喲,萬惡的萬惡的世界!一個快要老死了的傢伙,還要自命風流!真是見鬼!這個酒鬼究竟從我的談話裡抓到了什麼出言不檢的地方,竟敢用這種話來試探我?我還沒有見過他三次面呢!我應該怎樣對他說呢?那個時候,上帝饒恕我!我也只是說說笑笑罷了。時尚書屋

哼,我要到議會裡去上一個條陳,請他們把那班男人一概格殺勿論。我應該怎樣報復他呢?我這一口氣非出不可,這是不用問的,就像他的腸子都是用布丁做的一樣。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上。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培琪嫂子!我正要到您府上來呢。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我也正要到您家裡去呢。您臉色可不大好看呀。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那我可不信,我應該滿面紅光才是呢。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說真的,我覺得您臉色可不大好看。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好吧,就算不大好看吧;可是我得說,我本來可以讓您看到滿面紅光的。啊,培琪嫂子!您給我出個主意吧。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什麼事,大姊?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啊,大姊,我倘不是因為覺得這種事情太不好意思,我就可以富貴起來啦!
培琪大娘:大姊,管他什麼好意思不好意思,富貴起來不好嗎?是怎麼一回事?——別理會什麼不好意思;是怎麼一回事?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我只要高興下地獄走一趟,我就可以封爵啦。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什麼?你在胡說。愛麗·福德爵士!現在這種爵士滿街都是,你還是不用改變你的頭銜吧。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廢話少說,你讀一讀這封信;你瞧了以後,就可以知道我怎樣可以封起爵來。從此以後,只要我長着眼睛,還看得清男人的模樣兒,我要永遠瞧不起那些胖子。可是他當着我們的面,居然不曾咒天罵地,居然讚美貞潔的女人,居然裝出那麼正經的樣子,自稱從此再也不幹那種種荒唐的事了;我還真想替他發誓,他說這話是真心誠意的;誰知他說的跟他做的根本碰不到一塊兒,就像聖潔的讚美詩和下流的小曲兒那樣天差地別。是哪一陣暴風把這條肚子裡裝着許多噸油的鯨魚吹到了溫莎的海岸上來?我應該怎樣報復他呢?我想最好的辦法是假意敷衍他,卻永遠不讓他達到目的,直等罪惡的孽火把他熔化在他自己的脂油裡。時尚書屋
你有沒有聽見過這樣的事情?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你有一封信,我也有一封信,就是換了個名字!你不用只管揣摩,怎麼會讓人家把自己看得這樣輕賤;請你大大地放心,瞧吧,這是你那封信的孿生兄弟——不過還是讓你那封信做老大,我的信做老二好了,我決不來搶你的地位。我敢說,他已經寫好了一千封這樣的信,只要在空白的地方填下了姓名,就可以寄給人家;也許還不止一千封,咱們的已經是再版的了。他一定會把這種信刻成版子印起來的,因為他會把咱們兩人的名字都放上去,可見他無論刻下了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會一樣不在乎。我要是跟他在一起睡覺,還是讓一座山把我壓死了吧。時尚書屋
嘿,你可以找到二十隻貪淫的烏龜,卻不容易找到一個規規矩矩的男人。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噯喲,這兩封信簡直是一個印版裡印出來的,同樣的筆跡,同樣的字句。他到底把我們看做什麼人啦?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那我可不知道;我看見了這樣的信,真有點自己不相信自己起來了。以後我一定得留心察看自己的行動,因為他要是不在我身上看出了一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不大規矩的地方,一定不會毫無忌憚到這個樣子。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你說他毫無忌憚?哼,我一定要叫他知道厲害。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我也是這個主意。要是我讓他欺到我頭上來,我從此不做人了。我們一定要向他報復。讓我們約他一個日子相會,把他哄騙得心花怒放,然後我們採取長期誘敵的計策,只讓他聞到魚兒的腥氣,不讓他嘗到魚兒的味道,逗得他饞涎欲滴,餓火雷鳴,吃盡當光,把他的馬兒都變賣給嘉德飯店的老闆為止。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好,為了作弄這個壞東西,我什麼惡毒的事情都願意幹,只要對我自己的名譽沒有損害。啊,要是我的男人見了這封信,那還了得!他那股醋勁兒才大呢。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噯喲,你瞧,他來啦,我的那個也來啦;他是從來不吃醋的,我也從來不給他一點可以使他吃醋的理由;我希望他永遠不吃醋才好。時尚書屋
福德大娘:那你的運氣比我好得多啦。時尚書屋
培琪大娘:我們再商量商量怎樣對付這個好色的騎士吧。過來。二人退後。
福德、畢斯托爾、培琪、尼姆同上。時尚書屋
福德:我希望不會有這樣的事。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希望在有些事情上是靠不住的。福斯塔夫在轉你老婆的念頭哩。時尚書屋
福德:我的妻子年紀也不小了。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他玩起女人來,不論貴賤貧富老少,在他都是一樣;只要是女人都配他的胃口。福德,你可留點神吧。時尚書屋
福德:愛上我的妻子!
畢斯托爾:他心裡火一樣的熱呢。你要是不趕快防備,只怕將來你頭上會長什麼東西出來,你會得到一個不雅的頭銜。時尚書屋
福德:什麼頭銜?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頭上出角的忘八哪。再見。偷兒總是乘着黑夜行事的,千萬留心門戶;否則只怕夏天還沒到,郭公就在枝頭對你叫了。走吧,尼姆伍長!培琪,他說的都是真話,你不可不信。時尚書屋
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