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亨利六世上篇》 第 12 頁


華列克:讓步吧,護國公大人,讓步吧,溫徹斯特主教。難道你們要固執到底,逼死你們的王上,摧毀你們的國家嗎?你們看,由於你們兩人互相仇視,已經釀成慘禍了。除非你們居心要想流血,就言歸於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2 / 24)

華列克:讓步吧,護國公大人,讓步吧,溫徹斯特主教。難道你們要固執到底,逼死你們的王上,摧毀你們的國家嗎?你們看,由於你們兩人互相仇視,已經釀成慘禍了。除非你們居心要想流血,就言歸於好吧。時尚書屋

溫徹斯特:叫他先認錯,否則我決不退讓。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看在王上的份上,我只得屈從,否則我要挖出那和尚的心肝,也不能讓他占我的上風。時尚書屋
華列克:溫徹斯特主教,你看,公爺的怒火已經平息了,從他舒展的眉宇間可以看出來,您為什麼還這樣劍拔弩張呢?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來吧,溫徹斯特,我向你伸出和解的手來。時尚書屋
亨利王:呸,波福叔公!我聽你講道時曾說過,害人之心是極惡的大罪。難道你言行不一,首先違犯你自己的訓示嗎?時尚書屋
華列克:王上說得真好!主教碰了一個軟釘子啦。溫徹斯特主教大人,不怕難為情嗎?寬容點吧!嘿嘿,你要讓一個孩子教導你怎樣做人嗎?時尚書屋
溫徹斯特:好吧,葛羅斯特公爵,我對你讓步。我用好意回敬你的好意,我伸出手來回敬你伸出的手。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旁白哼,我看這都是虛情假意——我的朋友們,親愛的同胞們,瞧吧,我們兩人握手,這等於一面休戰的旗子,表示我們兩人和我們的一切手下人之間,已經和好了。上帝垂鑒,我決沒有絲毫虛假。時尚書屋
溫徹斯特:旁白上帝鑒察,我不是口不應心的!
亨利王:啊,親愛的叔父,慈愛的葛羅斯特公爵,你們講了和,我真高興呀!去吧,你們眾人!不要再攪擾我們了。你們的主人已經講和,你們也和好吧。時尚書屋
親兵甲:我滿意了,我到外科醫生那裡去醫傷。時尚書屋
親兵乙:我也去。時尚書屋
親兵丙:我到酒店去看看有什麼治傷的東西。市長及眾親兵等下。
華列克:吾王陛下,我們有一道奏章保薦理查·普蘭塔琪納特,敬請陛下賜閲。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華列克爵爺,保奏得好。我的好王上,您的恩澤無所不施,對於理查一定要加恩的。此中的原委,我在埃爾薩姆宮裡已經奏明陛下了。時尚書屋
亨利王:叔父,你提到的那些情節是有道理的,因此,眾位賢卿,我們決定讓理查恢復世職。時尚書屋

華列克:讓理查恢復世職,他父親的冤枉也得到昭雪了。時尚書屋
溫徹斯特:大家既然同意,我也同意。時尚書屋
亨利王:理查,只要你真心效忠,我不僅賞還你的世職,還要將你祖上約克家族的全部產業發還給你。時尚書屋
普蘭塔琪納特:微臣立誓效忠,一定盡心竭力,死而後已。時尚書屋
亨利王:你可以跪到我的面前。為了酬庸你的忠心,我把約克的軍劍賞你佩戴。站起來,理查,做一個真正的普蘭塔琪納特,你已被封為尊崇的約克公爵了。時尚書屋
普蘭塔琪納特:只要理查在職一天,決不允許陛下的敵人猖獗;我一定鞠躬盡瘁,剷除一切對陛下心懷貳意的人!
眾人:歡迎您,高貴的爵爺,威武的約克公爵!
薩穆塞特:旁白死亡吧,卑鄙的爵爺,下賤的約克公爵!
葛羅斯特:現在一切很好,就請吾王陛下渡海到法蘭西,在那裡舉行加冕大典吧。國王臨幸的地方,足以激發他的臣民和忠實朋友的愛戴之心,使他的敵人氣餒。時尚書屋
亨利王:凡是葛羅斯特叔父說的,本王無不照辦,因為忠藎之言,可以消除許多隱患。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陛下的坐船已經準備好了。內奏樂,喇叭奏花腔。除愛克塞特外,餘人俱下。
愛克塞特:唉,我們儘管在英格蘭或在法蘭西耀武揚威,可是誰能預料大局怎樣變化?現在朝內大臣,各立黨派,表面上雖然假裝和好,心裡卻燃燒着敵對的毒焰,總有一天要爆發出烈火來的。有如生着癰疽的肢體,慢慢潰爛下去,直到骨頭和筋肉都一齊脫落,如今兩派的惡意傾軋,也將會產生同樣的結果。只怕當年亨利五世在位時的一句童謡現在要應驗了。那童謡說:「出生在蒙穆斯的亨利贏得一切,出生在溫莎的亨利毫無所得。」
這苗頭是越來越明顯了,我但願在那不幸的日子到來之前,我的壽命已經結束了才好。下。
第2場
 法國。盧昂城前
貞德化裝上,兵士們化裝成農民,背麻袋隨在後面。時尚書屋
貞德:前面已經是盧昂的城門了,我們現在要用計拿下這座城。你們行動要小心,說話要謹慎。你們要裝作鄉下人的口氣,裝作是進城賣玉米的。如果我們混進了城——我想我們是能混進去的——要是這些懶散的守兵們防衛不嚴,我就用暗號通知我們那邊的人,請查理太子來攻城。時尚書屋
兵士甲:我們背的是麻袋,我們就用它把這座城裝起來。我們又將是盧昂的主人啦。現在就敲門吧。敲門。時尚書屋

守兵:內白是誰?時尚書屋
貞德:是老百姓,法蘭西的窮苦老百姓。我們是到城裡趕集賣玉米的。時尚書屋
守兵:開城進來,進來吧,集上的鐘聲已經響了。時尚書屋
貞德:嗨,盧昂,你的防禦要被我摧毀了。貞德等入城。
查理、奧爾良庶子、阿朗松率軍隊上。時尚書屋
查理:願聖丹尼斯保佑我們妙計成功!我們又可以在盧昂城裡高枕無憂了。時尚書屋
庶子:貞德已經帶著她的幫手們進了城。她到了那裡以後,要用什麼辦法通知我們從哪裡進攻最好呢?時尚書屋
阿朗松:她約好在城樓上舉起一把火炬,一見火炬,就可以明白她的意思是:她進去的那個城門是全城防禦最弱之處。時尚書屋
貞德登上城頭,高舉火矩。時尚書屋
貞德:瞧,這是一把幸福的結婚火炬,它把盧昂和它的同胞們結合起來,它把塔爾博的黨徒燒得片甲不留。下。
庶子:看哪,尊貴的查理殿下,我們的朋友已經把火炬插上城樓啦!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