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亨利六世上篇》 第 7 頁


勃艮第:奸詐的人除了巫、鬼以外,還能有什麼朋友?可是那個名叫貞德的,他們把她說得那樣純潔,到底是個怎樣的角色?塔爾博:據他們說,她是一個姑娘。培福:一個姑娘!竟這般勇武!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7 / 24)

勃艮第:奸詐的人除了巫、鬼以外,還能有什麼朋友?可是那個名叫貞德的,他們把她說得那樣純潔,到底是個怎樣的角色?時尚書屋

塔爾博:據他們說,她是一個姑娘。時尚書屋
培福:一個姑娘!竟這般勇武!
勃艮第:上帝明鑒,如果她在法國人的旗幟下面當兵當下去,像她已經開始那樣做的,她那雄赳赳的氣概是不會長久保持的。時尚書屋
塔爾博:好吧,讓他們扮神弄鬼好啦。上帝是我們的堡壘,憑着上帝的威名,讓我們下定決心攀登那座石城。時尚書屋
培福:爬上城去,勇敢的塔爾博,我們跟隨你。時尚書屋
塔爾博:大家不要從一處上去,我想最好是分頭進攻。萬一一路失敗,另一路還可以得手。時尚書屋
培福:就這麼辦。我去進攻那邊一個城角。時尚書屋
勃艮第:我擔任這一邊。時尚書屋
塔爾博:我塔爾博就在這裡上城,上不去就葬在這裡。嗨,薩立斯伯雷呀,為了你,也為了英王亨利的權利,今夜裡我要表明我對你們兩位是如何的忠心耿耿呵!英軍攀登城頭,同時吶喊:「聖喬治!」「塔爾博主帥!」全部進入城內。
哨兵甲:快來呀!快來呀!敵人攻城啦!
穿內衣的法國兵士紛紛跳城。奧爾良庶子、阿朗松及瑞尼埃皆衣冠不整,分頭上。時尚書屋
阿朗松:怎麼啦,大人們!瞧,一個個的衣裳怎麼都是這樣七零八落的?時尚書屋
庶子:七零八落!哎,逃得性命就是萬幸啦。時尚書屋
瑞尼埃:我聽到房門口鼓角的聲音,我想,那正該是醒過來起床的時候了。時尚書屋
阿朗松:自從我從軍以來,也經歷過不少風險,可我從來還沒聽見過,有像這一次倉皇應戰的狼狽情形哩。時尚書屋

庶子:我想這個塔爾博簡直是從地獄出來的魔鬼。時尚書屋
瑞尼埃:如果他不是從地獄來的,那就一定是上天對他特別垂青。時尚書屋
阿朗松:查理來啦。我很奇怪他是怎樣逃出來的。時尚書屋
庶子:喏,有什麼奇怪,他有貞德神女替他保鑣呀!
查理及貞德上。時尚書屋
查理:這是你干的把戲嗎,你這女騙子?你開頭要哄我們,先讓我們嘗到一點兒甜頭,然後再叫我們大吃苦頭,這不就是你干的嗎?時尚書屋
貞德:查理太子對待朋友怎麼這樣容易動火?您要叫我不分晝夜都把全副本領施展出來嗎?難道叫我睡着也好,醒着也好,隨時都得負責,否則您就對我大發脾氣嗎?你們這些粗心大意的兵丁們,若是你們守夜守得好,決不會有這場禍事。時尚書屋
查理:阿朗松公爵,這就是你的不是了。今夜的守衛歸你領班,你沒把這份重擔子擔起來。時尚書屋
阿朗松:如果各處陣地都像我負責的那一段同樣小心防守,我們就不會這樣可恥地受到襲擊。時尚書屋
庶子:我的陣地是牢固的。時尚書屋
瑞尼埃:我的陣地也沒出毛病,殿下。時尚書屋
查理:我自己呢,今夜裡大部分時間我都在她的防區和我自己的防區,往來逡巡,監督着哨兵們換崗。這樣說來,敵人是從哪一路、是怎樣攻進來的呢?時尚書屋
貞德:大人們,我看不必再推敲這個問題了。不管他們是從哪兒來,是怎樣來,反正敵人是找到了一處守衛力量薄弱的地方攻進來的。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我們只得重新集合我們潰散了的兵丁,再定計策,重創敵人。時尚書屋
鼓角聲。一英國兵士上,口中叫喊:「塔爾博主帥!塔爾博!」法國太子等逃去,將衣服丟在地上。時尚書屋
兵士:他們留下的這些東西,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我喊了一聲塔爾博,賽過使了一把鋼刀。瞧,我只不過用他的名字當武器,其餘的兵器啥也沒有使,可我渾身就堆滿了這麼多的戰利品啦。下。時尚書屋

第2場
 同前。奧爾良城內
塔爾博、培福、勃艮第、一隊長及餘人上。時尚書屋
培福:天將破曉了,用墨色大袍掩蓋大地的黑夜即將離去了。現在吹起收隊的號音,停止我們的追擊。吹起收兵號。
塔爾博:把薩立斯伯雷老將軍的遺體抬過來,送到這個可惡的城的中心市場上去。我對他英魂立下的誓言,現在已經實踐了。他流出的每一滴血,今夜裡至少有五個法國人用性命抵償了。我要在本城最大的一座廟宇裡,替他建起墳墓,安葬他的屍體,使後代的人可以看到,為了替他報仇,我把這座城糟蹋成什麼樣子。時尚書屋
在墓碑上,我要將他如何威鎮法蘭西,如何遭到暗算而慘死,以及我們攻克奧爾良的事實,全都銘記下來,讓大家都能閲覽。可是,大人們,在我們的血腥屠殺中,我們好像沒有遇見法國太子本人,也未遇到他的新來的保駕人,那位賢良的貞德,也未遇到他那一群奸詐的黨羽。時尚書屋
培福:塔爾博大人,這大概是在戰鬥開始的時候,他們從睡夢中陡然驚醒,就混在兵士中間,越城逃到野外去了。時尚書屋
勃艮第:我相信,如果在夜晚的煙霧中我沒有看錯的話,是我把那法國太子和他的那個姘婦驚動起來,他倆手攙手兒,飛快逃跑,好似一對恩愛鴛鴦一般,片刻不忍分離。等這裡的事情安頓好了,我們再去儘力去追趕他們。時尚書屋
一使者上。時尚書屋
使者:敬禮,大人們!在列位貴人中間,哪一位是塔爾博將軍?這位將軍的事蹟,在法蘭西國土上,到處受到讚揚。時尚書屋
塔爾博:我就是塔爾博,誰要跟我說話?時尚書屋
使者:一位賢德的夫人,奧凡涅伯爵夫人,久仰您的盛名,特地差我來請您,偉大的將軍,慨允光臨她的府邸,使她能以瞻仰威震遐邇的偉人的丰采為榮。時尚書屋
勃艮第:居然有這樣的事?好啦,我看咱們的戰爭快要變成和平的玩意兒啦,連夫人太太們也要求和將軍會見啦。我的將軍,您可不能過拂人家的好意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