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第 9 頁


桂嫂:一定這樣辦吧,您看,他可以在你們兩人之間來來去去傳遞消息;要是有不便明言的事情,你們可以自己商量好了一個暗號,只有你們兩人自己心裡明白,不必讓那孩子懂得,因為小孩子們是不應該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9 / 25)

桂嫂:一定這樣辦吧,您看,他可以在你們兩人之間來來去去傳遞消息;要是有不便明言的事情,你們可以自己商量好了一個暗號,只有你們兩人自己心裡明白,不必讓那孩子懂得,因為小孩子們是不應該知道這些壞事情的,不比上了年紀的人,懂得世事,識得是非,那就不要緊了。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再見,請你替我向她們兩位多多致意。這幾個錢你先拿去,我以後還要重謝你哩。——孩子,跟這位大娘去吧。桂嫂,羅賓同下這消息倒害得我心亂如麻。時尚書屋
畢斯托爾:這雌兒是愛神手下的傳書鴿,待我追上前去,拉滿弓弦,把她一箭射下,豈不有趣!下。
福斯塔夫:老傢伙,你說竟會有這等事嗎?真有你的!從此以後,我要格外喜歡你這副老皮囊了。人家真的還會看中你嗎?你花費了這許多本錢以後,現在才發起利市來了嗎?好皮囊,謝謝你。人家嫌你長得太胖,只要胖得有樣子,再胖些又有什麼關係!
巴道夫持酒杯上。時尚書屋
巴道夫:爵爺,下面有一位白羅克大爺要見您說話,他說很想跟您交個朋友,特意送了一瓶白葡萄酒來給您解解渴。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他的名字叫白羅克嗎?時尚書屋
巴道夫:是,爵爺。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叫他進來。巴道夫下只要有酒喝,管他什麼白羅克不白羅克,我都一樣歡迎。哈哈!福德大娘,培琪大娘,你們果然給我釣上了嗎?很好!很好!
巴道夫偕福德化裝重上。時尚書屋
福德:您好,爵爺!
福斯塔夫:您好,先生!您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時尚書屋
福德:素昧平生,就這樣前來打攪您,實在冒昧得很。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不必客氣。請問有何見教?——酒保,你去吧。巴道夫下。

福德:爵爺,賤名是白羅克,我是一個素來喜歡隨便花錢的紳士。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久仰久仰!白羅克大爺,我很希望咱們以後常常來往。時尚書屋
福德:倘蒙爵爺不棄下交,真是三生有幸;可我決不敢要您破費什麼。不瞞爵爺說,我現在總算身邊還有幾個錢,您要是需要的話,隨時問我拿好了。人家說的,有錢路路通,否則我也不敢大膽驚動您啦。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不錯,金錢是個好兵士,有了它就可以使人勇氣百倍。時尚書屋
福德:不瞞您說,我現在帶著一袋錢在這兒,因為嫌它拿着太累贅了,想請您幫幫忙,不論是分一半去也好,完全拿去也好,好讓我走路也輕鬆一點。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白羅克大爺,我怎麼可以無功受祿呢?時尚書屋
福德:您要是不嫌煩瑣,請您耐心聽我說下去,就可以知道我還要多多仰仗大力哩。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說吧,白羅克大爺,凡有可以效勞之處,我一定願意為您出力。時尚書屋
福德:爵爺,我一向聽說您是一位博學明理的人,今天一見之下,果然名不虛傳,我也不必向您多說廢話了。我現在所要對您說的事,提起來很是慚愧,因為那等於宣佈了我自己的弱點;可是爵爺,當您一面聽著我供認我的愚蠢的時候,一面也要請您反躬自省一下,那時您就可以知道一個人是多麼容易犯這種過失,也就不會過分責備我了。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很好,請您說下去吧。時尚書屋
福德:本地有一個良家婦女,她的丈夫名叫福德。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嗯。時尚書屋
福德:我已經受得她很久了,不瞞您說,在她身上我也花過不少錢;我用一片痴心追求着她,千方百計找機會想見她一面;不但買了許多禮物送給她,並且到處花錢打聽她喜歡人家送給她什麼東西。總而言之,我追逐她就像愛情追逐我一樣,一刻都不肯放鬆;可是費了這許多心思力氣的結果,一點不曾得到什麼報酬,偌大的代價,只換到了一段痛苦的經驗,正所謂「痴人求愛,如形捕影,瞻之在前,即之已冥」。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她從來不曾有過什麼答應您的表示嗎?時尚書屋
福德:從來沒有。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您也從來不曾纏住她要她有一個答應的表示嗎?時尚書屋
福德:從來沒有。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那麼您的愛究竟是怎樣一種愛呢?時尚書屋
福德:就像是建築在別人地面上的一座華廈,因為看錯了地位方向,使我的一場辛苦完全白費。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您把這些話告訴我,是什麼用意呢?時尚書屋
福德:請您再聽我說下去,您就可以完全明白我今天的來意了。有人說,她雖然在我面前裝模作樣,好像是十分規矩,可是在別的地方,她卻是非常放蕩,已經引起不少人的閒話了。爵爺,我的用意是這樣的:我知道您是一位教養優良、談吐風雅、交遊廣闊的紳士,無論在地位上人品上都是超人一等,您的武藝、您的禮貌、您的學問,尤其是誰都佩服的。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您太過獎啦!
福德:您知道我說的都是真話。我這兒有的是錢,您儘管用吧,把我的錢全用完了都可以,只要請您分出一部分時間來,去把這個福德家的女人弄上了手,儘量發揮您的風流解數,把她征服下來。這件事情請您去辦,一定比誰都要便當得多。時尚書屋
福斯塔夫:您把您心愛的人讓給我去享用,那不會使您心裡難過嗎?我覺得老兄這樣的主意,未免太不近情理啦。時尚書屋
福德:啊,請您明白我的意思。她靠着她的冰清玉潔的名譽做掩護,我雖有一片痴心,卻不敢妄行非禮;她的光彩過于耀目了,使我不敢向她抬頭仰望。可是假如我能夠抓住她的一個把柄,知道她並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我就可以放大膽子,去實現我的願望了;什麼貞操、名譽、有夫之婦以及諸如此類的她的一千種振振有詞的藉口,到了那個時候便可以完全推翻了。爵爺,您看怎麼樣?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