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亨利六世上篇》 第 11 頁


眾獄卒抬摩提默屍體下摩提默家族的昏暗的火炬就這樣熄滅了,是被一些比他低微的人們壓滅的。至于薩穆塞特加在我的家族上的誣衊和傷害,我一定能夠洗刷得乾乾淨淨。我現在就趕到議會裡去,要求恢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1 / 24)

眾獄卒抬摩提默屍體下摩提默家族的昏暗的火炬就這樣熄滅了,是被一些比他低微的人們壓滅的。至于薩穆塞特加在我的家族上的誣衊和傷害,我一定能夠洗刷得乾乾淨淨。我現在就趕到議會裡去,要求恢復我的世職,把我的不利地位轉為有利。下。時尚書屋


第3幕

1q1

第1場
 倫敦。國會會場
喇叭奏花腔。亨利王、愛克塞特、葛羅斯特、華列克、薩穆塞特、薩福克、溫徹斯特、理查·普蘭塔琪納特及餘人上。葛羅斯特正擬宣讀一個提案,溫徹斯特將提案搶去撕碎。時尚書屋
溫徹斯特:亨弗雷·葛羅斯特,你是預先做好文章、打好稿子,帶到這兒來的嗎?如果你敢控告我,加給我任何罪名,就不准預先寫稿子,要臨時隨口說出來。不管你說我什麼,我都能隨口回答你。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狂悖的和尚!我在這地方不得不耐着點兒性子,要不然你就會發現你這樣污辱我會有什麼後果。不要以為我用書面列舉你極惡的罪名就是出於捏造,也不要以為我筆底下寫出的東西,我口裡就背不出來。主教,你錯了。你是如此罪惡昭彰,荒淫無恥,連三歲孩子也說你這人是惹不得的。時尚書屋
你重利盤剝、剛愎自用、擾亂治安;你淫亂荒唐,辱沒了你在教會中竊據的高位。至於你的陰險奸詐,那更是一望而知的。你在倫敦橋上和倫敦塔裡,三番五次地想謀害我的性命。這還不算,如果把你心裡想的攤出來看看,只怕你那愈來愈大的野心是連王上你也不肯饒過的。時尚書屋
溫徹斯特:葛羅斯特,我說你是滿口胡言。眾位大人,請容許我對他的控訴進行答辯。他說我貪財、狂悖,那麼請問,為什麼我至今還是一貧如洗?他說我野心勃勃,我又為什麼守着本職,不求陞遷?至于說我喜歡閙事,要不是有人對我挑釁,還有誰比我更愛好和平?不對的,眾位大人,不是這些事情惹他生氣,這不是公爵動怒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他要一個人獨攬大權,由他一人包圍王上,他不能稱心如願,就不由得怒氣填胸、咆哮如雷。時尚書屋

但他應該知道我是一個好——

葛羅斯特:好個鬼!你不過是我祖父的一個私生子罷了!
溫徹斯特:噯,大人,你又是個什麼呢,我請問?不過是個依仗別人的王位,狐假虎威的角色罷了。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難道我不是護國公嗎,刁鑽的和尚?時尚書屋
溫徹斯特:難道我不是教會裡的一位主教嗎?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是呀,你躲在教會裡,好比是強盜躲在城堡裡,只是為了便于掩護他的賊臓。時尚書屋

溫徹斯特:不敬畏上帝的葛羅斯特喲!
葛羅斯特:你也不過在職務上敬畏上帝,你在私生活上何嘗敬畏上帝?時尚書屋
溫徹斯特:我要向羅馬申訴的。時尚書屋
華列克:那麼你就騎着騾馬去吧。時尚書屋
薩穆塞特:大人,您該容忍一點才是。時尚書屋
華列克:是呀,不能叫主教過于難堪。時尚書屋
薩穆塞特:我想您爵爺應該有點宗教意識,知道怎樣對待教會裡有職位的人。時尚書屋
華列克:我想咱們的主教也該謙遜一些,這樣爭辯是有失身分的。時尚書屋
薩穆塞特:對啦,觸動他的聖職地位,他不得不爭。時尚書屋
華列克:什麼聖職不聖職,那有什麼關係?難道公爺不是王上的護國公嗎?時尚書屋
普蘭塔琪納特:旁白我看我還是不開口的好,免得他們要說:「小伙子,等你該說話的時候再說吧,我們爵爺們在談話,你能插嘴嗎?」不然的話,我倒可以對準溫徹斯特放一支冷箭。時尚書屋
亨利王:葛羅斯特叔父,溫徹斯特叔公,你們都是我們英國的國家棟樑,我要懇求你們,如果懇求是有效的話,務必要和衷共濟、言歸於好才好。倘若兩位重臣互相排擠,豈不是朝廷的恥辱?賢卿們,我雖然年事還輕,可我也知道,臣僚不和,好比是一條毒蛇,會把國家的心臟給啃掉的。時尚書屋
內喊聲:「打倒穿褐色號衣的野種們!」
亨利王:這是什麼人在起鬨?時尚書屋
華列克:我敢保證,這一定是主教手下的人,存心在閙事。時尚書屋
內喊聲又起:「扔石頭呀!扔石頭呀!」倫敦市長率隨員上。時尚書屋
市長:啊呀,列位大人,吾王陛下,可憐可憐倫敦市吧,可憐可憐我們吧!主教和葛羅斯特公爵的手下人成群結隊地打起架來啦。我曾禁止他們攜帶武器,他們就在衣袋裏裝滿石子,用石子投擊對方,已經有好些人的腦漿被砸出來了。每條街上的門窗都打壞了,鋪子都嚇得關了門啦。時尚書屋
雙方的親兵們上,彼此混戰,打得頭破血流。時尚書屋
亨利王:你們既是我的忠順臣民,我命令你們立即住手,維持秩序。葛羅斯特叔父,請你制止這場紛爭。時尚書屋
親兵甲:不行,要是不准我們扔石頭,我們就用牙咬。時尚書屋
親兵乙:你愛怎麼幹就怎麼幹,我們也不含糊。混戰又起。
葛羅斯特:我方的弟兄們,別再閙了,不要再械鬥了。時尚書屋
親兵丙:大人,我們知道您是一個公正、正直的人,除了王上陛下,您的身分最高貴。您是我們國家的仁慈的父親,我們不能看著您這位貴人受一個書生的欺負,我們的妻兒老小和我們自己都願意為您效死,縱然被您的敵人殺死也甘心。時尚書屋
親兵甲:不錯,我們死後,我們剪下的指甲也能聚成一隊人馬,再和他們交戰。重複交戰。
葛羅斯特:住手,我說,住手呀!如果你們是愛護我的,你們已說過是愛護我的,就聽從我的勸解,暫時忍耐一下。時尚書屋
亨利王:唉,這場爭吵叫我心裡好難受呀!溫徹斯特賢卿,你看著我涕淚交流,竟是無動于衷嗎?如果你沒有惻隱之心,誰還有惻隱之心?如果供奉聖職的人愛爭吵,還能教誰篤愛和平?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