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亨利六世上篇》 第 8 頁


塔爾博:我怎能那樣不近情理?在男人們中間不能用辭令來說服的時候,女人一表示好意,就會占到上風。請你向她轉達我的謝意,我一定登門拜訪。列位大人,可否勞駕和我同去?培福:恕我不能奉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8 / 24)

塔爾博:我怎能那樣不近情理?在男人們中間不能用辭令來說服的時候,女人一表示好意,就會占到上風。請你向她轉達我的謝意,我一定登門拜訪。列位大人,可否勞駕和我同去?時尚書屋

培福:恕我不能奉陪,因為那是不合乎禮節的。我常聽人說,不速之客只在告辭以後才最受歡迎。時尚書屋
塔爾博:那麼,沒有辦法,我只好獨自前往,去領受這位夫人的盛情了。隊長,你過來。耳語你懂得我的意思嗎?時尚書屋
隊長:我懂得的,大人,一定遵命辦理。同下。
第3場
 奧凡涅。伯爵夫人邸宅
伯爵夫人及看門人上。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看門的,記着我交代給你的任務,等你辦妥以後,把鑰匙交來給我。時尚書屋
看門人:夫人,遵命。下。
伯爵夫人:計策已經安排好了。如果一切進行順利,我就能和弄死居魯士的唐米莉的聲名媲美了⑧。外邊都傳說這個將軍厲害得很,說他幹了不少驚天動地的事情。耳聞不如目見,我要把這些傳說親自證實一下。時尚書屋
使者及塔爾博上。時尚書屋
使者:夫人,您所邀請並希望見到的塔爾博將軍來到了。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歡迎他到來。怎麼!這就是他嗎?時尚書屋
使者:夫人,這位就是他。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人稱做法蘭西的喪門神的就是這人嗎?這個人就是人人提到都害怕、母親們用他的名字來制止孩子啼哭的那個塔爾博嗎?我看外面的傳說是言過其實了。我原指望他是一個頂天立地、魁梧奇偉的漢子,這個人卻是一個小娃兒,一個貌不驚人的侏儒!要說這樣一個軟弱無力、縮頭縮腦的矮人兒,能叫敵人望而生畏,才沒人信呢。時尚書屋
塔爾博:夫人,我斗膽前來拜訪,是過于唐突了。今天夫人既然無暇,我就改日再來吧。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他說些什麼?你去問他要到哪兒去。時尚書屋

使者:請暫停一下,塔爾博將軍,我們的夫人要想知道您為什麼突然告辭。時尚書屋
塔爾博:哎,你們的夫人既然不肯見信,我要向她證明一下塔爾博的確是在這裡。時尚書屋
看門人持鑰匙重上。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你既然就是他,那麼你已經成為俘虜了。時尚書屋
塔爾博:成為俘虜?成為誰的俘虜?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成為我的俘虜了,好殺成性的爵爺,正是為了這個目的,我才把你誆到這兒來的。你的影子早就是我的奴隷,因為你的畫像早就掛在我的畫廊裡,可是現在你的身子也將遭到同樣的待遇。這許多年來,你殘暴地蹂躪我們的國土,殺戳我們的人民,奴役我們的兒子和丈夫,我現在要把你的手腳用鏈索捆綁起來。時尚書屋
塔爾博:哈,哈,哈!
伯爵夫人:你還笑嗎,倒楣鬼?只怕你笑不成還要哭呢。時尚書屋
塔爾博:我看夫人滿以為除了塔爾博的影子以外,還可以把您的威嚴用到什麼別的東西上,不由得我要笑起來。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怎麼,難道你不是塔爾博嗎?時尚書屋
塔爾博:我的確是他。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那麼你的身子也在我掌握之中了。時尚書屋
塔爾博:這卻不然,其實我也不過是我自己的影子罷了。您是上了當了,我的身子並不在這裡。您所看到的只不過是我這人的極小的一個部分,一個最不重要的部分。容我告訴您,夫人,如果我全身在此的話,那是太高、太大了,只怕您的府第是裝不下它的。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這人真會打啞謎,叫人猜不透。他是在這裡,可他又不在這裡,這個矛盾怎樣才能解決?時尚書屋
塔爾博:我馬上就可替您解決。塔爾博取出喇叭吹奏。
內擂鼓、鳴炮。眾兵破門而入。時尚書屋
塔爾博:您以為如何,夫人?我說塔爾博不過是他自己的影子,您現在信了嗎?這些人才是他的身子,才是他的筋腱、他的胳膊、他的膂力。他用這個身子拴住你們企圖反抗的頸項,剷平你們的城池,毀滅你們的郡邑,把它們在俄頃之間變成一片荒原。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勝利的塔爾博將軍!剛纔冒犯虎威,請你寬恕了吧。我現在已經明白,你確是名不虛傳,不能只憑外貌來估量你。我多有得罪的地方,務必請你原諒。我沒有用應有的禮貌接待你,實在萬分抱歉。時尚書屋
塔爾博:美貌的夫人,您不用擔憂。剛纔您看錯了塔爾博的外貌,請您不要再誤會他的內心吧。您剛纔的舉動,我並不見怪。我對您也沒有其他的要求,我只請求您,如蒙慨允的話,拿出您的佳餚美酒,讓我們嘗一嘗,因為軍人的胃口對於這些東西,總是來者不拒的。時尚書屋
伯爵夫人:我竭誠歡迎。我能在寒舍款待您這位偉大的將軍,實是不勝榮幸。同下。
第4場
 倫敦。國會花園
薩穆塞特、薩福克、華列克、理查·普蘭塔琪納特、凡農及一律師上。時尚書屋
普蘭塔琪納特:列位大人,諸位先生,大家怎麼都不開口呀?難道沒有人敢說一句公道話嗎?時尚書屋
薩福克:在議會大廳裡我們爭得太厲害了,在這裡談談更方便些。時尚書屋
普蘭塔琪納特:那麼就請乾脆說一句,我是不是站在真理的一邊,或者說這個爭論不休的薩穆塞特是不是錯了。時尚書屋
薩福克:說實話,我對於法律問題實在外行,我從來不能叫我的意志受法律支配,我寧可叫法律順從我的意志。時尚書屋
薩穆塞特:那麼就請您,華列克爵爺,替我們判斷一下吧。時尚書屋
華列克:要叫我判斷兩隻鷹,哪一隻飛得更高;判斷兩條狗,哪一條吠得更響;判斷兩柄劍,哪一柄更鋒利;判斷兩匹馬,哪一匹跑得更穩;判斷兩個姑娘,哪一個的眼睛更媚,人;我倒是略知一二;可是關於法律上的細緻精微的論點,說老實話,我並不比一個傻子懂的更多。時尚書屋
普蘭塔琪納特:噯喲喲,這都是些虛文客套,推托之詞。真理明明是屬於我這方面,瞎子也能看得出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