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冬天的故事》 第 3 頁


里昂提斯:不,真的沒有什麼。有時人類的至情會使人作出痴態來,叫心硬的人看著取笑!瞧我這孩子臉上的線條,我覺得好像恢復到二十三年之前,看見我自己不穿褲子,罩着一件綠天鵝絨的外衣,我的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3 / 26)

里昂提斯:不,真的沒有什麼。有時人類的至情會使人作出痴態來,叫心硬的人看著取笑!瞧我這孩子臉上的線條,我覺得好像恢復到二十三年之前,看見我自己不穿褲子,罩着一件綠天鵝絨的外衣,我的短劍套在鞘子裡,因恐它傷了它的主人,如同一般裝飾品一樣,證明它是太危險的;我覺得那時的我多麼像這個小東西,這位小爺爺。——我的好朋友,你願意讓人家欺騙你嗎?時尚書屋

邁密勒斯:不,爸爸,我要跟他打。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你要跟他打嗎?哈哈!——王兄,您也像我們這樣喜歡您的小王子嗎?時尚書屋
波力克希尼斯:在家裡,王兄,他是我唯一的消遣,唯一的安慰,唯一的關心;一會兒是我的結義之交,一會兒又是我的敵人;一會兒又是我的朝臣、我的兵士和我的官員。他使七月的白晝像十二月天一樣短促,用種種孩子氣的方法來解除我心中的鬱悶。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這位小爺爺對我也是這樣。王兄,我們兩人先去,你們多耽擱一會兒。赫米溫妮,把你對我的愛情,好好地在招待我這位王兄的上頭表示出來吧;西西里所有的一切貴重的東西,都不要嫌破費去備來。除了你自己和我這位小流氓之外,他便是我最貼心的人了。時尚書屋
赫米溫妮:假如您需要我們,我們就在園裡;我們就在那邊等着您好嗎?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隨你們便吧,只要你們不飛到天上去,總可以找得到的。旁白我現在在垂釣,雖然你們沒有看見我放下釣線去。好吧,好吧!瞧她那麼把嘴向他送過去!簡直像個妻子對她正式的丈夫那樣無所顧忌!波力克希尼斯,赫米溫妮及侍從等下已經去了!一頂綠頭巾已經穩穩地戴上了!去玩去吧,孩子,玩去吧。你媽在玩着,我也在玩着;可是我扮的是這麼一個丟臉的角色,準要給人喝倒彩噓下了墳墓去的,輕蔑和譏笑便是我的葬鐘。時尚書屋
去玩去吧,孩子,玩去吧。要是我不曾弄錯,那麼烏龜這東西確是從來便有的;即使在現在,當我說這話的時候,一定就有許多人抱著他的妻子,卻不知道她在他不在的時候早已給別人揩過油;他自己池子裡的魚,已經給他笑臉的鄰居撈了去。我道不孤,聊堪自慰。假如有了不貞的妻子的男人全都怨起命來,世界上十分之一的人類都要上吊死了。時尚書屋
補救的辦法是一點沒有的。正像有一個荒淫的星球,照臨人世,到處惹是招非。你想,東南西北,無論哪處都抵擋不過肚子底下的作怪;魔鬼簡直可以帶了箱籠行李堂而皇之地進出呢。我們中間有千萬個人都害着這毛病,但自己卻不覺得。時尚書屋
喂,孩子!
邁密勒斯:他們說我像您呢。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嗯,這倒是我的一點點兒安慰。喂!卡密羅在不在?時尚書屋
卡密羅:有,陛下。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去玩吧,邁密勒斯;你是個好人兒。邁密勒斯下卡密羅,這位大王爺還要住下去呢。時尚書屋
卡密羅:您好容易才把他留住的;方纔拋下幾次錨去,都沒有成功。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你也注意到了嗎?時尚書屋
卡密羅:您幾次請求他,他都不肯再留,反而把他自己的事情說得更為重要。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你也看出來了嗎?旁白他們已經在那邊交頭接耳地說西西里是這麼這麼了。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地步,我應該老早就瞧出來的。——卡密羅,他怎麼會留下來?時尚書屋
卡密羅:因為聽從了賢德的王后的懇求。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單說聽從了王后的懇求就夠了;賢德兩個字卻不大得當。表面是這樣,其中卻另有原故。除了你之外,還有什麼明白人看出來了嗎?你的眼睛是特別亮的,比普通木頭腦殼的人更善於察顏觀色;大概只有少數幾個機靈人才注意到吧?低賤的人眾也許對這種把戲毫無所知吧?你說。時尚書屋
卡密羅:什麼把戲,陛下!我以為大家都知道波希米亞王要在這兒多住幾天。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嘿!
卡密羅:在這兒多住幾天。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嗯,可是什麼道理呢?時尚書屋
卡密羅:因為不忍辜負陛下跟我們大賢大德的娘娘的美意。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不忍辜負你娘娘的美意!這就夠了。卡密羅,我不曾瞞過你一切我心底里的事情,向來我的私事都要跟你商量過;你常常像個教士一樣洗淨我胸中的污點,聽過了你的話,我便像個悔罪的信徒一樣得到了不少的教益。我以為你是個忠心的臣子,可是我看錯了人了。時尚書屋
卡密羅:我希望不至于吧,陛下!
里昂提斯:我還要這樣說,你是個不誠實的人;否則,要是你還有幾分誠實,你便是個懦夫,不敢堂堂正正地盡你的本分;否則你是個為主人所倚重而辜恩怠職的僕人;或是一個傻瓜,看見一場賭局告終,大宗的賭注都已被人贏走,還以為只是一場玩笑。時尚書屋
卡密羅:陛下明鑒,微臣也許是疏忽、愚蠢而膽小;這些毛病是每個人免不了的,在世事的紛壇之中,常常不免要顯露出來。在陛下的事情上我要是故意疏忽,那是因為我的愚蠢;要是我有心假作痴獃,那是因為我的疏忽,不曾顧慮到結果,要是有時我不敢去作一件我所抱著疑慮的事,可是後來畢竟證明了不作是不對的,那是連聰明人也常犯的膽怯:這些弱點,陛下,是正直人所不免的。可是我要請陛下明白告訴我我的錯處,好讓我有辯白的機會。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