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冬天的故事》 第 8 頁


里昂提斯:瞧他那高貴的天性!知道了他母親的敗德,便立刻心緒消沉,受到了無限的感觸,把那種羞辱牢牢地加在自己身上。頽唐了他的精神,消失了他的胃口,擾亂了他的睡眠,很快地憔悴下來了。讓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8 / 26)

里昂提斯:瞧他那高貴的天性!知道了他母親的敗德,便立刻心緒消沉,受到了無限的感觸,把那種羞辱牢牢地加在自己身上。頽唐了他的精神,消失了他的胃口,擾亂了他的睡眠,很快地憔悴下來了。讓我一個人在這兒。去瞧瞧他看。時尚書屋

侍從甲下嘿,嘿!別想到他了。這樣子考慮復仇只能對我自己不利。那人太有勢力,幫手又多,我暫時把他放過;先把她處罰了再說。卡密羅和波力克希尼斯瞧著我的傷心而得意;要是我的力量能夠達到他們,他們可不能再笑了;可是她卻在我的權力之中,看她能不能笑我。時尚書屋
寶麗娜抱小兒上。時尚書屋
臣甲:你不能進去。時尚書屋
寶麗娜:不,列位大人,幫幫我忙吧。唉,難道你們擔心他的無道的暴怒,更甚于王后的性命嗎?她是一個賢德的純潔的人兒,比起他的嫉妒來她要無辜得多了。時尚書屋
安提哥納斯:夠了。時尚書屋
侍從乙:夫人,他昨夜不曾安睡,吩咐誰都不能見他。時尚書屋
寶麗娜:您別這麼凶呀;我正是來使他安睡的。都是你們這種人,像影子一樣在他旁邊輕手輕腳地走來走去,偶然聽見他的一聲嘆息就大驚小怪地發起急來;都是你們這種人累得他不能安睡。我一片誠心帶來幾句忠言給他,它們都是醫治他失眠的靈藥。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喂,誰在吵閙?時尚書屋
寶麗娜:不是吵閙,陛下;是來跟您商量請誰行洗禮。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怎麼!把那個無禮的婦人攆走!安提哥納斯,我不是命令過你不准她走近我身邊嗎?我知道她要來的。時尚書屋
安提哥納斯:我對她說過了,陛下;我告訴她不准前來看您,免得招惹您也招惹我不高興。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什麼!你管不了她嗎?時尚書屋
寶麗娜:我要是做錯了事,他可以管得了我;可是這一番除非他也學您的樣子,因為我做了正事反而把我關起來;不然,相信我吧,他是管不了我的。時尚書屋

安提哥納斯:您瞧!您聽見她說的話。她要是自己作起主來,我只好由她;可是她是不會犯錯誤的。時尚書屋
寶麗娜:陛下,我的確來了;請您聽我說,我自認我是您的忠心的僕人,您的醫生和您的最恭順的臣子;可是您要是做了錯事,我卻不敢像那些貌作恭順的人們一樣隨聲附和。我說,我是從您的好王后那兒來的。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好王后!
寶麗娜:好王后,陛下,好王后;我說是好王后,假如我是男人,那麼即使我毫無武藝,也願意跟人決鬥證明她是個好王后。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把她趕出去!
寶麗娜:誰要是向我動一動手,那就叫他留心着自己的眼珠吧。我要走的時候自己會走,可是必須先把我的事情辦好。您的好王后,她真是一位好王后,已經給您添下一位公主了;這便是,希望您給她祝福。將小兒放下。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出去!大膽的妖婦!把她攆出去!不要臉的老鴇!
寶麗娜:我不是;我不懂你加給我這種稱呼的意思。你自己才是昏了頭了;我是個正直的女人,正像你是個瘋子一樣;我敢說和你的瘋狂同等程度的正直,在這個世界上應該算過得去的。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你們這些奸賊!你們不肯把她推出去嗎?把那野種給她抱出去。向安提哥納斯你這不中用的漢子!你是個怕老婆的,那個母夜叉把你嚇倒了嗎?把那野種撿起來;對你說,把她撿起來;還給你那頭老母羊去。時尚書屋
寶麗娜:要是你服從了他的暴力的亂命,把這孩子拿起來,你的手便永遠是不潔的了!
里昂提斯:他怕他的妻子!
寶麗娜:我希望你也怕你的妻子,那麼你一定會把你的孩子認為是親生的了。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都是一群奸黨!
安提哥納斯:天日在上,我不是奸黨。時尚書屋
寶麗娜:我也不是;誰都不是;只有這裡的一個人才是,那就是他自己。因為他用比刀劍還厲害的讕言來中傷他自己的、他的王后的、他的有前途的兒子的和他的嬰孩的神聖的榮名;可恨的是沒有人能夠強迫他除去他那種齷齪不堪的猜疑。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這個長舌的潑婦,剛打過她丈夫,現在卻來向我尋事了!這小畜生不是我的;她是波力克希尼斯的孩子;把她拿出去跟那母狗一起燒死了吧!
寶麗娜:她是你的;正像古話所說,「她這麼像你,才真倒霉!」瞧,列位大人,雖然是副縮小的版子,那父親的全副相貌,都抄了下來了;那眼睛、鼻子、嘴唇、皺眉頭的神氣、那額角,以至于頰上的可愛的酒渦兒,那笑容、手哪、指甲哪、手指哪,都是一副模型裡造出來的。慈悲的天神哪!你把她造得這麼像她的生身的父親,如果你使她的性情也像她的父親,但願你不要讓她也有一顆嫉妒的心;否則也許她也要像他一樣疑心她的孩子不是她丈夫的兒子呢。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好一個蠢俗的妖婆!你這不中用的漢子,你不能叫她閉嘴,你也是該死的。時尚書屋
安提哥納斯:要是把在這件工作上無能為力的丈夫們都吊死了,那麼您恐怕連一個臣子也沒有了。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我再吩咐一次,把她攆出去!
寶麗娜:最無道的忍心害理的昏君也不能做出比你更惡的事來。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我要把你燒死。時尚書屋
寶麗娜:我不怕;生起火來的人才是個異教徒,而不是被燒死的人。我不願把你叫作暴君;可是你對於你的王后這種殘酷的凌辱,只憑着自己的一點毫無根據的想像就隨便加以誣衊,不能不說有一點暴君的味道;它會叫你丟臉,給全世界所恥笑的。時尚書屋
里昂提斯:你們要是還有一點忠心的話,快給我把她帶出去吧!假如我是個暴君,她還活得了嗎?她要是真知道我是個暴君,決不敢這樣叫我的。把她帶出去!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