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冬天的故事》 第 4 頁


里昂提斯:難道你沒有看見嗎,卡密羅?——可是那不用說了,你一定已經看見,否則你的眼睛比烏龜殼還昏沉了;——難道你沒有聽見嗎?—一像這種彰明昭著的事情,不會沒有謡言興起的——難道你也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4 / 26)

里昂提斯:難道你沒有看見嗎,卡密羅?——可是那不用說了,你一定已經看見,否則你的眼睛比烏龜殼還昏沉了;——難道你沒有聽見嗎?—一像這種彰明昭著的事情,不會沒有謡言興起的——難道你也沒有想到我的妻子是不貞的嗎?——一個人除非沒有腦子,總會思想的。要是你不能厚着臉皮說你不生眼睛不長耳朵沒有頭腦,你就該承認我的妻子是一匹給人騎着玩的木馬;就像沒有出嫁便去跟人睡覺的那種小戶人家的女子一樣淫賤。你老實說吧。時尚書屋

卡密羅:要是我聽見別人這樣誹謗我的娘娘,我一定要馬上給他一些顏色看的。真的,您從來沒有說過像這樣不成體統的話;把那種話重說一遍,那罪惡就跟您所說的這種事一樣大,如果那是真的話。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難道那樣悄聲說話不算什麼一回事嗎?臉貼著臉,鼻子碰着鼻子,嘴唇咂着嘴唇,笑聲裡夾着一兩聲嘆息,這些百無一失的失貞的表徵,都不算什麼一回事嗎?腳踩着腳,躲在角落裡,巴不得鐘走得快些,一點鐘一點鐘變成一分鐘一分鐘,中午趕快變成深夜;巴不得眾人的眼睛都出了毛病,不看見他們的惡事;這難道不算什麼一回事嗎?嘿,那麼這世界和它所有的一切都不算什麼一回事;籠罩宇宙的天空也不算什麼一回事;波希米亞也不算什麼一回事;我的妻子也不算什麼一回事;這些算不得什麼事的什麼事根本就沒有存在,要是這不算是什麼一回事。時尚書屋
卡密羅:陛下,這種病態的思想,您趕快去掉吧;它是十分危險的。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即使它是危險的,真總是真的。時尚書屋
卡密羅:不,不,不是真的,陛下。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是真的;你說謊!你說謊!我說你說謊,卡密羅;我討厭你。你是個大大的蠢貨,沒有腦子的奴才;否則便是個周旋于兩可之間的騎牆分子,能夠看明善惡,卻不敢得罪哪一方。我的妻子的肝臟要是像她的生活那樣腐爛,她不能再活到下一個鐘頭。時尚書屋
卡密羅:誰把她腐爛了?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嘿,就是那個把她當作肖像一樣掛在頭頸上的波希米亞啦。要是我身邊有生眼睛的忠心的臣子,不但只顧他們個人的利害,也顧到我的名譽,他們一定會幹一些事來阻止以後有更壞的事情發生。你是他的行觴的傳臣,我把你從卑微的地位提拔起來,使你身居顯要;你知道我的煩惱,就像天看見地、地看見天一樣明白:你可以給我的仇人調好一杯酒,讓他得到一個永久的安眠,那就使我大大地高興了。時尚書屋
卡密羅:陛下,我可以幹這事,而且不用急性的藥物,只用一種慢性的,使他不覺得中了毒。可是我不能相信娘娘會這樣敗德,她是那樣高貴的人。我已經盡忠於您——
里昂提斯:你要是還不相信,你就該死了!你以為我是這樣傻,發痴似的會這麼自尋煩惱,使我的被縟蒙上不潔,讓荊棘榛刺和黃蜂之尾來搗亂我的睡眠,讓人家懷疑我的兒子的血統,雖然我相信他是我的而疼愛着他;難道我會無中生有,而沒有充分的理由嗎?誰能這樣丟自己的臉呢?時尚書屋

卡密羅:我必須相信您的話,陛下。我相信您,願意就去謀害波希米亞。他一除去之後,請陛下看在小殿下的面上,仍舊跟娘娘和好如初,免得和我們有來往的列國朝廷裡興起謡琢來。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你說得正合我心;我決不讓她的名譽上沾染污點。時尚書屋
卡密羅:陛下,那麼您就去吧;對於波希米亞和娘娘,您仍然要裝出一副和氣慇勤的容貌。我是他的行觴的侍臣;要是他喝了我的酒毫無異狀,您就不用把我當作您的僕人。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好,沒有別的事了。你作了此事,我的一半的心便屬於你的;倘不作此事,我要把你的心剖成兩半。時尚書屋
卡密羅:我一定去作,陛下。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我就聽你的話,裝出一副和氣的樣子。下。
卡密羅:唉,不幸的娘娘!可是我在什麼一種處境中呢?我必須去毒死善良的波力克希尼斯,理由只是因為服從我的主人,他自己發了瘋,硬要叫他手下的人也跟着他乾髮瘋的事。我做了這件事,便有陞官發財的希望。即使我能夠在幾千件謀害人君的前例中找得出後來會有好結果的人,我也不願去作;既然碑版卷籍上從來不曾記載過這樣一個例子,那麼為了不幹這種罪惡的事,我也顧不得盡忠了。我必須離開朝廷;做與不做,都是一樣地為難。時尚書屋
但願我有好運氣!——波希米亞來了。時尚書屋
波力克希尼斯重上。時尚書屋
波力克希尼斯:這可奇了!我覺得這兒有點不大歡迎起我來。不說一句話嗎?——早安,卡密羅!
卡密羅:給陛下請安!
波力克希尼斯:朝中有什麼消息?時尚書屋
卡密羅:沒有什麼特別的消息,陛下。時尚書屋
波力克希尼斯:你們大王的臉上似乎失去了什麼州省或是一塊寶貴的土地一樣;剛纔我見了他,照常禮向他招呼,他卻把眼睛轉向別處,抹一抹瞧不起人的嘴唇,便急急地打我身邊走去了,使我莫名其妙,不知道什麼事情使他這樣改變了態度。時尚書屋
卡密羅:我不敢知道,陛下。時尚書屋
波力克希尼斯:怎麼!不敢知道!還是不知道?你知道了,可是不敢說出來嗎?講明白點吧,多半是這樣的;因為就你自己而論,你所知道的,你一定知道,沒有什麼不敢知道的道理。好卡密羅,你變了臉色了;你的臉色正像是我的一面鏡子,反映出我也變了臉色了;因為我知道我在這種變動當中一定也有份。時尚書屋
卡密羅:有一種病使我們中間有些人很不舒服,可是我說不出是什麼病來;而那種病是從仍然健全着的您的身上傳染過去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