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泰爾親王配力克里斯》 第 12 頁


薩利蒙:很好,很好;火也來了,布也來了。再請你們叫他們把那粗濁而憂鬱的音樂奏起來;不要忘了那六弦提琴——瞧你辦事這樣沒頭沒腦的,你這蠢貨!喂,奏樂!請你們讓她呼吸些空氣。兩位先生,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2 / 21)

薩利蒙:很好,很好;火也來了,布也來了。再請你們叫他們把那粗濁而憂鬱的音樂奏起來;不要忘了那六弦提琴——瞧你辦事這樣沒頭沒腦的,你這蠢貨!喂,奏樂!請你們讓她呼吸些空氣。兩位先生,這位王后一定會復活;她的生機已動,一絲溫暖的氣息已經從她嘴裡吐出;她昏迷的時間,不會超過五小時以上。瞧!她又開始展放起她的生命之花來了。時尚書屋

仆甲:上天假手于您,表現它的神奇的力量,使我們只有驚奇嗟嘆,您的聲名也將要從此不朽了。時尚書屋
薩利蒙:她活了!瞧,那鎖閉着配力克里斯所失去的一雙天上的明珠的眼瞼,已經在那兒展開它們那像黃金一般閃亮的睫毛,顯現出無比晶瑩的兩顆鑽石來,使這世界增加一倍的財富了。醒醒,美麗的人兒,你有這樣絶世的丰度,讓我們聽你敘述你自己的運命而流淚吧!泰莎展動肢體。
泰莎:親愛的狄安娜啊!我在什麼地方?我的夫君呢?這是什麼世界?時尚書屋
仆乙:這不是怪事嗎?時尚書屋
仆甲:真是希有的事情。時尚書屋
薩利蒙:靜些,兩位好鄰居!幫我一臂之力,把她攙到隔壁房間裡去。拿些被縟來;這事千萬不能大意,她要是再昏過去,那就不可救治了。來,來;願埃斯庫拉庇俄斯②指導我們!眾扶泰莎同下。
第3場
 塔薩斯。克里翁家中一室
配力克里斯、克里翁、狄奧妮莎及利科麗達抱瑪麗娜上。時尚書屋
配力克里斯:最可尊敬的克里翁,我不能不走了;我的一年之期已經滿限,泰爾的亂機一觸即發。請你們夫婦兩位接受我的衷心的感謝;願神明加恩於你們!
克里翁:命運的利箭雖然使您受到莫大的創傷,也給我們帶來了深刻的痛苦。時尚書屋
狄奧妮莎:啊,您那可愛的王后!要是命運不是這樣無情,讓您把她帶到這兒來,使我這一雙薄福的眼睛也能夠一瞻丰采,那將是一件多大的好事!
配力克里斯:我們不能不服從天神的意旨。要是我也能夠像她葬身的海水一般咆哮怒吼,這樣的結果還是不能避免。我這溫柔的孩子是在海上誕生的,所以我替她取了瑪麗娜的名字;現在我把她交給你們,請求你們善意的照顧,把她撫養成人,給她高貴的教育,使她諳熟按照她的身分所應該具備的一切舉止禮貌。時尚書屋
克里翁:您放心吧,殿下,敝國曾經受到您的賑濟的大恩,人民至今還在為您祈禱,您的孩子我們決不會虧待她的。要是我有一些怠慢疏忽之處,那班受恩的民眾也會強迫我履行我的責任;但是假若我果真天良泯沒,需要督促,願神明使我和我的子孫永遭天譴!
配力克里斯:我相信你;即使沒有這樣的重誓,你的榮譽和義氣,也可以使我充分信任你的真心。夫人,在她沒有結婚以前,憑着我們眾人所崇敬的光明的狄安娜女神起誓,我決定永不修剪我的頭髮,雖然這樣會使我狀貌很難看。現在我必須告別了。好夫人,請你好好撫養我的孩子,這樣也就是造福於我了。時尚書屋
狄奧妮莎:我自己也有一個孩子,殿下,我不會寵愛她勝過您的小公主。時尚書屋
配力克里斯:夫人,我感謝你,為你祈禱天福。時尚書屋
克里翁:讓我們把殿下送到海邊,然後讓和順的天風和平靜的海水護送着您回去。時尚書屋
配力克里斯:我敬領你們的盛情。來,最親愛的夫人。啊!不要哭,利科麗達,不要哭;留心照看你的小公主,將來你要終身倚仗她哩。來,大人。時尚書屋

同下。
第4場
 以弗所。薩利蒙家中一室
薩利蒙及泰莎上。時尚書屋
薩利蒙:娘娘,這一封信和另外一些珠寶是跟您一起放在這口箱子裡的;現在它們都在您的支配之下。您認識這筆跡嗎?時尚書屋
泰莎:這是我的夫君的筆跡。我記得我在海上航行,直到臨近分娩的時間,我都記得十分清楚;可是究竟有沒有在船上生產,憑着神明起誓,我卻不能斷定。可是我既然不能再見我的夫君配力克里斯王的一面,我願意終身修道,不再貪享人間的歡娛。時尚書屋
薩利蒙:娘娘,您這一番意思要是果然發自衷誠,那麼狄安娜的神廟離此不遠,您不妨在那裡終養您的餘年。而且您要是願意的話,我有一個侄女可以在一起陪伴您。時尚書屋
泰莎:我的唯一的酬報只有感謝,請你原諒我的禮輕意重吧。同下。
第4幕
老人上。
不說那泰爾的人民,

怎樣歡迎她的舊君;

不說那薄命的王后

在尼庵中淒涼苦守;

單表小小的瑪麗娜

早已長成荳蔻年華,
那克里翁不負重託,
把這公主悉心教育,
虧她生得剔透玲瓏,
音樂文藝色色精通,

那卓越的才華儀態

贏得每個人的敬愛。

可嘆那嫉妒的妖精

又在施展它的禍心!
克里翁有個女公子,
菲蘿登是她的名字,
這時已經待嫁閨中,

和瑪麗娜形影相從:

她們有時並肩共織,

賭賽着玉指的纖潔;

她們有時拈針共綉,

爭誇着靈秀的心手;

有時撫琴同唱新聲,

羞殺了哀吟的夜鶯;

有時執筆同賦新詩,
歌頌着月殿的神姬。
這菲蘿登好勝心強,

她總想爭一日之長;

無奈她烏鴉的羽毛

怎麼能和白鴿比皎?

只有瑪麗娜的敏慧

受盡了眾人的讚美;

菲蘿登在相形之下

大大地減低了聲價。
她的母親因妒成憎,
陡起了殺人的心情,
她想把瑪麗娜去除,
便可讓她女兒獨步,
這陰謀還正在醞釀,
利科麗達又告身喪,
可憐那孤零的公主,
她的生命危在朝暮。

那惡婦的毒計猖狂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