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冬天的故事》 第 11 頁


僕人:死了。里昂提斯:阿波羅發怒了;諸天的群神都在譴責我的暴虐。赫米溫妮暈去怎麼啦?寶麗娜:娘娘受不了這消息;瞧她已經死過去了。里昂提斯:把她扶出去。她不過因為心中受了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1 / 26)

僕人:死了。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阿波羅發怒了;諸天的群神都在譴責我的暴虐。赫米溫妮暈去怎麼啦?時尚書屋
寶麗娜:娘娘受不了這消息;瞧她已經死過去了。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把她扶出去。她不過因為心中受了太多的刺激;就會醒過來的。我太輕信我自己的猜疑了。請你們好生在意把她救活過來。時尚書屋
寶麗娜及宮女等扶赫米溫妮下阿波羅,恕我大大地褻瀆了你的神諭!我願意跟波力克希尼斯復和,向我的王后求恕,召回善良的卡密羅,他是一個忠誠而慈善的好人。我因為嫉妒而失了常態,一心想著流血和復仇,才選中了卡密羅,命他去毒死我的朋友波力克希尼斯;雖然我用死罪來威嚇他,用重賞來鼓勵他,可是卡密羅的好心腸終於耽誤了我的急如烈火的命令,否則這件事早已做出來了。他是那麼仁慈而心地高尚,便向我的貴賓告知了我的毒計,犧牲了他在這裡的不小的傢俬,甘冒着一切的危險,把名譽當作唯一的財產。他因為我的銹腐而發出了多少的光明!他的仁慈格外顯得我的行為是多麼卑鄙。時尚書屋
寶麗娜重上。時尚書屋
寶麗娜:不好了!唉,快把我的衣帶解開,否則我的心要連着它一起爆碎了!
臣甲:這是怎麼一回事,好夫人?時尚書屋
寶麗娜:昏君,你有什麼酷刑給我預備着?碾人的車輪?脫肢的拷架?火燒?剝皮?炮烙還是油煎?我的每一句話都是觸犯着你的,你有什麼舊式的、新式的刑具可以叫我嘗試?你的暴虐無道,再加上你的嫉妒,比孩子們還幼稚的想像,九歲的女孩也不會轉這種孩子氣的無聊的念頭;唉!要是你想一想你已經做了些什麼事,你一定要發瘋了,全然發瘋了;因為你以前的一切愚蠢,不過是小試其端而已。你謀害波力克希尼斯,那不算什麼;那不過表明你是個心性反覆、忘情背義的傻子。你叫卡密羅弒害一個君王,使他永遠蒙着一個污名,那也不算什麼;還有比這些更重大的罪惡哩。你把你的女兒拋給牛羊踐踏,不是死就是活着做一個卑微的人,縱然是魔鬼,在幹這種事之前,他的發火的眼睛裡也會迸出眼淚來的。時尚書屋
我也不把小王子的死直接歸罪於你;他雖然那麼年輕,他的心地卻是過人地高貴,看見他那粗暴痴愚的父親把他賢德的母親那樣侮辱,他的心便碎了。不,這也不是我所要責怪你的;可是最後的一件事——各位大人哪!等我說了出來,大家慟哭起來吧!——王后,王后,最溫柔的、最可愛的人兒已經死了,可是還沒有報應降到害死她的人的身上!
臣甲:有這等事!

寶麗娜:我說她已經死了;我可以發誓;要是我的話和我的誓都不能使你們相信,那麼你們自己去看吧。要是你們能夠叫她的嘴唇泛出血色來,叫她的眼睛露出光芒來,叫她的身上發出溫熱,叫她的喉頭透出呼吸,那麼我願意把你們當作天神樣叩頭膜拜。可是你這暴君啊!這些事情你也不用後悔了,因為它們沉重得不是你一切的悲哀所能更改的;絶望是你唯一的結局。叫一千個膝蓋在荒山上整整跪了一萬個年頭,裸着身體,斷絶飲食,永遠熬受冬天的暴風雪的吹打,也不能感動天上的神明把你寬恕。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說下去吧,說下去吧。你怎麼說都不會太過分的;我該受一切人的最惡毒的責罵。時尚書屋
臣甲:別說下去了;無論如何,您這樣出言無忌總是不對的。時尚書屋
寶麗娜:我很抱歉;我一明白我所犯的過失,便會後悔。唉!我憑着我的女人家的脾氣,太過于放言無忌了;他的高貴的心裡已經深受刺傷。已經過去而無能為力的事,悲傷也是沒有用的。不要因為我的話而難過;請您還是處我以應得之罪吧,因為我不該把您應該忘記的事向您提醒。時尚書屋
我的好王爺,陛下,原諒一個傻女人吧!因為我對於娘娘的敬愛。——瞧,又要說傻話了!我不再提起她,也不再提起您的孩子們了;我也不願向您提起我的拙夫,他也已經失了蹤;請您安心忍耐,我不再多話了。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你說的話都很對;我能夠聽取這一切真話,你可以不必憐憫我。情你同我去看一看我的王后和兒子的屍體;兩人應當合葬在一個墳裡,墓碑上要刻着他們死去的原因,永遠留着我的湔不去的恥辱。我要每天一次訪謁他們埋骨的教堂,用眼淚揮灑在那邊,這樣消度我的時間;我要發誓每天如此,直到死去。帶我去向他們揮淚吧。時尚書屋
同下。
第3場
 波希米亞。沿岸荒鄉
安提哥納斯抱小兒及一水手上。時尚書屋
安提哥納斯:那麼你真的相信我們的船靠岸的地方就是波希米亞的荒野嗎?時尚書屋
水手:是的,老爺;我在擔心着我們上岸上得不湊巧,天色很昏暗,怕就要颳大風了。照我看來,天似乎在發怒,對我們當前作的這樁事有點兒不高興。時尚書屋
安提哥納斯:願上天的旨意完成!你上船去,照顧好你的船;我等會兒就來。時尚書屋
水手:請您趕緊點兒,別走得太遠了;天氣多半要變,而且這兒是有名出野獸的地方。時尚書屋
安提哥納斯:你去吧;我馬上就來。時尚書屋
水手:我巴不得早早脫身。下。
安提哥納斯:來,可憐的孩子。我聽人家說死人的靈魂會出現,可是卻不敢相信;要是真有那回事,那麼昨晚一定是你的母親向我出現了,夢境從來沒有那樣清楚的。我看見一個人向我走來,她的頭有時側在這一邊,有時側在那一邊;我從來不曾見過一個滿面愁容的人有這樣莊嚴的妙相。她穿著一身潔白的袍服,像個神聖似的走到了我的船艙中,向我鞠躬三次,非常吃力地想說幾句話;她的眼睛像一對噴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