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泰爾親王配力克里斯》 第 11 頁


配力克里斯:你經過了一場可怕的分娩,我的愛人;沒有燈,沒有火,無情的天海全然把你遺忘了。我也沒有時間可以按照聖徒的儀式,把你送下墳墓,卻必須立刻把你無棺無槨,投下幽深莫測的海底;那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1 / 21)

配力克里斯:你經過了一場可怕的分娩,我的愛人;沒有燈,沒有火,無情的天海全然把你遺忘了。我也沒有時間可以按照聖徒的儀式,把你送下墳墓,卻必須立刻把你無棺無槨,投下幽深莫測的海底;那邊既沒有銘骨的墓碑,也沒有永燃的明燈,你的屍體必須和簡單的貝介為伍,讓噴水的巨鯨和嗚咽的波濤把你吞沒!啊,利科麗達!吩咐涅斯托替我拿香料、墨水、白紙、我的小箱子和我的珠寶來;再吩咐聶坎德替我把那緞匣子拿來;把這孩子安放在枕上。快去,我還要為她作一次訣別的禱告;快去,婦人。利科麗達下。時尚書屋


水手乙:殿下,我們艙底下有一口釘好漆好的箱子。時尚書屋
配力克里斯:謝謝你。水手,這是什麼海岸?時尚書屋
水手乙:我們快要到塔薩斯了。時尚書屋
配力克里斯:轉變你的航程,好水手,我們向塔薩斯去吧,不要到泰爾了。什麼時候可以到港?時尚書屋
水手乙:要是風定了的話,天亮的時候就可以到了。時尚書屋
配力克里斯:啊!向塔薩斯去吧。我要到那邊去訪問克里翁,因為這孩子到不了泰爾,一定會中途死去的;在塔薩斯我可以交託他們留心撫養。幹你的事去吧,好水手;這屍體等我把它安頓好了,立刻就叫人抬過來。同下。時尚書屋

第2場
 以弗所。薩利蒙家中一室
薩利蒙、一僕人及若干在海上遇險被救之人上。時尚書屋
薩利蒙:喂,菲利蒙!
菲利蒙上。時尚書屋
菲利蒙:老爺叫我嗎?時尚書屋
薩利蒙:替這些可憐的人們弄些火和吃的東西來;昨天晚上的風暴真是大得怕人。時尚書屋
菲利蒙:暴風我也見過不少;可是像這樣的晚上,卻是從來沒有經歷過。時尚書屋

薩利蒙:等到你回去,你的主人早已死了;實在沒有法子可以輓回他的生命。向菲利蒙把這方子拿到藥鋪裡去,試試有沒有效力。除薩利蒙外均下。
二紳士上。時尚書屋
紳士甲:早安,閣下。時尚書屋
紳士乙:您好,閣下。時尚書屋
薩利蒙:兩位先生,你們為什麼這麼早就起來了?時尚書屋
紳士甲:閣下,我們的屋子就在海邊上,給昨晚的暴風吹打得就像地震一般,樑柱都像要一起折斷,整個屋子彷彿要倒塌下來似的。因為驚恐的緣故,我才逃了出來。時尚書屋
紳士乙:那正是我們一早就來打攪您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愛惜寸陰。時尚書屋
薩利蒙:啊,好說,好說。時尚書屋
紳士甲:可是我很不明白,像您閣下這樣生活在富麗舒適的環境裡的人,怎麼肯在這樣早的時間,就拋棄了休養身心的溫暖的眠床,既然沒有迫不得已的原因,一個人的天性怎麼能夠習慣于這種辛勞而不以為苦?時尚書屋
薩利蒙:我一向認為道德和才藝是遠勝於富貴的資產;墮落的子孫可以把貴顯的門第敗壞,把巨富的財產蕩毀,可是道德和才藝卻可以使一個凡人成為不朽的神明。你們知道我素來喜歡研究醫藥這一門奧妙的學術,一方面勤搜典籍,請益方家,一方面自己實地施診,結果我已經對於各種草木金石的藥性十分熟悉,不但能夠明了一切病源,而且對症下藥,百無一失;這一種真正的快樂和滿足,斷不是那班渴慕着不可恃的榮華,或是抱住錢囊、使愚夫欣羡、使死神竊笑的庸妄之徒所能夢想的。時尚書屋
紳士乙:您是以弗所的大善士,多少人感戴您的再造之恩。您不但醫術高明,力行不倦,而且慷慨好施;薩利蒙大人的聲名,有口皆碑,時間也不會使它湮沒的。時尚書屋
二仆舁箱上。時尚書屋
仆甲:好;你從那頭抬着。時尚書屋
薩利蒙:這是什麼東西?時尚書屋
仆甲:老爺,剛纔海水把這箱子衝到我們岸上來;它大概是什麼沉船上漂散出來的。時尚書屋
薩利蒙:放下來;讓我們看看。時尚書屋
仆乙:那瞧上去很像一口棺材。時尚書屋
薩利蒙:不管它是什麼東西,那份量倒是沉重得很。快快把它撬開來;要是海水因為吞下了太多的金銀,命運逼着它嘔吐出來送給我們,那倒是一件意外的幸事。時尚書屋
仆乙:正是,大人。時尚書屋
薩利蒙:它釘得多麼結實,漆得多麼牢固!是海水把它衝上來的嗎?時尚書屋
仆甲:老爺,我從來不曾看見過這麼大的一個浪頭,把它捲上岸來。時尚書屋
薩利蒙:來,把它撬開。且慢!我鼻子裡好像聞到一股非常芬芳的香味。時尚書屋
仆乙:一股馥郁的異香。時尚書屋
薩利蒙:我從來沒有嗅到過這樣的香味。好,揭開箱蓋來,萬能的神明啊!這是什麼?一具屍體!
仆甲:怪事,怪事!
薩利蒙:好一身富麗的殮衾;周圍襯墊着這許多貴重的香料!還有一紙證明書!阿波羅,幫助我誦讀這上面的字跡吧!「余為國王配力克里斯,死者為余王后,罄世間所有之一切,均不足抵償此無價之損失。萬一此棺被風吹捲上岸,為仁人君子發現啟視,務請依禮安葬,因彼系出天潢,為一國王之愛女也。凡棺中所有寶物,一概作為酬勞,而君子澤及朽骨之德,亦必仰邀天眷,奚止存亡同感而已。」要是你還在人世,配力克里斯,你的心一定因悲哀而粉碎了!這是昨夜發生的事。時尚書屋
仆乙:大概是的,閣下。時尚書屋
薩利蒙:不,一定是昨晚的事,瞧,她的臉色多麼鮮潤!他們把她丟在海裡,真太鹵莽了。到裏屋去生起火來;替我把我房間裡所有的藥箱拿出來。仆乙下一個人也許會接連幾小時陷于死亡的狀態,可是生命之火仍然會把不堪重壓的精神重新燃起。我曾經聽說有一個埃及人死了九小時,因為救治得法,終究甦醒過來。時尚書屋
僕人攜藥箱、手巾及火上。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