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亨利六世上篇》 第 2 頁


愛克塞特:假如我們在喪禮中沒有流淚,聽到這些噩耗,也禁不住要淚如泉湧的。培福:我既身為總管法國事務的大臣,這是我義不容辭的任務。我要拋開這些不體面的喪服,穿上我的戎裝,我要為保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2 / 24)

愛克塞特:假如我們在喪禮中沒有流淚,聽到這些噩耗,也禁不住要淚如泉湧的。時尚書屋

培福:我既身為總管法國事務的大臣,這是我義不容辭的任務。我要拋開這些不體面的喪服,穿上我的戎裝,我要為保衛我們在法蘭西的領土而作戰。我要讓法蘭西人的身上多開幾個像眼睛一樣的傷口,好讓他們血淚交流,來哀悼他們層出不窮的災禍。時尚書屋
又一使者上。時尚書屋
使者乙:大人們,請讀一讀這些充滿災殃的信簡吧。法蘭西除開幾個無關重要的小城鎮以外,已經全面地對英國背叛了。查理太子在裡姆斯已經登上法國王位;奧爾良的庶子已經依附在他的身邊;安佐公爵瑞尼埃表示對他贊助;阿朗松公爵也投奔了他。時尚書屋
愛克塞特:那太子竟然登上王位!大夥兒都投奔了他!噯喲,面對著這樣的恥辱,叫我們向哪裡投奔呢?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我們哪兒也不投奔,除非奔向敵人的咽喉。培福,要是你遲疑不決,就由我親自出征。時尚書屋
培福:葛羅斯特,你對我勇往直前的性格難道還有什麼懷疑嗎?我心裡已在盤算如何集合大軍去踏遍法蘭西全境了。時尚書屋
使者丙上。時尚書屋
使者丙:仁慈的大人們,當你們正為老王的遺體灑淚的時候,我不免要增添列位的煩惱。我不得不把驍勇的塔爾博爵爺敗於法蘭西人的消息向您報告。時尚書屋
溫徹斯特:怎麼!塔爾博在戰事中屈服了嗎?是這樣的嗎?時尚書屋
使者丙:唔,他沒有屈服;塔爾博爵爺是在戰爭中被打垮了。當時的情況請容我詳細說明。在八月十號那天,這位威風凜凜的爵爺,從圍攻奧爾良的陣地上撤下來,那時他手下的部隊不足六千名,而包圍他的敵軍卻有二萬三千之眾。他來不及將隊伍列成陣勢;他弄不到掩護弓箭手的木柵,只能從籬笆上拆下一些尖端的木杙草草地插在地面上,用以代替柵欄,作為防禦騎兵進攻的障礙物。時尚書屋

戰鬥進行了三個鐘頭;英勇的塔爾博以超人的氣概揮動他的長矛和寶劍建立了奇功:上百的敵人在他的矛、劍下喪命,他左衝右突,所向披靡。法國人把他當作煞神下降,全部敵軍望見他都嚇得魄散魂飛。我方士兵受到他的鼓舞,齊聲歡呼「塔爾博!塔爾博!」一下子都衝到垓心。這一天本可穩穩地打一個漂亮的勝仗,要不是福斯托夫爵士幹出懦夫的勾當。時尚書屋
按照作戰的部署,福斯托夫爵士的隊伍留在後面擔當接應的任務,卻不料他一仗未打,就怯懦地臨陣脫逃。這一來就引起全軍崩潰,陷入敵人的重圍,遭到一場屠殺。一個名叫瓦魯恩的無恥之徒,為了博取法國太子的歡心,從塔爾博的背後攮了他一槍;這位蓋世英雄,連整個法蘭西集中了精鋭的兵力也不敢對他正視的,卻不料就這樣遭了暗算。時尚書屋
培福:塔爾博陣亡了嗎?要是這樣一位高貴的統帥因為力盡援絶,遭到怯懦的敵人的暗算,而我還安享尊榮,那我也寧願自刎而死。時尚書屋
使者丙:啊,他沒有陣亡,他還活着,不過他已被俘,一同被俘的還有斯凱爾斯勛爵和亨格福德勛爵。其餘的人有的被殺,有的也被俘。時尚書屋
培福:他的贖金是不會有別人擔承的,只好由我來支付,我要把法國太子從他的寶座上一把拖了下來,用他的王冠作為我朋友的贖金。我要用四個從法軍捉來的將軍換回我們的一名大將。列位大人,再見;我立刻去料理出征的事。我要在法國燃起慶功的焰火,在那裡歡度我們偉大的聖喬治節日。時尚書屋
我要率領一萬大軍出征,在那裡用鮮血干下的事蹟將使全歐洲為之震動。時尚書屋
使者丙:只怕是不得不如此了;奧爾良還在圍攻之中,英國軍隊日益疲憊了。薩立斯伯雷伯爵渴盼援軍,他由於兵力單薄,在以寡敵眾的形勢之下,要防止軍心渙散已感到十分吃力。時尚書屋
愛克塞特:列位大人,請記住你們對亨利老王的誓言,你們曾經表示,若不將法國太子徹底摧毀,也要強迫他俯首歸降。時尚書屋
培福:我記住的。我現在就向列位告別,立即收拾啟程。下。
葛羅斯特:我要儘快到倫敦塔去檢閲槍炮和彈葯,然後我還要宣佈幼主亨利登基。下。
愛克塞特:我要趕往埃爾薩姆宮,那是新王駐蹕的所在。我被任為他的侍從大臣,就應當竭力保衛他的安全。下。
溫徹斯特:他們每人都有職位,都有公事要辦,只剩下我獨自一人無事可做。可我也不是一個久甘寂寞的人。我打算把新王從埃爾薩姆宮哄出來,好讓我坐上掌握國運的最高舵樓。同下。時尚書屋

第2場
 法國。奧爾良城前
喇叭奏花腔。法國太子查理、阿朗松、瑞尼埃率鼓樂及兵士同上。時尚書屋
查理:戰神這座星宿在人世間的行程,就像他在天上的行程一樣,到底是採取怎樣的路線,至今還沒法猜透;不久以前他還照耀在英國人的頭頂上,而現在我們卻成為勝利者,他在對著我們微笑了。現在哪一座重要的城市不是掌握在我們的手中?我們駐紮在奧爾良附近,好不逍遙自在!英國的餓鬼們,像蒼白的幽靈一樣,只能在偶爾之間向我們進行一次虛弱無力的圍攻。時尚書屋
阿朗松:英國佬都是些貪嘴的傢伙,愛的是菜湯和肥牛肉。你得像喂騾子一樣飼養他們,把草料拴在他們的嘴上,不然的話,他們就同淹死的老鼠一般,垂頭喪氣。時尚書屋
瑞尼埃:讓我們立刻去解奧爾良之圍,幹嗎還要獃在這裡?我們素來所怕的那個塔爾博已被我們捉住了,剩下來的只有那個笨蛋薩立斯伯雷。他在那裡只能乾著急,手裡既無兵、又無錢,沒法把仗打下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