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冬天的故事》 第 7 頁


安提哥納斯:真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無須去掘什麼墳墓來埋葬貞潔;因為世上根本不曾有什麼貞潔存在,可以來裝飾一下這整個糞污的地面。里昂提斯:什麼!我的話不足信嗎?臣甲:陛下,在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7 / 26)

安提哥納斯:真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無須去掘什麼墳墓來埋葬貞潔;因為世上根本不曾有什麼貞潔存在,可以來裝飾一下這整個糞污的地面。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什麼!我的話不足信嗎?時尚書屋
臣甲:陛下,在這回事情上我寧願您的話比我的話更不足信;不論您怎樣責怪我,我寧願王后是貞潔的,不願您的猜疑得到證實。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哼,我何必跟你們商量?我只要照我自己的意思行事好了。我自有權力,無須徵詢你們的意見,只是因為好意才對你們說知。假如你們的知覺那樣麻木,或者故意假作痴獃,不能或是不願相信這種真實的事實,那麼你們應該知道我本來不需要徵求你們的意見;這件事情怎樣處置,利害得失,都是我自己的事。時尚書屋
安提哥納斯:陛下,我也希望您當初只在冷靜的推考裡把它判斷,而沒有聲張出來。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那怎麼能夠呢?倘不是你老悖了,定然你是個天生的蠢材。他們那種狎昵的情形是不難想見的;除了不曾親眼看見之外,一切都可以證明此事的不虛;再加上卡密羅的逃走,使我不得不採取這種手段。可是這等重大的事情,最忌鹵莽從事,為了進一步確定這事,我已經派急使到得爾福聖地的阿波羅神廟裡去;我所差去的是克里奧米尼斯和狄溫兩人,你們知道他們都是十分可靠的。他們帶來的神諭會告知我們一切,會鼓勵我或阻止我這樣行事。時尚書屋
我這辦法好不好?時尚書屋
臣甲:很好,陛下。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我雖然十分確信不必再要知道什麼,可是那神諭會使那些不肯接受真理的愚蠢的輕信者無法反對。我認為應當把她關禁起來,以防那兩個逃去的人定下的陰謀由她來執行。跟我來吧;我們要當眾宣佈此事;這事情已經閙大了。時尚書屋
安提哥納斯:旁白照我看來,等到真相大白之後,不過閙下一場笑話而已。眾下。
第2場
 同前。獄中外室
寶麗娜及侍從等上。時尚書屋
寶麗娜:通報一聲獄吏,告訴他我是誰。一侍從下好娘娘,你是配住歐洲最好的王宮的;獄中的生活你怎麼過呢?時尚書屋
侍從偕獄史重上。時尚書屋
寶麗娜:長官,你知道我是誰,是不是?時尚書屋

獄吏:我知道您是一位我所欽仰的尊貴的夫人。時尚書屋
寶麗娜:那麼請你帶我去見一見王后。時尚書屋
獄吏:我不能,夫人;有命令禁止接見。時尚書屋
寶麗娜:這可難了!一個正直的好人,連好意的訪問者都不能相見!請問見見她的侍女可不可以呢?隨便哪一個?愛米利婭?時尚書屋
獄吏:夫人,請您遣開您這些從人,我就可以帶愛米利婭出來。時尚書屋
寶麗娜:請你就去叫她來吧。你們都走開。侍從等下。
獄吏:而且,夫人,我必須在場聽你們的談話。時尚書屋
寶麗娜:好,就這麼吧,謝謝你。獄吏下明明是清白的,偏要說一團漆黑,還這麼大驚小怪!
獄吏偕愛米利婭重上。時尚書屋
寶麗卿:好姑娘,我們那位賢德的娘娘好嗎?時尚書屋
愛米利婭:她總算盡了一個那樣高貴而無助的人兒所能盡的力量支持過來了。她所遭受的驚恐和悲哀,是無論哪位嬌弱的貴夫人都受不了的;在這種驚憂交迫之下,她已經不足月而早產了。時尚書屋
寶麗娜:一個男孩嗎?時尚書屋
愛米利婭:一個女孩子,很好看的小孩,很健壯,大概可以活下去。她給娘娘不少的安慰,她說,「我的可憐的小囚徒,我是跟你一樣無辜的!」
寶麗娜:那是一定的。王上那種危險的胡作胡為真是該死!必須要叫他明白才是,他一定要明白他犯的錯誤;這種工作還是一個女人來擔任好一些,我去對他說明。要是我果然能夠說得婉轉動聽,那麼讓我的舌頭說得起泡,再不用來宣洩我的憤火了。愛米利婭,請你給我向娘娘多多致意;要是她敢把她的小孩信託給我,我願把它拿去給王上看,替她竭力說情。時尚書屋
我們不知道他見了這孩子會多麼心軟起來;無言的純潔的天真,往往比說話更能打動人心。時尚書屋
愛米利婭:好夫人,照您那樣正直和仁心,您這種見義勇為的行動是不會得不到美滿的結果的;除了您之外,再沒有第2個人可以擔任這件重大的差使了。請您到隔壁坐一會兒,我就去把您的尊意稟知娘娘;她今天正也想到這個計策,可是惟恐遭到拒絶,不敢向一個可以信託的人出口。時尚書屋
寶麗娜:對她說,愛米利婭,我願意竭力運用我的口才;要是我有一片生花的妙舌,如同我有一顆毅勇的赤心一樣,那麼我一定會成功的。時尚書屋
愛米利婭:上帝保佑您!我就對娘娘說去。請您過來。時尚書屋
獄吏:夫人,要是娘娘願意把孩子交給您,我讓您把它抱了出去,上頭沒有命令可不大方便。時尚書屋
寶麗娜:你不用擔心,長官。這孩子是娘胎裡的囚人,一出了娘胎,按照法律和天理,便是一個自由的解放了的人;王上的憤怒和她無關,娘娘要是果真有罪,那錯處也牽連不到小孩的身上。時尚書屋
獄吏:我相信您的話。時尚書屋
寶麗娜:不用擔心;要是有什麼危險,我可以為你負責。同下。
第3場
 同前。宮中一室
里昂提斯、安提哥納斯、眾臣及其他侍從等上。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黑夜白天都得不到安息;照這樣把這種情形忍受下去,不過是懦弱而已,全然的懦弱。要是把擾亂我安寧的原因除去——或者說,一部分原因,也就是那淫婦;因為我的手臂伸不到那個淫君的身上,我對他無計可施;可是她卻在我手掌之中;要是她死了,用火把她燒了,那麼我也許可以恢復我一部分的安靜。來人!
侍從甲:趨前陛下?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孩子怎樣?時尚書屋
侍從甲:他昨夜睡得很好;希望他的病就可以好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